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狂妃

第60章

庶女狂妃 久雅阁 2350 2016-01-12 20:03:53

  第60章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同jiao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一诗作罢,全场皆惊,虽在场的多数都是粗人文盲,但是光是听她念了这么长一首,都被震惊了。

懂点文的,则是震惊于她的才华,这首诗,将那种月夜花下独酌,无人亲近的冷落表现的淋漓尽致,让人由不得觉得身临其境,心里产生了一抹莫名的孤独。

台上四位评判,包括了景辰夜,都为之震慑,良久,上一届探花郎才带头鼓起掌来:“苏家五小姐好才华,好才华!”

其余一众见状,也纷纷跟着鼓起掌来,景辰夜的脸上,则是绽放了一抹轻笑,身子懒懒的靠回了椅背上,一双深邃的黑眸则是一瞬不瞬的打在苏承欢的容颜上,轻声自言自语道:“看样子,我还真是多此一举了。”

这一轮,苏承欢自然而然夺魁,之后的斗词,斗对联,斗灯谜,她都是轻而易举,一路过关斩将,最后一举夺魁。

苏老爷那张老脸上,一张嘴笑的都要合不拢了,众人纷纷同他道贺,夸什么虎父无犬女,夸什么苏老爷教导有方,夸什么苏家人才辈出等等的,直把苏老爷脸上贴满了金。

吴氏也被一群女眷团团围住,不住的向她讨教教导孩子的方法,苏承欢只淡淡的看着这一切,好似一切的荣耀和她并无多大的干系。

她这样淡漠的样子,让景辰夜更为着迷。

他走向了她,垂首看着她:“不高兴?还是不骄傲?”

“都不是!”她头也不回的回道。

“你知道这是多大的荣耀吗?”他笑问道,不等她回答,直接道,“这些商人今年一个个都想夺魁,可不仅仅是为了面子,而是因为今年文斗的筹码,就是商会会长的位置,文斗胜出的商户,可以无条件担任商会会长。”

“我爹本来就是。”

“可你要是输了,他就不是了。”他嘴角微微一勾,侧头看向苏承欢,提醒道。

在这之前,苏承欢虽然知道苏家很重视这场比赛,但倒还真不知道这里头牵扯的这许多利益关系,如今晓得了其中牵扯的利益关系,她高兴了起来:若真是她帮苏老爷坐稳了商会会长这个位置,那月如那点小事,想必解决起来,就更加的轻而易举了。

苏承欢看了一眼景辰夜,心里噼里啪啦的打了一通算盘,随后嘴角一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景辰夜:“你不是喜欢我吗?”

从她狡黠的目光中,景辰夜好像读出了算计的味道。

他笑着看她:“怎么,我对你有什么利用价值吗?”

“聪明人,也谈不上利用,就帮我个小忙,对六王爷来说,不过是金口一开那么简单的事情而已。”

“哦——倒是说说!”他目光饶有兴致的打在她脸上,等她开口。

苏承欢抬眼看向了人群,下巴冲着被团团围住道贺的苏老爷努了努:“我有个事,要让苏老爷答应,但是我不想求他,所以我请王爷一会儿送我文斗状元锦旗之时,能当众宣布,我为苏家立了大功,可以向苏老爷提一个要求,只要不涉及杀伤掳掠等犯罪行为,苏老爷一定要答应。”

“可能先告诉我,是有什么事情要求你爹?”他对她的事,都有兴趣。

苏承欢白了他一眼,撂了句“要你多管”,也不回答景辰夜的问题。

如实说很久以前她还会顾及他王爷的身份,多少守点规矩,那自那次去长乐府替逢春求情被他耍了一次无赖后,她对他,是全无尊重可言,只当他是一个普通之人,再也不拘泥于身份的束缚。

景辰夜也开始渐渐习惯她对自己的“恶劣态度”,甚至,有了越渐纵容的趋势。

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忍耐力,原来可以宽泛到这种地步,容得了眼前的小女人百般挑衅,千般无礼。

她不肯说,他也就没再多问,但是她的要求,他是答应下了。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有人来请景辰夜过去,景辰夜就先和苏承欢说了声一会儿见,离开了。

苏承欢一个人站在一棵窈窕的柳树之下,出神的看着眼前的东白明湖,波光粼粼,泛着袅袅水汽,一层层涟漪柔美的荡开,偶有两只白鹭从湖面上略过,扫起一阵的波纹。

四周围是一片喧声闹语,却影响不了她看风景的好心情,站了一会儿,有人喊她名字,她一转身,就看到了一个她避了一天,却终究没避过的人。

“承欢,你怎么在这儿,可让我一通好找。”马斌气喘吁吁的跑过来,额头上沁着一层细密的汗珠,让他俊美的容颜,看上去泛着健康阳光的色泽。

苏承欢躲是躲不开的,只能淡笑一声:“有些乏,在这歇息呢!”

马斌上了前,神秘兮兮的从宽摆衣袖里取出了一个精致的羊皮水壶,送到苏承欢面前:“赶紧喝,我估摸着还凉着,降降暑。”

苏承欢眉心稍稍一动,询问道:“什么东西?”

马斌笑呵呵的卖起了关子:“总归不会是毒药,你尝尝,可喜欢这个味道。”

苏承欢想,里头必定是冰水或者冰饮之类的东西,马斌特地拿羊皮水壶装着,又捂到袖子里,应该就是为了保住水壶里的温度。

她也不好弗了马斌的好意,接过了羊皮水壶,扒开塞子抿了一小口,和苏承欢猜测的无二,就是冰饮,不过没那么凉了,可能是马斌来的时候灌好的,一直找不到苏承欢所以里头的温度就上升了。

苏承欢一口喝出的事山楂的味道,很是爽口,她忍不住又喝了一大口,然后才把羊皮水壶送还给马斌:“谢谢。”

对于她这份见外和生分,马斌是不高兴的,他没有接水壶,而是有些小不悦的道:“以后不要总和我道谢,我不喜欢听。”

苏承欢轻笑了起来:“那你喜欢听什么?”话是随口问的,问出口,她就后悔了,最不该和马斌之间玩暧昧,可偏偏她就是起了头,虽然她不过是开玩笑的,可马斌必定会当真。

他果然认真的很,表情都是严肃的,看着苏承欢,道:“我晓得你未必是因为喜欢我才收下我的传家玉如意的,但是我也不希望你每次见着我都将我拒之千里之外,承欢,若是你是为了以前我对你说过的那些荤话惩罚我,我现在道歉,我诚恳的向你道歉,我以前不该那般拿你的名字取乐,我……”

“马斌!”苏承欢打断了他的话,“马斌你听我说,其实玉如意……”

“想必这就是马家酒庄的马公子了吧!”不远处传来一声不咸不淡的招呼,将苏承欢想要解释清楚的话,生生的打了散。

苏承欢抬眸一看,心里郁郁了,这个景辰夜是嫌这还不够乱,尽来添乱了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