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狂妃

第28章

庶女狂妃 久雅阁 2259 2015-12-09 01:32:54

  “倒是我以偏概全了,呵呵!”苏承欢轻笑一声,转身看向了我窗外,“我家的女儿们,都是我爹的垫脚石,现在是我四姐,明年就是我。”

“那……”他正要说什么安慰她,却听得她语气无比淡然的继续道:“不过,我可不是我四姐,任由他摆布我的命运,从来到这里的那一瞬间开始,我依然还是我自己。”

他倒是有些怔,那一句“从来到这里的那一瞬间开始,我依然还是我自己”让他费解了,不过她的这份勇气却让他欣赏:“不错,每个人的命运,就该把握在自己手中,不过,你要怎么个把握法?若是你爹强逼你嫁给一个老头做填房,你是一哭二闹三上吊,还是离家出走,还是……”

“呵!”苏承欢爽声笑了起来,“一哭二闹三上吊,离家出走,这老套的戏码,自残自虐自伤,我又不是脑残。”

“脑——残?”新鲜词儿,井旭东不解。

“就是脑子有问题,脑子残疾了,痴呆的意思!”她解释,他一愣,随即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倒是新鲜,是你们这的词汇?”

他环顾一下四周围,意思是这个逍遥窟,苏承欢不否认也不承认,只是回归了方才的话题道:“哭,费神;闹,费嗓子;上吊,一个不好假戏真做就小命呜呼;离家出走,除非我想我娘被牵累,要想不嫁我有的是法子。”

他倒来了兴趣:“什么法子?”

“这个法子吗,叫做既来之则安之,或者又叫做走一步算一步,又可以叫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他看着她,笑容更浓,似对她起了莫大的兴趣:“学问不错。”

“过奖!”她笑的落落大方的,不至于骄傲,却也并不谦虚。

这种性子,倒是让井旭东越发的起了兴趣。

两人又聊了许多,欢声笑语,相谈甚欢,直把不远处的马斌气的面色涨红,眼神嫉妒,以至于身边的人和他说话,他都没有听到。

直到一个朋友看出了点端倪,用胳膊肘捅了捅他:“怎么,莫不是喜欢上苏家的五小姐了?”

心思被看穿,马斌也不遮遮掩掩,反正都是要好的朋友,光屁股一起长大的一点秘密也不该藏着,他点点头:“你们不觉得现在的承欢,和以前的十分的不同,以前就是个疯疯癫癫的小丫头,现在好像,好像!”

马斌书读的不多,所以一下子还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

边上一个兄弟马上接嘴:“好像端庄优雅了许多。”

看来,是大家都有同感了,不过马斌的感觉最强烈了点而已。

马斌连连点头:“是,她站在那喝酒的样子,像只猫。”

马斌想说的是,苏承欢像只猫一样慵懒,边上人却群起而笑之:“怎么的,你想挨挠了?不然我们去把她叫过来,让她给你挠挠痒,哪里痒了?心里痒,还是裤裆里痒了。”

有人说着荤话,马斌气急败坏的瞪了对方一眼:“你才裤裆里痒了,我说正经的呢,我好像对她起了兴趣,怎么办?有没有个出正经主意的?”

大家看马斌当真是动心了的样子,也就不开他的玩笑了,其中一个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若是你肯打破你三十而立的誓言,明年估计就能和她成事儿了,苏碧如的婚事订了,明年苏承欢就十六了,你可以让你爹上门提亲,苏老爷嫁女儿娶钱是出了名的,苏承欢估计也会被苏老爷嫁给有钱人,到时候就看谁给苏老爷的好处多了,以你们马家酒庄在这苏城的实力,苏承欢这只花儿,绝对只有你马少爷摘的动。”

从逍遥窟回来后的几日,天气越发的闷热起来,却总不见下雨,只大朵大朵的乌云,从早到晚不散的笼罩在苏城上空,黑沉沉的压的人闷的慌,五月十一那日,天气热的更加厉害,午后的知了啾啁的人心烦意乱,即便是再有性子的人,也只觉得聒噪烦闷的很,只想嘶吼两声发泄一通。

整个苏府,却是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缘只因为明日就是三小姐的婚期了。

三小姐的婚事,在苏老爷心里头是生生的扎了一根刺,是以日子越近,苏老爷的脸色就越发的难看,连带着整个苏府,也不敢发出半分欢喜的声响,这嫁女儿,当真弄的和葬女儿一样。

相较苏老爷的黑脸,三小姐的生母明氏则是终日的以泪洗面,郁郁寡欢。

放眼整个府邸,唯独心里欢喜的想必就只有逢春了,毕竟飞上枝头变凤凰这种事情,不是所有人都遇得上的。

既逢春是从陆氏这一房出去的,自然娘家就算是陆氏这边了,嫁妆什么的,也全要仰赖陆氏这边置办。

苏承欢因着上次去长生府玩丢下过逢春,一直对逢春心怀歉疚,是以这次嫁妆置办,她都是求着她母亲往体面了处弄,及不上三小姐,至少也不要太过寒碜,算是给逢春赔礼道歉了。

逢春一跃攀升为了王爷夫人,陆氏总想拍点马匹,再说长生府送来的提亲礼,她也收下了不少,自然也是尽心尽力的给逢春张罗嫁妆。

五月十一下午,沉闷了许多日的天空,总算下起了瓢泼大雨的,一下就把闷热扫荡一空,送了宽敞新鲜的空气来。

苏承欢靠在门口看着外头的雨,忽听得身后有人喊她。

“承欢!”

她回首,喊她的正是逢春,出嫁前一晚上,逢春是要回原来的地方住的,所以一早上就被送了回来。

从清晨开始到午饭时间,她都在陆氏房里,听陆氏充当娘亲这个角色,教她些男女之间的事情,用过午饭,她说累乏了,歇了一会儿,这会鬓发有些微乱,想来是刚刚睡醒。

苏承欢淡淡一笑:“有事?”

“承欢,你说明天会下雨吗?”逢春走了过来,和苏承欢并肩而立。

现在的她,不知道是婚期近了已经把自己当做了王府夫人,还是因为上次的事情在气苏承欢,总之已经不再尊承欢一声小姐,也不再错承欢一个脚步诺诺的站在她身后了。

苏承欢也并无所谓的,听她这么问,她抬头看了下天空,回道:“夏天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明天应该就是晴天了。”

逢春听她这么说,便笑了起来的,容貌只是一般,这苏府的丫鬟,都是明氏招进来,然后由吴氏分配的。

明氏防着丫鬟勾引苏老爷,所以所有的丫鬟容貌都只是一般。

“只希望是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她祈祷道,看来对这次婚事,当真是十分的期盼。

苏承欢和她也无话可说的,如今唯独能对逢春说的,就是给上次的事情道个歉:“上次,真是对不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