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狂妃

第67章

庶女狂妃 久雅阁 2408 2016-01-19 20:13:54

  第67章

恶断了也好,少了死灰复燃的机会。

苏承欢看到苏月如气鼓鼓的离开后,才悄无声色的回道了陆楼。

进了房间,喜鹊居然在里头,听到开门声吓了一跳,慌慌张张的问道:“小姐,小姐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苏承欢蹙眉:“做什么呢?”

喜鹊摇摇头:“没,也没做什么,奴婢在帮小姐打扫屋子!”

苏承欢狐疑的扫了喜鹊左手一眼,见她手心紧拽着抹布,看上去十分紧张的样子。

“打扫个房子,慌什么?”

“这不小姐突然回来,我吓了一跳吗?”喜鹊嘿嘿笑着,然后赶紧回身用力的擦拭苏承欢的梳妆台。

苏承欢看向自己的梳妆台,见喜鹊目光紧张的看着她梳妆台的抽屉,苏承欢好像感应到了什么,大步的走了过去,一把推开喜鹊,然后,打开第一个抽屉。

第一个抽屉里,放着那个盛玉如意的匣子。

如今垫玉如意的黄色锦缎布子,尽然板块遗漏在外头,很显然是被人翻动过,因为慌张所以没来得及整理好就盖上了。

苏承欢冷眼扫了过去:“你动过?”

声音如同腊月冰霜,吓的喜鹊一个哆嗦,跪了下来,忙磕头求饶:“奴婢没想着偷,奴婢只是好奇罢了,奴婢真没想着偷。”

偷,苏承欢倒是觉得喜鹊没这个胆子,若真要偷,平日里她的首饰珠花这种小件的东西,她大可以偷偷拿走,但是她却从没有过。

不过不经她同意就翻看她的东西,苏承欢着实不悦。

如今不过是个玉如意,如果换了以后是别的什么机密信件,她也有这个胆子拆开来。

苏承欢冰冷的看着喜鹊,开口道:“怨不得大夫人要把你送走,原来还有这种恶劣习惯,翻看别人东西,今日就算我不是你的小姐,这是和你平起平坐的一个丫鬟,甚至比你身份还要低下,你也不该翻我的东西。”

“小姐,我知道错了,小姐!”喜鹊哀求着,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许是苏承欢太生气了,所以声音有些大,惊扰了刘妈妈,看到眼前的情景,刘妈妈陪着小心问道:“这是个什么情况?小姐,喜鹊哪里惹了你了?”

苏承欢鼓起嘴吐了口气,指向玉如意:“翻我东西了。”

刘妈妈赶紧过来,看到那柄珍贵的玉如意的一瞬,她眼睛里闪过了一抹精光,随后,目光在苏承欢脸上打了三个圈,嘴角泛起了意味深长的笑意。

苏承欢只顾着气恼,没看到刘妈妈脸上的异样。

“这事儿我就先不告到前头去,不然你连在这伺候的份儿都不会有,保不准还会被赶出苏府,刘妈妈,事儿压着,这人我是不敢用了,以后我的屋子,你来负担。”

刘妈妈听苏承欢这么吩咐,忙应:“是,是,小姐安排就是。”

“我娘那,也不用去传,她的性子,肯定又要打着丫头一顿,我不想听到家里有死人一样的嚎哭声。”

苏承欢口上说的事狠话,心却是好的,不过是不想喜鹊受罚。

喜鹊那么聪明,自然听出来了,忙抱着苏承欢的脚,感恩戴德的谢了一番。

“出去,往后不许你再进来。”

“是,是,小姐!”喜鹊忙领命退出,刘妈妈安抚了苏承欢几句,又数落了喜鹊几句后,也走了出去,临出门前,向苏承欢投了一个贼贼的笑。

人都出去后,苏承欢小心的收好了玉如意,看着外面天色,已近黄昏,逍遥窟肯定散去了。

这东西,她还是明儿个一早,赶紧给马斌送去,免得夜长梦多。

喜鹊今日不过是看看翻翻,保不准哪日就起了歹心偷了,而且马斌那里也不能一直拖着,早讲清楚早脱身。

苏承欢盘算好了次日清晨就去还玉如意,并说清楚一切,哪料她尚未出门,就被刘妈妈欢天喜地的拽着往大厅走去。

“我的好小姐,哈哈哈,哈哈,快些快些!”刘妈妈的笑让苏承欢觉得莫名其妙,好像天上掉了个大馅饼,正好砸她刘妈妈脑袋上了一样。

“刘妈妈,你,你这笑什么?”

“嘿嘿。嘿嘿,嘿嘿嘿!”刘妈妈不说,就是掩着嘴看着苏承欢偷笑。

苏承欢被她笑的毛骨悚然起来,扯扯嘴唇,回了个僵硬的笑容。

和刘妈妈到了大厅的时候,苏承欢着实吓了一跳。

这是吹的什么东南西北风啊,居然把苏老爷和大夫人一起给吹来了,甚至连老太太的贴身丫鬟菊香还有老太太屋里总管事的何妈妈都在,这些人之中,还坐着苏承欢的母亲,如今正低眉垂首温顺的听着大夫人说话。

在座人等,一看到苏承欢进来,都停止了说话,而是一个个含着意味深长的笑意看着她,看的苏承欢浑身的不自然起来。

上了前,她恭恭顺顺的给众人请了个安,而后退到了陆氏身后,低眉垂首,显得娴雅又有礼。

苏老爷看着她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嘴角泛着笑。

“承欢,到爹这来。”

苏承欢听到这一声爹,本心里就觉着一些怪异,如今越发的没底起来。

“是,爹!”

走至苏老爷身边,但听得苏老爷笑呵呵的道:“看着都和你娘差不多高了,果真是长成大姑娘了,承欢啊!”

“是!”

“可有心上人没?”

苏老爷这么一问,苏承欢就明白了个大概了,感情今儿个前院的人兴师动众的光临敝舍,是为了她的婚事,她正要说没有,却被吴氏抢了先,语气有点嗔怨的笑道。

“承欢,你瞧你爹,明知故问的,呵呵呵!”

明知故问……

苏承欢倒是被吴氏这一句话给说懵了,什么叫明知故问?难不成苏老爷以为她早已经有了心上人,却还试探的问她一下?

可别说她还没心上人,即便她真有了,她也不可能表露半分啊,苏老爷这门子“明知故问”,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苏承欢郁郁了,一时不知如何回话。

苏老爷却以为她是被说中心思害羞了,哈哈大笑起来:“马家公子确实不错,爹本早有意要和马家结亲,只那马公子发过誓,说要待而立之年再娶妻,这些年上门提亲的,无不都被他以此誓言给回绝了,真没想到,那马家公子原来……哈哈哈哈,哈哈哈,承欢,你可真是爹的好女儿啊。”

苏承欢猛然一怔,原来这明知故问,知的尽然是马斌。

莫不是马斌上门提亲了?不会吧,马斌不像是那种不经过她的同意,妄自行事的那种人,更重要的是,她都没满十六,就算马斌要上门提亲,也不合乎规矩,不合乎规矩的事情,马家怎么会让他做。

苏承欢思来想去,不明白苏老爷是从何处听到的风声,只能求助的看向陆氏。

却见陆氏笑吟吟的看着她,一脸的慈爱和欢喜,见她望向自己,一脸懵懂的样子,陆氏也聪明,知道苏承欢必定好奇老爷为什么会知道,便开了口:“老爷,承欢是托了老爷您的福气,才能摊上那么好的人家,天大的喜事,这丫头还藏着掖着,若不是刘妈妈无意间看到了马家的传家宝,这丫头还不定要瞒着我们多久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