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狂妃

第83章

庶女狂妃 久雅阁 2304 2016-02-04 20:17:07

  第83章

她虽然是说着,但是并没有行动,想着心里还是念着苏承欢这个姐姐的。

苏承欢掏出手帕,给她擦眼泪,她却又躲了,应该同时也是恨她的。

苏承欢叹了一口气:“老爷让我还的。”

“老爷,为什么?”

苏承欢不敢告诉苏月如,是因为马老爷只想纳她为马斌的妾侍,老爷不同意就让她玉如意还回去。

她知道月如只要稍微有些脑子,就会质问为什么她不去求马斌,马老爷对这个独生子看的比生命还重,马斌一闹马老爷什么都会答应。

到时候,苏承欢是不能用搪塞了苏老爷的理由,来搪塞苏月如的。

因为苏老爷好面子,不会亲口去问马斌你为什么不肯立我女儿为正室,免得被人误会他在求马斌。

但是苏月如不同,如果苏承欢告诉她马斌没答应说服苏老爷立她为正室,这根本就蒙混不过去。

苏月如和马斌有走动,她们相熟,到时候她肯定会借着替姐姐打抱不平的为由,去质问马斌。

这么一来,苏承欢苦心经营的一切,就都毁于一旦了。

“说啊,为什么?”苏月如哭嚎起来。

苏承欢忙捂住了她的嘴,免得她引来人注意:“小着声点,月如,这其中缘由,我也不清楚,反正就是老爷的决定,我猜想,是生意场上的一些矛盾吧。”

苏月如难过的把头埋在了自己的双手之间,眼泪顺着指缝不住的往外涌出,看的苏承欢既心酸心疼,又自责愧疚:“别哭了,好姑娘,马斌娶不到我,必定还是会坚持那个三十而立的誓言,到时候你也十六了,肯定有机会的。”

苏月如这才抱了希望,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苏承欢:“真的吗?”

眼底里微薄的希望,卑微的期盼,像针一样扎着苏承欢的心:“是真的,再说没有马斌,不还有大夫人家的远方亲戚吗?”

无论如何,如果月如还愿意要那个京城的小官,苏承欢回想尽一切办法,不惜一切代价说服大夫人让苏月如嫁过去。

苏月如眼底的希望,多了一点,却很快又灭了,用力的摇摇头:“我就要马斌。”

“我这没说不给你马斌,我是说多给自己留条后路,傻丫头,女人生的好不如嫁的好,五姐不是早就对你说过了吗?”

苏月如呜呜咽咽的哭着,泪水浸透了苏承欢的肩膀:“是这么说,可最好就是马斌了。”

听这话,苏承欢心宽了几分,最好,那就是还可以有次好,那就是说,小丫头其实也精明,心底把京城那条路,给埋了起来,等着哪一日马斌那条路走到了悬崖峭壁,再往前就会粉身碎骨的时候,她可以再把那条埋着的路挖出来走。

这样就好。

“五姐,你说我怎么这么惨?”她许是哭的累了,没有再落泪,只是可怜兮兮的趴在苏承欢的肩头,悲戚戚的吸着气。

“你哪里惨了?”

“亲姐姐和人跑了,罪过都给算了我头上,其实你不也……算了算了,也是你救的我下来,我该感激你才是的;现在和马斌的亲事,又算是没戏了,从小到大,怎么就没一件事顺心的。”

“你才多大,就从小到大,你不看我,我以前也不见得比你好多少,就我那名字,让我遭了多少罪,娘本是想我承欢父亲膝下,倒被那些纨绔子弟取笑了去,害的我差点死了一回。”

苏承欢熟知,安慰一个悲惨的人,最好的法子,就是让自己变的更悲惨。

果然,听她这么一说,苏月如不再开口抱怨了,只是沉沉的叹息了一口,静静的躺在苏承欢肩膀上。

等苏承欢觉得肩膀被压的有些麻木刺痛的时候,耳畔,传来了苏月浅浅的鼾声,这丫头,尽然站着睡着了。

“秋风清,秋月明。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相亲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洁白的宣纸上,落了娟秀一行小楷,一抹浅绿色的身影,一手握着毛笔,另一首,却是捧着一杯酒。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莹润的薄唇,略为落寞的吟出这最后两句,嘴角苦涩的勾着,“悠然啊悠然,哎!”

刘妈妈进来的时候,着实被苏承欢的吓了一跳。

“小姐,你这是在做什么,你怎么,怎么居然一个人偷偷的喝酒。”

苏承欢还了神,将身下的宣纸不动声色的折上,不敢让刘妈妈看到。

想上回,若不是被刘妈妈看到了马家的传家玉如意,后来也就不会生发这许多事情。

现在这首相思词,她虽然是写给悠然的,保不准刘妈妈以为她思春了,又去传嘴,弄出新的麻烦来。

对着了宣纸,她举起酒杯,不以为意的对刘妈妈笑道:“我哪有偷偷的喝,我这是光明正大的。”

刘妈妈大惊小怪的“哎呦了”一声,几步走了过来,把苏承欢手里的酒杯夺了过来:“我说我的好小姐啊,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能在闺房之中喝酒呢,你这酒是从哪里来的,紫兰姑娘不晓得吧,那可是大夫人边上的人,叫大夫人知道你大白天的在房中喝酒,那可如何了得。”

苏承欢由着刘妈妈把酒杯夺走,淡淡一笑:“她今儿不在,到前院去了帮衬了。”

刘妈妈好奇的问了一句:“帮衬什么?那许多丫头婆子,还不够使唤的?”

“不知道,说是大小姐和大姑爷要回来一趟,听说大姑爷嘴叼,一般的东西都难以下咽,紫兰做的糕点十分的精致,二夫人求了大夫人,大夫人就让她回去做些,看能不能合了大姑爷的口味。”

刘妈妈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问苏承欢道:“小姐,今儿个是不是十月初九了?”

苏承欢点点头:“不是初八,就该是初九了,怎么?”

刘妈妈一副恍悟的表情,大声道:“我说呢,大小姐大姑爷怎么会突然的来,原来是二夫人的生辰就要到了,双十日,不就是明天了。每年大小姐和大姑爷,都会回来给二夫人贺寿的,就是不知道二小姐二姑爷来不来。”

“她们来如何?不来又如何?”苏承欢问道。

刘妈妈笑道:“大姑爷家的营生,靠的是老爷的支持,说白了吃了老爷吃剩下那口饭,所以老爷对大姑爷并不太过上心,每年二夫人生辰,他们过来,大家也就草草的吃个饭了事,并没有什么大排场。可二姑爷不同了,那可是江南敕造袁大人的公子,老爷是凭着他们家的关系,才吃上了和宫里做生意这口饭的,自然不可能再和往年一样,就摆桌饭,像往常那样吃一顿。”

“你的意思,要是二姑爷来了,这顿寿宴,还要排场一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