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狂妃

第51章

庶女狂妃 久雅阁 2457 2016-01-03 20:07:14

  第51章

“自然,还烦请六王爷不要把我烫伤一事说穿,不然以后我这把戏就没的耍了。”

“那以后,若我被人冤枉,你愿意以此法帮我吗?”他也没有继续刨根问底的追问,虽相处不久,但是他却了然了她的性子,那便是她不想说不想做的,勉强都勉强不得。

若是强求了,只会惹了她厌恶。

苏承欢闻言,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道:“你堂堂一个六王爷,整个苏城的老百姓见着你哪个不得点头哈腰的,敢问有谁敢污蔑你?”

景辰夜一面收拾药箱,一面头也不抬道:“你只说了苏城,那苏城之外的人呢?”

因为他低着头,所以苏承欢看不清他的表情。

苏承欢笑了笑:“真出了那种事儿再说,六王爷,今夜多谢你,我真要回去了。”

“我送你!”药箱里的东西,有条不紊的都被放回了远处,他笑着起身,送她往出走。

景辰夜把苏承欢送回之事,已经将近子夜了,苏承欢就好奇了怎么去的时候这么快,回来时候走了这许多路,当然她心里不排除景辰夜为了制造两人独处的机会,故意带她绕圈子了。

苏承欢也不说,有些事情点穿了还不如心里藏着,免得某些人借题发挥,涂惹两人尴尬了。

回了去后,陆氏尚未睡下,想来是一直等着苏承欢,看到苏承欢进来,陆氏三两步的小跑了过来,抱着苏承欢就打她的后背,力道不大,但是带着嗔怨的味道:“去哪里了,不是早从前头回来了吗?”

“娘没遣人去前院寻我吧!”若是如此,那吴氏肯定要追究她了。

陆氏松开了苏承欢,摇了摇头:“我知道你回来了,以为你又跑去那个鱼龙混杂的混地方去了,哪里敢去前院找你,若是寻到你还好说,寻不到不明摆着告诉太太们承欢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夜半三更还出去鬼混吗?——你到底去哪里了,该不会真去那个地方了吧?”

陆氏口中鱼龙混杂的混地方,说的想必是逍遥窟了。

苏承欢微笑着摇摇头:“自然不是!让娘挂心了,承欢不孝。”

陆氏眉心犹然蹙着:“那你说,去哪里了?”好似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苏承欢不想期满陆氏,于是伸出手对陆氏道:“手烫伤了,我怕娘看着难受,就自己出去找了个医馆包扎了一番,夜色太黑,我回来时候迷了路,走了半天总算回来了,所以才闹到了这个时辰。”

陆氏这才注意到苏承欢的手指包扎着,她惊了一跳,心疼的急声道:“怎么回事,怎么会烫伤的,是不是从被那锅热油给烫伤的,你不是说不说谎的人不会有事吗?让娘看看,严重不严重。”

“嘘!娘,低声点,别叫外人听去了。”苏承欢忙用手指压住陆氏的唇,然后压低了声音道,“我那油锅取铜钱以辨真假的法子,其实哪里有那么神,不过是我自己动了小手脚。”

陆氏一听,惊奇的抬起了头:“什么手脚?”

苏承欢贼贼的笑了起来,继续沉着嗓子凑到陆氏耳朵边儿道:“那油底下,其实搁着一锅底的醋呢,这醋一烧开不就冒咕嘟,而且贴着锅底,可比油热的快多了,老爷她们瞧见的沸腾冒烟的热油,其实都是锅底醋的功劳,醋热了,顶多烫伤,这油热了,可是炸熟了,我就捡着醋开后捡钱,其实上头的油还温和呢,和洗澡水一样。”

陆氏以前也是穷苦人家出生的,所以苏承欢想她必定知道醋和油混合,醋会落到油下层的事儿,也就没有多解释。

说实话让她解释醋为何在下,油为何在上,她都解释不来,她总不能告诉陆氏因为醋的密度比油的大,所以比油重,两者混合后醋就回落到油的下面。

就像让她解释醋为何比油先沸腾,为何沸腾时候会冒气泡之类的问题种种,她是不能搬出沸点,挥发之类的现代知识来的。

索性,陆氏有足够的生活常识,所以对于这些疑问,统统没了疑问。

听罢了苏承欢的话,陆氏表情先是惊奇,后则是压着声音笑的合不拢嘴,一手不住的拍打起苏承欢的手臂:“亏你想得出来,真是个绝顶聪明的孩子,娘以前怎么没有发现我们家承欢如此机灵。这次啊,那三小姐可算是遭了秧了,以前就对我们吹眉瞪眼的,今儿个居然还敢拿话污你,这种女人,要不得的很,老爷罚了她跪祠堂,三天三夜,不许她进半滴水,吃半粒米,这还是宽容了她了,最可恶那个逢春白眼狼的,要是让我见着她,我非剖开她的胸膛,看看里头长了一颗多黑的心。”

陆氏说的义愤填膺,苏承欢只是在一边淡淡含笑,云淡风轻。

当日晚上,苏承欢和陆氏聊了会儿,就各自回房歇下了,折腾了一番,苏承欢疲累的很,没多会儿就沉沉睡了去,尽是一夜无梦。

次日早上起来,她就摘掉了手指上的纱布,幸得景辰夜的及时处理,过了一个晚上,烫伤处除了有些红肿之外,看上去一切如常,她特地挑拣了一身湖蓝色水袖纱裙穿上,袖子长及指尖,正好能将那红肿指尖掩盖其下,若不仔细看,完全看不出什么异样。

用早膳的时候,刘妈妈和喜鹊你一言我一语义愤填膺的数落起了苏晓芙和逢春,一腔一口的都是替苏承欢打抱不平,苏承欢晓得两人是在拍马屁呢,她也不阻止,只顾自己吃饭。

刘妈妈和喜鹊说到兴起时,还手舞足蹈起来,但听得刘妈妈恶狠狠的道:“活该那个死逢春被关进黑屋子,那屋子闹着鬼,最好活生生吓死她。”

昨儿个晚上只从陆氏处听到了对苏三小姐的发落,至于这逢春的,陆氏说了前院还没个准确处置法子,她也不晓得,没想到尽然是送到黑房子。

逢春怎么说也是王爷府的侍妾,夫人身份,苏府处置逢春多少要顾念点长生府和六王爷的面子,如今居给了逢春关黑房子的重罚,想来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逢春已经被六王爷从侍妾名单中剔除了,是以苏老爷才有这个胆子这般处置逢春。

苏承欢是听说过这个黑屋子的,听苏月如说过,苏月如当时脸上那种惊悚惧怕的表情,苏承欢到现今还记忆犹新,不过说实话,换苏承欢,也会觉着害怕。

因为那黑房子除却闹鬼的恐怖一说外,还有一个厉害的地方,那就是黑房子里养了一只熊,真正的深山老黑熊,这黑熊的来源,还要追溯到逢春三四岁的时候。

那会儿苏家还不及如今这般发达,苏老爷手底下也没有培养现在这么多的亲信心腹,所有几单大生意,都要苏老爷亲自去跑。

苏老爷捡到这黑熊就是在一次往东北采购老山参的途中,当时这小黑熊不过是个襁褓中的婴孩,黑熊的母亲被人猎杀了倒在二十步开外的地儿。

苏老爷见那小黑熊目光里含着泪光,看着十分悲伤的模样,喉咙里呜呜的鸣叫着,尚不能走路就用四个蹄子蹭着往母熊的尸首处蹭,靠近母熊的时候,一口含住了母熊的**,吧唧吧唧的吮吸起来,吸了几口,好似明白了什么,眼泪哗啦的落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