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狂妃

第63章

庶女狂妃 久雅阁 2350 2016-01-15 20:13:37

  第63章

苏承欢已经知道奚清风喜欢他了,就要和他划清明确的界限,只是朋友,除此无他。

奚清风好像并不介意者一句“好朋友”,因为很多年以前,有个女子也这样和他说过,但是这女子最后却成了他的爱人,好朋友,就可以有交情,有交情,就能走动,能走动,就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性。

为了顾全苏承欢的名声,他乖乖的松开了她。

“你在外面睡莲坛边等我,我进去拿。”

“嗯,快着些,我今日上山其实是来接我妹妹的,家里还等着我们回去用午膳,回家晚了,免不了要被说两句。”

“嗯,就来!”奚清风说着,尽是步子一升,运气了轻功,往返不过两口茶的时间,他就把玉如意抱着布块儿给送了过来,“回去赶紧还给人家马公子,说清楚,有些事情说晚了可不好。”

苏承欢笑着点点头:“知道,我走了!”

“承欢!”

“嗯?”

“现代,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承欢微微一笑:“是另一个世界,一个忙碌,多姿多彩的世界。”

他微微蹙眉:“经书里看到的?”

“不是,是我自己想象的!——奚清风,我真的走了,时候不早了。”苏承欢并不是可以要躲避奚清风,而是时间追人。

奚清风点点头,难得温和的对她笑:“过几日我看你去,你快些走吧。”

从太平寺出来,苏承欢就去静心庵接了苏月如,苏月如梯度了姑子头,光溜溜的有些滑稽又有些可怜。

知道苏承欢是来接她回家之后,她是满面泪水的扑倒了苏承欢怀里,委屈的嚎啕大哭了一番。

苏承欢轻抚着她的背,帮她顺气,看着她哭的也差不多了,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心:“回去吧,你娘还等着你呢,回去后,听话些,你姐姐那岔为啥会牵累到你你该是明白的,那地方就别去了,保不准太太夫人派人盯着你呢,就算你什么都每做,不过是去见见朋友,她们也能定你的罪,知道吗?”

十五岁的苏承欢,对着十三岁的苏月如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俨然是个心智成熟的长者。

苏月如用力的点点头,抽了抽鼻子:“打死也不去了,我会安安分分在家里待着的,我再也不要吃这种苦头了,五姐,当尼姑太不好受了,我不喜欢这些灰衣服,我的头发也没了,我难看死了,我定然是难看死了,我都见不得人了,呜呜呜!”

苏月如说着,又呜咽了起来,苏承欢只能对身边一个尼姑道:“劳烦小居士打盆水来,我好帮我妹妹抹把脸。”

那小尼姑忙下去准备。

苏承欢拿起手帕揩了一把苏月如的脸:“可别再哭了,眼睛若是肿了,可就真不好看了,而且叫太太夫人看到了,必会想多了去。”

苏月如被她这么一说,不敢哭了。

双手胡乱的抹着眼泪:“五姐,谢谢你来接我,爹肯的吗?”

“笨丫头,爹不肯,我能来?我不想活了,自己敢做这么大的主!”

苏月如因为这句笨丫头破涕为笑:“以前你都管我叫傻妞,这会儿还变了称呼了。”

以前……苏承欢的记忆力,没有关于月如的以前。

她笑笑,应付过去:“收拾收拾,洗把脸就回去。”

“五姐……”苏月如看着她,样子好像又要哭了一样,哭丧着脸。

“怎么了?”苏承欢耐心的看着她。

“我这头发,可怎么办?长成以前长短,少说得个五年,我这会儿十三了,五年后就十八了。”

苏承欢听出了苏月如的画外音:“放心吧,我保证十六那年,你就能嫁个富贵人家。”

“看你怎么取笑我,我又不是说这事!”苏月如毕竟还是个小孩,被苏承欢这么一戳穿,脸都红到脖子根了。

苏承欢笑意浓浓的看着苏月如,伸手温和的抚上她稚嫩的脸颊,十三,花一样的年纪,就因为生在这种时代,所以生死不由命,婚嫁不由己,这次她救得了她,下一回若是她再闯祸,又有谁来帮?

“月如!”

“什么事?”

“苏家虽不是什么门规森严的官勋人家,但是好歹也是大户,听姐姐一声,往后行事都收敛着点,惹不起的,不要去惹,不能做的,千万别做,缩着脖子,长大了眼睛过日子,多替你娘想想,你们姐妹这一闹腾,她整个都瘦的不成了人样,十三了,该懂点事了,人都道江湖卖艺讨生活的不容易,却不知各有各的苦,小姐也不易。”

苏承欢这一通感慨,发的有些凄凉,她是替苏碧如发的,是替苏月如发的,却也是替自己发的,以前只在戏中明争暗斗,步步为营,处处惊心,现在戏码搬到了生活中,她入了戏才发现,在这样一个大宅门里活着,还真不容易。

苏承欢接月如回家一事,惹的陆氏不高兴了好几日,嘴上虽没说什么,但是看着苏承欢的眼眸里,就透着对苏承欢的责怪。

这日的傍晚的,夕阳在天际铺了一条金黄色的毯子,远处的山脉都被映衬的一片温柔,苏承欢主动进了陆氏的房,看到陆氏正在剪纸,她轻轻的走了过去,在陆氏的对面落了座。

柔柔的唤了一声:“娘!”

陆氏抬眸看她,神色间有些疏离:“不是再练字吗?怎么过来了?”

自那日文斗比赛后,苏承欢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她的毛笔字有待改进,既入了乡,也就随个俗,学用毛笔写字。

苏承欢笑笑:“练得眼睛有些疼,就出去转了一圈,听喜鹊说娘在剪纸,便过来看看,和娘讨教讨教。”

毕竟是身上掉下的肉,陆氏虽然不满承欢这次的做法,也因此冷待了几天,但看承欢现在有意亲近,她也不忍心把她推拒门外。

“你小时候不是最不愿意学这了吗?觉着费事,学着用无用。”

“小时候性子野,现在长大了,晓得女子要温文贤淑最是好,而剪纸这门手艺活儿,又最是陶冶心境,所以想学来。”

听陆氏这语气,苏承欢就知道陆氏还是喜欢她的,不然她怎么会连她小时候的事儿都记得这般清楚,而且她又怎么真会和她展开剪纸这个话题。

陆氏看苏承欢真心想学的样子,变成桌上推了把精致的小剪刀过去:“想学,就跟着我。”

苏承欢高高兴兴的应了声“诶”,就搬了椅子靠近陆氏,亦步亦趋的学着陆氏的手势,跟着剪裁起来。

陆氏挑了简单的教她,不过是个红双喜字,这红双喜,苏承欢也会,不过为了讨陆氏的欢心,她故意剪的歪歪扭扭不成样子。

抖开后,她自己先笑了起来:“好丑,娘,你看我剪的好丑啊!”

陆氏举头过来看,眉宇间都是无可奈何之色:“就知道你不行,这一双红双喜,怕是白送人人家都不定会要,看着框框条条,都是七歪八扭的,和个够牙齿一样,你啊你,你就学不来大家闺秀的娴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