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狂妃

第32章

庶女狂妃 久雅阁 2196 2015-12-13 01:31:55

  大和尚送饭进来的时候,她就差跪下来求大和尚帮她抄了。

午膳用罢,再接再厉,却不想来了个不速之客,而且是从非正常途径进入。

看着窗框上坐着的男子,苏承欢先是一惊,随后,笑了起来:“你不怕再受罚?”

“苏承欢?”他像是没听到她的话,直接开口问道。

苏承欢点点头,很是淡然的回身顾自己誊抄。

看着她的笔,他冷哼了一声:“旁门左道。”

“我诚心向佛!”苏承欢头也不抬,回道,“佛没说不许我这么抄。”

窗口处,沉默了一阵,若不是阳光将他的身影拉长在宣纸上,苏承欢会以为他走了。

他不说话,苏承欢也不言,又不熟,没话题,她只顾自己抄写,照着这个进度,若不加快速度,晚上说不定还得加班加点,拍戏时候虽说过惯了“夜生活”,但不代表在戏外她依然喜欢加班加点的过日子。

两厢静静的待在屋子里,他坐在窗棂上,挡住了她大半的阳光。

她在屋子里,坐着奋笔疾书。

良久,一大捧阳光洋洋洒洒的落在了宣纸上,苏承欢回眸,只看到一角青灰从眼前消失。

他,走了。

怪人!

五月二十,苏碧如的婚期,一起早,苏承欢就有些心绪不宁,以至于抄写佛经的时候,缕缕走神,写岔了好几句话。

看着满堂佛经,她深深吐了一口气,双手合十放在胸前,第一次诚心祈求起来:“菩萨,保佑碧如,安然无恙。”

正祈佛着,窗口忽窜入了一股凉风,她微吓了一跳,忙回头,却见那个怪和尚,又以上次的姿势,坐在了窗口。

“苏碧如?”

“恩?”这个怪人,他这没头没脑的说什么呢?

“你在为苏碧如祈福?”他总算是把话给说完整了,想来是听到了苏承欢的祈祷。

苏承欢点点头,看向窗外:“今日是她的婚期。”

和尚冷笑了一声:“这婚没结成,新娘子跑了!”

“啊!”苏承欢大吃一惊,“什么时候的事儿?”

“你上山那天。”

原来那天她猜测的是正确的,紫兰遮遮掩掩瞒着她的事情,就是苏碧如的事情。

怕是大夫人交代了,这事儿若是告诉了她,就会扰乱了她的心绪,心有所牵所系,就生了杂念,生了杂念,便是对佛的不虔诚,对佛不虔诚,抄出来的经书也就不顶用了,所以才让紫兰瞒着她。

苏承欢眉心一紧,倒不是怪紫兰有意隐瞒,而是觉得好奇,苏碧如那样的懦弱性子,怎么可能跑了,再者苏碧如甚是孝顺,她难道没有想过自己跑了,要至她娘亲和妹妹于何境地吗?

“人找到没?”

窗棂上的和尚没有作答,只是将一只手举国头顶,眯着眼睛对上了炎炎烈日,道:“你说日生万物,真的假的?”

苏承欢敢肯定,这个人的思维肯定是跳脱的,好好的一个话题未完,他又不知道跳到哪里去了,害的她楞了那么一瞬。

斜了一眼日头,她这会儿可没心思和他探讨太阳的问题,只想晓得苏碧如现今如何:“碧如被抓回来了没?”

他垂首,看了她,忽的嘴角一勾,俯下了身,离她的脸之后咫尺之遥,一口热气吐出,全喷洒在了她的红唇上:“没有!”

若是方才敢肯定这个人的思维是跳脱的,那现在苏承欢敢肯定,他完全是个疯子。

她眉心微微一紧,向后退了几步,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正了神色道:“怨不得你会受罚,你快走吧,我忙着呢!”

那和尚收敛了笑容,目光里盛满了桀骜不驯:“我爱在何处,从来都是依了我自己,你忙你的,我待我的,互不干扰。”

苏承欢生平第一次见到这么“不要脸”的和尚,却也拿他没辙,他说得对,他爱在何处要依他自己,她做不得主。

算了,苏碧如没有被抓回来就好,比起月如和萧氏会不会受牵累,她更是担心苏碧如被抓回来后受到的处罚。

既跑了,那就算了,她有这个勇气逃婚,苏承欢也算是对她满心敬佩的。

毕竟对于一个从小就中规中矩,父母之命为天没有一点主见的古代女子来说,要做逃婚的决定,也当真是不易的。

萧氏和月如许会受些牵累,但总归不至于处罚至死,皮肉苦头吃些,愿她们能挨住。

苏承欢静心下来,重新开始誊抄,一上午的心绪不宁,她才抄写了不过一百章,若是再不加紧些,怕是今天就完不成了。

正写着,一个木头疙瘩冷不防砸了过来,正中她的脑壳,力道虽不大,但是那棱棱角角的刺戳,也够她受的。

她知道是谁,却告诉自己,淡定,淡定,不过是个疯子。

“别闹了,不然我叫人了!”她口头警告了一句,继续顾自己抄写。

不想接下来迎接的,是一场“血风腥雨”,方才只是一个木头疙瘩,这会儿却是无数个木头疙瘩朝她袭来。

她忙避闪,看着滚落一地的木头疙瘩,眉心紧了又紧,连带着身侧的拳头,都捏的紧实。

“你……”

正要咒骂,窗口却送了大摊阳光进来,那人,走了。

她无比懊恼的呼了口气,骂道:“脑残!”

正要折回来继续誊抄,目光却怔怔的定在了一块落在镇纸边的木头疙瘩上,看着是块方木头,其实六个面居然都刻着字,而这些字,却正是她在誊抄的《吉祥经》中的文字。

她一阵惊喜,忙丢了笔,低头将地上所有的疙疙瘩瘩收罗了起来,放在桌上,排序完整后,她笑了起来。

整篇《吉祥经》都在了,沾上墨汁,印一个在纸上,赫然就是她的笔迹。

呵!这个疯子,还真疯!

有了“疯子”的帮助,苏承欢的进程直接就加速了几个等级,往往只消半个上午,就能将三百遍都完成。

不过为了怕人起疑,她依旧将三百遍分了上下午工。

转眼六月初,夏意越浓,酷暑难耐。

没有冰块,没有风扇,更没有空调,天气热的叫人心口发闷,吸入的空气都是滚烫烫的灼人脾肺。

穿不得吊带背心,每日必须裹着一袭青灰色的长衫素服,苏承欢每日都备受煎熬。

夏日虽热的难受,夏夜却是极美的,皓月当空,漫天繁星,虫鸣鸟叫,此起彼伏。

苏承欢最是喜欢用罢晚膳后,去静心庵后头的小溪里躺着,双手枕在脑后,看着浩渺深邃的天空,享受溪水的沁凉和夜色的璀璨。

那小溪是她有一日热的慌,出来透气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