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狂妃

第52章

庶女狂妃 久雅阁 2360 2016-01-04 20:02:39

  第52章

苏老爷动了恻隐之心,虽然知道这种东西野性难改,放在家里养无疑是养虎为患,但是他还是千里迢迢的把这黑熊从东北抱回了苏城,买了个喂奶期的大狼犬给小家伙当乳母,渐渐的养了大。

眼看着黑熊长大了,已经不止一次咬伤过人,苏老爷没法儿,只能把这家伙关到了后院一处柴房,重新命人将木头窗户木头门换成了厚实的铁块,然后把黑熊关了进去。

自那以后,那屋子就成了暗无天日的小黑屋,小黑屋三个字也由此得名。

至于小黑屋闹鬼一说,那也是苏承欢小时候的事情,自然不在她记忆之中,她会知道,也全靠了苏月如的告之。

小黑屋第一次闹鬼,听说是关了一个不听话的婢女进去,本来是要吓唬吓唬那个婢女的,让她和熊呆上一休,苏老爷没存心要伤人,毕竟黑熊是拿铁链子缩在一个大笼子里,但是次日清晨家丁推门进去一看,傻眼了。

屋子里只剩下婢女破碎带血的衣衫,还有一些碎肉和骨头,就见不着人了,而黑熊,依然完好的关在铁笼子里,完全没有出来过的迹象。

苏老爷不相信是黑熊吃的人,特地命锁匠在黑熊笼子四周围又上了七八把巨锁,然后派了一个人整宿看着,第二天早上,发生了更让人吃惊的一幕。

黑熊的笼子里,是散落了一地的破衣衫和血肉骨头,很显然,这人最后是在笼子里被吃的。

这怎么可能,就算有缩骨功也进不去那铁笼子,笼子的栅栏小的恐怕连婴儿都很难塞进去。

接着两起命案后,官府还派人来看过,均得不出什么合理的解释,自此后不知道有谁说会不会是鬼魅作怪,小黑屋闹鬼的事儿,就一传十十传百给传开了。

如今不光是苏府的人,连外头的人也晓得苏府有个小黑屋,一个专门闹鬼的小黑屋,还养着一头熊,专吃人肉。

逢春是今儿个早上被关进去,苏老爷明晓得那里头发生过离奇命案,却还把逢春关进去,显而易见的,苏老爷要置逢春于死地。

苏承欢吃饭的手一顿,眉心聚的紧紧的:“刘妈妈,这事儿六王爷知道吗?”

刘妈妈楞了一下,随后道:“我的小姐,六王爷一清早就把休书送了过来,还撂下话说逢春随苏府处置,态度都这般随意冷漠了,哪里还会去管逢春的闲事。”

如此说来,景辰夜就是不知道。

不过苏承欢也猜得对,六王爷还真的把逢春给休了。

“三小姐呢?也休了?”苏承欢问道。

刘妈妈不无嘲讽的冷笑一声:“和休了也差不多,欺负了我们家小姐,哪里能让她这么好过,休书倒是没送来,不过六王爷派人送信来了,说是让三小姐在娘家调教着,啥时候调教好了,啥时候就送去。”

景辰夜这话倒是够狠的,他没给个“好”的标准,只给了个“好”的任务,这叫苏老爷和二夫人明氏如何拿捏,怕这会儿,二夫人屋里是要愁坏了。

不过这会儿苏承欢没心思去管苏晓芙的事儿,她只想着逢春罪不至死,虽然不晓得小黑屋闹鬼是真是假,但是熊吃人确实应该是真的。

苏承欢先按捺了救逢春的心,因为听陆氏和刘妈妈她们的谈话,也是巴巴的等着逢春死呢,觉着这是对忘恩负义的丫头最好的教训,所以她不能表露,免得受了陆氏的阻拦。

不动声色的继续低头用膳,她心里却不再去听刘妈妈她们的言谈,而是仔细盘算着如何能让苏老爷放逢春一马。

思来想去,她本人是不好出面求情的,且不说为了和苏海的事儿她还惹着苏老爷吴氏还有老太太那边不太痛快着,就说她现在是个身份地位,人微言轻的,哪里能替逢春说上什么话。

再者她和逢春这层尴尬的关系,也由不得她亲自出面,不然叫人知道了,善心的念她苏承欢一声以德报怨的好人,可要是坏心眼的,保不准说苏承欢这是特地和逢春联合一气整苏晓芙。

逢春在那假装是和苏晓芙一路的,陪着苏晓芙演一出冤枉苏承欢的戏,苏承欢就跳出来罗列证据给自己洗脱罪名,里应外合的定苏晓芙一个善妒污蔑罪。这完全是可以说得通的,毕竟苏承欢和逢春以前是主仆,而且陆氏待逢春从来都不薄,而且昨天王爷面前,是逢春主动承认了自己的罪行的。

所有一切被有心之人一编罗,就成了一个黑白颠倒又顺理成章的大故事了,尤其,明氏那边闻风后,苏承欢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综上所述,她是绝对不能亲自出马的,思来想去,要救逢春,唯独就只有一条路子,偏偏也是她最不愿意走的一条路子。

她努力用逢春罪不至死,人命胜天,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等大理论来说服自己,一顿饭的时间,也总算把自己给说服了。

用把早膳,她就和喜鹊说闷的慌想去花园走走离开了陆楼。

喜鹊本是要随她去的,但是她又推说自己不想人跟着,喜鹊才没尾随。

成功甩掉了喜鹊,苏承欢象征性的去花园遛了一圈,还特地和正在修剪花木的园丁打了个招呼,好让人家给她作证她确实到过花园,然后她才趁着园丁不注意,悄悄的溜到了后门,左右顾盼一番,见着没人,悄悄渡了出去。

长生府,坐马车去过一次,坐轿子去过一次,好像离苏府有个三四里地儿,她并仔细去计算过,当然每次都在车子里,她也压根不知道怎么走。

一路问人过去,未免太过张扬,毕竟她这一身打扮,明眼人一看就是富家小姐,如果到时候有人传了出去说一个从苏府方向来的富家小姐一路打探长生府,那她定然要被揪出来的,苏府这个方向就苏府一家豪宅,这出地价可高着,除了苏府,哪有人买得起。

所以,她选择了一个比较保险的法子,那就是去逍遥窟拜托人带她去,逍遥窟她还是认得的,如果运道好,能遇见马斌是最好不过了,如果运道不好,那些和马斌腻在一起的公子哥也行,想必他们必定是知道马斌追求她的事儿,所以她的要求,他们肯定不会拒绝。

到了逍遥窟,第一个遇上的还是守门的李婆,见着苏承欢有些诧异,正要上来谄媚几句,不想苏承欢搭理都没搭理她,直接往二层去,把李婆气绿了一张脸,但凡来这的,哪个不给她点好处的,一个铜板也总是一个铜板,哪里像这个苏五小姐,没个铜板,居然连个笑脸都吝啬的给她。

她正气鼓鼓着呢,就看到苏五小姐和马家公子一道走了出来,那马家公子满脸堆笑,一看心情就乐呵着,苏五小姐呢,却是绷着一张脸,微拢着眉头,显得有什么烦心事一样。

两人走了出来,苏承欢依旧没有搭理李婆,倒是马斌好心情的丢了李婆三个铜板:“李婆,接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