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狂妃

第56章

庶女狂妃 久雅阁 2370 2016-01-08 20:02:21

  第56章

萧氏看着有几分感动,上次虽然被陆氏那样拒绝过,但是她顶多只是记了陆氏的仇,和承欢并无过节,而且承欢这孩子以前常来她这个萧楼走动,她心里头也挺是喜欢她的。

如今承欢不嫌弃她落魄可怜的样儿,主动真诚的亲近她,她自然是感动的。

话里头,也就不再那么麻木清冷,而是多了几分委屈和伤感:“哎,银钱上是不缺,虽然扣了我多半的月俸,但是我就一张嘴,吃喝用度府里还是给的,也花不到哪里去,再说我以前还多少有些积蓄,买个胭脂水粉还是够的,就是……就是……”

萧氏声音哽咽了起来,下头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两滴清泪随着落了下来。

苏承欢知道,她就是难过身边没个人,女儿女儿不在,丫鬟丫鬟被收走,一个人过日子太孤独了。

苏承欢理解的握住了她的手:“萧姨娘,你十分想念月如吧?”

这其实是废话,苏承欢知道。

提到月如,萧姨娘满面泪水,喊了句我苦命的儿啊,就抱着脑袋埋在膝盖里哭了起来,双肩一耸一耸的,看着好生凄凉。

苏承欢伸手抚她后背,安慰道:“其实我也着实想念这个妹妹,昨儿个我还做梦梦到她呢,还是一样的活泼可爱。”

萧氏哭的更加的凄惨,苏承欢看着时机差不多了,俯下身在萧氏耳边道:“萧姨娘也莫要太难过,其实我昨夜梦醒后,就一直想着法子把月如弄回来,这不今儿个下午总算想找了,我就急着过来找您。”

萧氏一听,猛一把抬起了头来,也忘了抹干眼泪,任由鼻涕眼泪糊了一脸,双手抱住承欢的肩膀就急声问道:“真的,可是真的?”

本是灰暗无光的眼底,如今泛起了点点希望,带着一丝生动的惊喜。

苏承欢笑着点点头,抽了帕子给萧氏揩去眼泪,随后坐回到了萧氏对面的小板凳上,一脸神色认真的对萧氏道:“法子我想到了,而且我敢保证老爷必定会因此放了月如下山,不过姨娘你要先帮我做一件事。”

萧姨娘忙应:“不说一件,一百件我都答应,只要能让我的宝贝月如回来。”

苏承欢知道萧姨娘身边没个通话的丫头,又整日憋在这个院子里必定不知道这两日的事情,所以她先把这两日的事情说了一遍,把逢春如今的遭遇又同萧姨娘说了一通。

萧姨娘听的是一惊一乍的,没想到外头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情,听苏承欢讲完,她气鼓鼓的替苏承欢鸣不平道:“真想不到那个逢春是这么大一只白眼狼,以前你娘待她如亲闺女一般的,还给她置办嫁妆,真是气死个人了。”

苏承欢笑笑,显得很是云淡风轻:“都过去的事了,想必逢春也不过是一时糊涂,受了人教唆而已,如今她落到这个田地,我也是于心不忍,毕竟我同她自幼一道长大,她也伺候了我这许多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萧姨娘你说是吧?”

萧氏也不笨,苏承欢这么一说,她大抵就明白了些什么,试探的问道:“莫不是你要我帮你做的事儿,和逢春有关?”

和聪明人讲话,就是省心,苏承欢点点头:“恩,确实和逢春有关,萧姨娘你也晓得,逢春现在这样,老爷是必定不会收容她的,而六王爷又休离了她,岂有再把她接回去的道理,所以她的下场必定凄惨。”

萧氏点点头:“我估摸着以老爷的脾气,救活过来,不会等养好她的病,就会把她赶走。”

“若是她到外头,一人孤苦无依,那是必死无疑的事儿,想到这,我就不恨她了,反倒心疼她的紧。”苏承欢说着,眼眶都湿了,两地晶莹的泪珠悬在眼眶上,就要落下来的样子。

萧氏心头有些为苏承欢感动,不想她的心底这么善良,萧氏也不是狠心人,一想逢春可能真的会死,也就动了侧影之心,对苏承欢道:“要萧姨娘怎么帮你,尽管说吧!”

苏承欢抹了一把泪,露出了欣喜的颜色:“萧姨娘当真愿意帮忙?”

“当时报答你愿意救月如的恩情吧!”萧氏温和的笑着说。

苏承欢也跟着笑了起来:“不难,就是让萧姨娘去问大夫人讨了逢春过来,我晓得大夫人必定会觉得奇怪,你要这么个废人过去做什么,你届时就说,月如小的时候落到了井里,是逢春见着并打捞了起来,逢春算是你的恩人,现在她这个样子了,你于心不忍,想着一个人过日子反正也清冷,就接逢春来做个伴,好报当年的恩情。”

“这么说,顶用吗?”萧氏疑惑道。

“若不顶事,你就直接去找老太太,老太太信菩萨,你就告诉老太太你做了个梦,梦到观世音娘娘道了你院子中,告诉你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再把月如落井那段搬出来一通说道,最后告诉老太太,这定是菩萨的指示,让你报逢春当年的恩情呢,老太太必定会同意的。”

萧氏还是有些不放心:“可若是老太太查当年之事,没有月如落井这一出,那岂不是知道我在说谎了?”

“这不还有我吗?放心吧,萧姨娘,我们里应外合着,逢春必定能被要过来,不过到时候我可能要说几句得罪话,不过也是权宜之计罢了,萧姨娘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有些话,苏承欢要先说明白,不然到时候若是气着了萧氏,可能这场戏就演不成功了。

萧氏闻言,郑重的点了点头,随后起身抹干了手,对苏承欢道:“事不宜迟,不如就现在过去。”

苏承欢摇摇头:“不妥,好歹等苏老爷救活了逢春再说,不然你现在弄过来,半死不活的你还要照料她,怎么忙得过来。”

“行吧!”萧氏觉得苏承欢说的有理,点了点头,随后想到了月如之事,忙问苏承欢道,“月如,你要怎么把她弄回家来?”

苏承欢神秘一笑:“我自有妙招,萧姨娘等着就是。”

萧氏见苏承欢的样子,是不肯提前透露了,于是她也没多问,怕问恼了苏承欢,到时候她不肯帮忙了。

“诶,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这事儿,你娘可知道?”

苏承欢压低了声音,摇摇头道:“切不可让我娘知道,这是我和萧姨娘之间的秘密,救月如如此,留逢春也是,只能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其余人,一概不能知。”

萧姨娘自然晓得其中利害关系,忙点点头:“恩,我定会守口如瓶。”

“好,那我回去了,萧姨娘,我会听着逢春的消息,时机一成熟,我就会来找你,你好去要人。”

“恩,我知道了!”

连着五日的阵雨天气,酷热的暑意消散了大半去,每日从喜鹊或者刘妈妈处,承欢都能或多或少的听到一些关于逢春的消息。

她晓得逢春发了一场高烧,昏迷了三天三夜,醒来之后眼神空洞洞,说话也颠三倒四,而且总一个人痴痴的笑,看着如同中了魔杖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