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狂妃

第75章

庶女狂妃 久雅阁 2315 2016-01-27 20:38:48

  第75章

苏承欢不知道苏月如的好心情是哪里来的,这种鬼天气,她淋的和个落汤鸡一样,居然还这么开心。

“刘妈妈,你先下去,今日午膳,不用去传了,屋子里有些米面,你给我和月如随意弄点吃。——月如,在这用饭吗?”

苏月如忙点头:“吃的吃的,若是晚上回不去,我就睡你这,我和我娘说好了的,她不会急。”

苏承欢只是淡笑着点了点头:“床不大,你不怕挤,就睡这吧!”

苏月如看了刘妈妈已经出去了,忙神神秘秘的跳到了苏承欢面前:“阴天,能去见马斌了吗?”

眸子里,都是期待之色。

苏承欢眉心拢了一瞬,搪塞道:“哪里是阴天,雷阵雨啊,大小姐。”

苏月如抱住苏承欢的手臂,半个挂在了她身上,撒娇道:“人家不怕吗!”

苏承欢扯扯嘴角,掰开她的手:“我怕,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萧姨娘不要我的命,再说了,雨天不行。”

苏承欢不好意思和苏月如说计划有变,她嫁进马家的梦想破灭了,她想着等等,等她先处理完马斌这边的事,再和苏月如诌一个理由。

苏月如有些失望,却乐观的扬起了嘴角:“既如此,好吧,明儿个,可能是阴天。”

那样儿,让苏承欢心里咯噔一下,尽是说不出的觉得难受起来。

“月如!”

“嗯?”

“你真那么喜欢马斌?”

“那当然,喜欢的不得了。”小姑娘没羞没臊的,见周围没人,也不和苏承欢遮掩自己的感情。

苏承欢的心里,越发的觉得闷的慌起来,总觉得对苏月如,好像亏欠了许多,十分的对不住她。

苏月如虽顽劣,但是性子却纯真,苏承欢先头为了让她和吕银断绝关系,编了一段婚姻来哄她,后又为了自己,给了苏月如一份炙热的期盼。

苏月如就像是她的玩偶一样,顺着她的心意被她拨弄来拨弄去。

她觉得她年纪幼小,为了断了她对吕银的念想,就用美好婚姻来诱骗她;后来她又让苏月如替自己嫁给马斌,这时候她怎么就没想过苏月如年纪尚幼?

如今苏月如没了利用价值,她又要一脚踢开她,断了她所有美好的念想,这样的她,是否太过卑鄙和自私?

心头的闷臊,在她意识到自己的自私和卑鄙后,堵的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曾经的她,为了一步步往上爬,让无数人做了自己的垫脚石,可那些人多数是咎由自取,也有一些是心甘情愿,剩下的几个里,不乏和苏月如一样,完全是无辜的。

以前她不会为此觉得心头闷臊,可不知为何,如今面对苏月如纯真的笑脸,她居然有些不敢正视她的眸子。

苏月如完全没有察觉到她的一样,还一脸神神叨叨的贴近她的耳根,轻声道:“你房间里的那个男人,好像快要走了。”

这事儿刘妈妈昨天就和她说过。

得亏苏月如岔开了话题,苏承欢心里才觉得好受些。

“刘妈妈倒是说了,我以为真要躺上十天半个月呢,不过七天,就走了。”

“伤口好了,能动了自然要走,总不能赖在你一个大家闺秀的屋子里,说实话这人到底是谁,修养这七天,尽然除了大夫和他自己贴身的几个丫鬟小厮,没让人靠近过他一步,门口,院子里,还满满当当的都是护卫,有好多眼生的,我娘说是官府派来的。”

这个苏承欢还真不知道:“官府的?萧姨娘认识。”

“以前认得几个。”

“怎么连官府的人都来了?”苏承欢自言自语的道。

苏月如也沉思起来:“是啊,我也在想,不会他是京城的大官吧,乔装成商人微服私访来了。”

苏承欢笑笑,不置可否。

苏月如当日是在苏承欢处过的夜,苏承欢听着枕边苏月如均匀的呼吸,一整夜都睡不安稳。

夜半时分,暴雨终于停歇,苏承欢实在睡不着,又怕自己翻来覆去的吵醒苏月如,于是取了一件厚实的衣裳穿上,又拿了件狐狸毛镶边的披风披上,穿上鞋走了出来。

院子里,漆黑黑一片,苏承欢掌了油灯,往门口一照,外头院子里,尽然积了一个小水塘,花坛里几盆矮小点的盆景,大半没入了水塘之中,只露出三两条没来得及修剪的长枝。

至于那些及地而种的花花草草,早已经没了影子,独剩下脱落的花瓣,在水面上凌乱的飘荡着。

一切看着尽是说不出的寂寥,惹的苏承欢忍不住的沉沉叹息了一口。

“夜半无眠,在这唉声叹气所谓何事?”不远处陡然响起的声音,吓的苏承欢一跳。

苏承欢将油灯往前送了送,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却只看到一片漆黑。

“谁!”

她不由的警惕起来,沉着声音问道。

一池秋水中,奚清风就这样毫无预兆的踩着花瓣出现在了苏承欢的眼皮子底下,一袭青灰色的僧服,一个光溜溜的脑袋,还有一坛黄酒。

苏承欢放松了下来,暗暗的呼了口气,却好奇起来:“大半夜的,你怎么在这里?”

“你骗我?”他目光有些冰冷的看着她,语气也是冰冷。

苏承欢不明所以:“我骗你什么了?”

他看了下屋子里:“进去说话?”

说着跨步就要进屋,苏承欢忙一把拦住了他:“外头讲便是,里面有人。”

奚清风冷笑一声:“你是要告诉我,被人看到你半夜和男人相会,坏了你的名声?”

苏承欢皱了眉头:“你到底怎么了?”

“玉如意呢?”他一双黑眸,透着寒意,看着她的脸。

苏承欢明白了。

她上次上山要回玉如意的时候,和奚清风说要把玉如意送还回去的,并和马斌解释清楚,但是现在外头却把她和马斌的事情婚事的沸沸扬扬,奚清风大概因此以为,她取回玉如意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和马斌能够结成连理。

苏承欢明白过来,就笑了起来:“我倒好端端的我怎么成骗子了,玉如意还在我这,但我明天就后送回去。”

奚清风冷哼一声:“你这女人,最是狡猾,比狐狸还狡猾,你口上说的,永远是不能相信的。”

苏承欢有些无语,无论她和马斌怎么的,都用不着他来指指点点吧,之前若不是他偷走了玉如意,事情也绝对不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

就算他喜欢她,他也要想想她对他是不是有意思,那种一厢情愿的爱情,是自私的,如果这种爱情和霸道牵扯在一起,那就是无耻。

苏承欢也冷笑了一声,并不打算把中间这些个事儿同他解释一番,因为压根就没有必要,他根本就不是她的谁:“既然不能信,你别信好了,夜深了,我要回去歇着了,你也回吧!”

说着就要关门,不想奚清风尽死死的扣住了她的手臂,把她压在了门扉上:“别走,把话说清楚了再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