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狂妃

第76章

庶女狂妃 久雅阁 2325 2016-01-28 20:03:59

  第76章

离得极近,苏承欢清楚的闻到了他口中的酒气,一大口喷吐在她的鼻子上,浓烈厚重,看样子是喝了不少,她推了他一把,愣是没推动他,反倒逼得他把她压的更紧。

“你为什么要骗我?”他的声音,不同之前的冷漠,而是咬牙切齿的愤怒。

“我……”

“骗了我一次,又骗我第二次,为什么?”

不等苏承欢说话,他直接打断了她。

苏承欢觉得莫名其妙:“我……”

正要问我哪里骗你一次又一次的,他再一次恨恨的打断了她:“五年前,骗我去承德玩几日,却不声不响的嫁了人;五年后,你又骗我,顾念心,我前世到底欠了你什么?欠了你什么?”

最后几句,他几乎是高声的吼了出来,苏承欢吓的忙捂住他的嘴,这要是把人给引来了,她在苏家就不用混了。

“冷静,奚清风,你冷静些,你认错人了,奚清风。”

以前就觉得他是个有故事的人,就总觉得他对自己有些特别,那种介于喜欢和不喜欢之间,又超乎于喜欢与不喜欢之外的特别。

现在苏承欢明白了,他喜欢她,是因为把她错当成了某人,他不喜欢她,是因为他恨那个某人也清楚苏承欢毕竟不是那个某人。

苏承欢不能任他在这发酒疯,只能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把他往外推,看着他一个不设防,狼狈的倒退了几步,跌在了水塘中,弄了个浑身湿漉漉,她又有些过意不去,忙上去拉他:“奚清风!”

冰冷的雨水,让他酒醒了大半,怔怔的看着面前的苏承欢,他的眸光开始越来越黯淡,越来越落寞,直到最后,变得一片灰暗,无半分颜色。

他没有接苏承欢伸过来的手,而是失魂落魄的从水塘里爬起了身,然后,足下一点,不说一句再见,不留只言片语,随风而去。

苏承欢无奈的摇摇头,捡起掉在地上的油灯,返身要回屋,却看到身后站了一个人,正一脸愕然的看着她。

“五,五姐,刚才……”

苏承欢面色一紧,一时之间,尽然不知如何解释,因为她不确定,苏月如看了有多久,是从她被暧昧的压在门框上开始看起的,还是从她身手去搀扶跌坐在雨水里的奚清风看起的,抑或是从头看到了尾。

无论如何,苏承欢知道,苏月如误会了。

她一言不发,只沉着一张脸,往房间里走。

苏月如小心翼翼的跟在苏承欢的身后,又小心翼翼的开口喊她:“五姐!”

苏承欢静静的坐了片刻,回过身认真的看着苏月如:“他是个和尚。”

苏承欢是想告诉苏月如,和尚不近女色,所以你今天看到什么都是误会。

苏月如却听岔了,忙道:“我知道他是个和尚,爹必定不会同意的,五姐你放心,今天晚上看到的一切,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和尚知,绝对不会有除此之外的人知道。”

苏承欢吧了下嘴,颇为郁闷。

“他真就只是个和尚,我和他半分关系都没有。”

“好的,好的,五姐说没有,就是没有。”

苏月如这样说,苏承欢就知道,自己再解释也没用,结果无非是越描越黑,越弄越混。

真心烦,她索性上床蒙上被子,倒头就睡,她想苏月如应该没那么不知轻重,会把这种事到处去宣扬,虽然心烦,却也并不觉得害怕。

苏月如也蹑手蹑脚的爬到了里头,小心的扯过一点被角,不敢再和苏承欢说话。

天大亮的时候,没有出日头,阴沉沉的看着必定还会下一场大雨,苏承欢一起床,首要之事就是去逍遥窟找马斌,一切事情的源头,就是这柄玉如意,苏承欢以为,这是一柄不吉利的东西,什么狗屁传家宝。

玉如意早就让人取了出来,放在现在这个暂居的屋子里,有了一次被偷走的经历后,苏承欢再也不敢大意了,临行之前,她还特地打开盒子确认了一下玉如意是否安好,才带着整个盒子往后门去。

这人才走到花园之中,她就被喜鹊急匆匆的拦了下来:“小姐,小姐,大阴天的,到处都是水,你怎么在这啊,可让奴婢一通好找。咦,你抱着的盒子,可不是装玉如意那个,小姐这是要去哪里?”

苏承欢心情不佳,冷扫了喜鹊一眼:“嘴多生了一张?问这许多?”

喜鹊脸红了一下,低下了头诺诺道:“奴婢不该多嘴,奴婢知道错了。”

“说,什么事?”苏承欢不耐烦的道。

“主子让小姐过去一趟,说是井公子想当面谢谢小姐,并也和小姐道个歉。”

苏承欢犹豫了一下,按说朋友一场,她确实该去见见他,问候下他的伤势,不过眼下她更急着把手里的“不吉利”送回去,所以了吩咐喜鹊:“就说找不见我。”

“小姐!”喜鹊面露为难之色,“奴婢找不到你,主子必定会让屋子里的护卫们去寻小姐,到时候发现小姐不在府上,那可就不好了。”

“谁告诉你我要出去。”有时候丫鬟太聪明,也让人讨厌,比如喜鹊,有些东西她就算猜到了,就不能放在肚子里,非要说出来遭人嫌吗?

“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

喜鹊一个劲的给苏承欢道歉,一直她都觉得苏承欢是个不错的小主,脾气虽然不十分温和,为人也不十分亲善,却也不至于随便发火,可今天的苏承欢,怎就有些例外。

喜鹊不敢再开罪她,只能陪着小心求她:“小姐你就去一下,井公子身子还弱,该也说不了多少话的。”

苏承欢斜眼看了喜鹊一瞬,喜鹊忙低下头,大气都不敢出。

沉默了半晌,连着空气好似都要被冻结住的时候,苏承欢开口了:“知道了,就说我稍后到。”

“是,小姐!”

陆楼,苏承欢的闺房。

井旭东面色苍白的靠在床上的,人瘦削了许多,精神看着却还不错。

苏承欢七日后再一次进屋自己的房间,尽有种陌生之感,后来仔细一瞧,才发现原来是屏风换了,还有闺床上女子的饰物,帐幔,粉嫩的被褥等都换的成了比较中性的颜色。

屋子里伺候着特地从京城赶来照顾井旭东的两个丫鬟,瞧见苏承欢进来,其中一个微微给了她了福身,另一个则是取了枕头,把井旭东后背垫高了一点,好让他坐的更直。

“下去吧!”

井旭东打发了两个丫鬟下去,对苏承欢温和一笑,笑容一如从前,春风徐徐。

苏承欢烦躁的心情,因着这样的笑意,好似被抚平了七分,平静了许多:“看样子,恢复的不错?”

“这要多谢你及时相救。”

苏承欢搬了椅子过来,也不生分,径自落了座:“怎么伤的这么重?”

“几个贼匪,人多势众,我敌不过,就被伤了。”

苏承欢往前倾了身,帮他拉了拉后面有些歪斜的靠垫:“就在我家门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