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狂妃

第47章

庶女狂妃 久雅阁 2372 2015-12-29 20:12:03

  和苏府搭界,又以她苏承欢为话题切入,再仔细观察逢春的眼神,似乎带着得意劲儿有意无意的瞥了她好几眼,苏承欢顿然明白了,敢情这苏三小姐和逢春是联手冲着她来呢,不对,该不是冲着她和苏海来的吧,苏承欢可清楚的记得,她和苏海在长生府没规没距没大没小的闹了一会儿,还说了一些绝对不能被他人听去了的秘密话。

莫不是……

“三小姐,你就是善心,这种事情哪能瞒得住,整个长生府私底下都晓得了,总有一日会传到苏府来的,你现在做个好人,到时候在太太、老爷,大夫人眼里,就成了知情不报的恶人了,而且少爷他还小,若是早日说了,和某人隔离开来,许还能调教过来。”

苏承欢的猜想,在逢春的这句话里得到了百分百的印证,看样子,那日的事儿是真叫有心之人给看了去,该死的她尽然如此大意,落到现在这般被动的境地。

“可是这……”苏晓芙继续做着“好人”,目光却是明确的在苏海和苏承欢身上游走了一圈,脸色为难。

苏承欢看着苏晓芙和逢春,只觉得两人这一唱一和的都可以去考北影了,除却两人的眼神从一开始就有算计的成分不合格外,其余的配合,演技,还真不赖。

苏老爷看着她们两,又扫了苏海和苏承欢一眼,不高兴起来:“这什么事儿,晓芙,你但说无妨,既挑开了话,就别藏着掖着了。”

“这……”苏晓芙最后得逞关头了,还要意思意思的伪装一下,随后,才难为的沉沉叹了口气,“说出来,大娘可别见气,其实是那日承欢去长生府看病,不是小海陪着呢?府上丫鬟看到承欢亲昵的揉小海的头发,还直呼小海的名字,如此不算,承欢还对小海说,陆姨娘很想念他,让他以后有时间多去陆姨娘那走动走动,说是毕竟娘是亲生的好,还有……”

吴氏的脸色已经染了一片漆黑,闻得苏晓芙说还有两字,她冷酷的问道:“还有什么?”

“还有承欢她说,她说爹过世后,整个苏家反正都是小海的,所以现在即便有大娘您压着,等太太老爷一去,这当家做主的就是小海,什么都得凭小海的指示了,到时候让小海认回亲娘去。”

“胡说,三姐你这分明是胡说!”苏海听前半截,无话可讲,毕竟事实如此。听到后半截,他眼珠子都气的要掉出来了,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指着苏晓芙大吼道。

“啪!”猛烈一声拍击,源自老太太之手,吓的苏海一个哆嗦楞在了原地。

苏老太太痛心的扫了苏海一眼,苏海便再也没有勇气开口辩驳了,因为他虽然学问不深,但是却也看得懂,奶奶这是相信了苏晓芙的话,怕是他再如何辩驳都是无济于事。

他只担忧的看向苏承欢,他是苏家唯一的男丁,苏家再怎么也不会重罚了他,可是承欢不一样了。

她会要承受怎样的责骂和惩罚?

第一轮,便是从苏老太太口里出来的。

“承欢,真是想不到,想不到!送你上山抄经,不想你尽然一点礼义仁德都没有学到,心肠一条黑到了低,你不念大夫人养育了苏海这些年用心了心思,居然还怂恿苏海抛弃情比亲娘的人,转而去侍奉你那个一滴奶都没有喂过他的贱母?还盼着我和老爷去死?亏得我先前那般疼你,都白费了我心思,养了白眼狼了。”

苏老太太一根苍老的手指指着苏承欢的脸,嘴唇连着身子都在微微颤抖,看来是叫气的不轻。

观苏老爷,脸色如墨,虽比老太太冷静了些,但是那冰火交加的眼眸,却让人胆寒。

“晓芙,小海是怎么答的?”苏老爷保持着最后一份冷静,朝着苏晓芙问道。

苏晓芙看了苏海一眼,苏海是一副大无畏的精神,冷眼斜睨着苏晓芙,这对苏晓芙无疑是一种变相的挑衅。

果然,苏海的态度激怒了苏晓芙,她冷声道:“苏海当是就说好……”

“好放肆……少爷当时是这么说的。”一边的逢春只想对付苏承欢一人,她虽然恶毒,却属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型,不想牵累无辜,眼看着苏晓芙要拖了苏海下水,和之前排练的走偏了道儿,她忙起身接话。

“少爷说,好放肆的家伙,以后不许再说这些忤逆的话,不然就告诉我娘去,打断你的腿!”

吴氏的脸色转了一点血色,看着苏海的目光里,多了几分动情,伸手过去拉了苏海的手:“好孩子,娘就晓得你心向着娘,自幼你就是个听话的孩子,懂得心疼娘亲,娘的好孩子,娘知道你是个好孩子。”

苏海不愿苏承欢一人被污,一人受辱,他打心眼里喜欢苏承欢,所以开口道:“她们是冤枉我和我……”

“对,三小姐她们听到的确实属实。”有些事,她一人解决起来还方便点,苏海若是要强出头,反倒会把事情弄的越发的不可收拾,所以,赶在苏海说出接下来的话的时候,她一把截断了他所有的言语,一字不停的道,“但是她们有添油加醋的成分,我确实揉了少爷的脑袋,也直呼了少爷的名字,甚至说了我娘很想念少爷,至于后头,我没说没做,也不会承认,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人在做,神在看,太太不是最相信神佛了吗?我有一个法子,可以轻而易举的试验出三小姐是不是在冤枉我。”

“你……”不想苏承欢居然敢反抗,苏晓芙倒有些心虚起来,急着道,“我能说假话了,长生府上的婢女都知道了呢!”

“呵!”苏承欢冷笑,“即便都知道了,这世上也有一个词儿叫做以讹传讹,当然并不排除有人刻意陷害,我说了,我承认我娘很想念少爷之前的所有,但是对于让少爷去看我娘等等,我拒不承认,我走得直行得正,在山上的时候,主持曾亲自教给过我一个辩人真假的法子,我只问三小姐,你可愿意一试。”

老太太一听是住持教的,又看承欢这样坚定冷静的表情,倒有些踌躇起来,思虑了会儿,她开了口:“不妨一试,既然是住持教的,必定是佛主传授的。”

苏承欢是要庆幸,苏家有个这么信佛的老太太,自然她也是看准了老太太信佛,老太太权威至高无上这两点,才敢住持拿来当幌子的。

一听老太太都应承了,苏晓芙越发的心虚了,心里甚至有些隐隐害怕苏承欢的那个法子起来。

逢春见状,微微的凑了过来:“三小姐,世上拿来神佛之说,无非是那些善男信女的一个寄托罢了,她必定是在那装神弄鬼吓唬你呢,你可不敢现在就露出马脚了。”

逢春这么一说,苏晓芙心里安了许多,她确实并不信神佛之说,想着肯定如逢春说的,这是苏承欢迫她害怕露馅的心理战术,思及此,她大胆了起来,越发做出了一幅无所畏惧理直气壮的表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