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狂妃

第31章

庶女狂妃 久雅阁 2285 2015-12-12 01:41:00

  “放轿下来,去前头看看!”这种山路上,总是谨慎点的好。

轿夫应了一声,前头两个结伴前往探看,过了一会儿,折了回来,笑哈哈道:“五小姐,是个和尚,被住持罚呢!”

苏承欢轻轻一笑:“既如此,走吧!”

轿子继续往前,路过那人身边的时候,微风一阵吹来,撩动了菲薄的轿帘,微明的天色之中,只见一个穿着素服的男子跪在石阶上,似感应到苏承欢在看他,他也抬起了头。

清秀的很,眼神却透着一股不羁桀骜,虽只是匆匆一瞥,却也给苏承欢落了印象,轿子很快从和尚身边过去,不多会儿,就到了山顶。

太平寺门口,一个小沙弥似正在等候苏承欢,瞧着轿子到了,忙上来恭迎:“苏五小姐来了,小僧已恭候多时,住持正等着您呢,随小僧来吧。”

苏承欢印象中的住持,大多是华发苍颜,道骨仙风。

待随着小沙弥来到一处庭院,进了一间禅房,瞧见眼前这个乌发俊逸,笑容温婉的男人后,她才知道,原来住持,还可以是个年轻的帅哥。

在禅房里待的并不久,不过是听眼前的俊美住持说了些禅道,又晓得了他法号虚空,再明白了一天什么时候能进藏经阁抄书,那些经书能动,哪些不能动之类的交代话。

从禅房出来的时候,紫兰正在和一个陌生的男子说话,那男子衣着打扮瞧着就是苏府的下人,看见苏承欢出来,男子忙给她请了个安,而后回头对紫兰道:“那姐姐,小人先回去了。”

“恩!”紫兰挥挥手,看着那人离开,温顺的对苏承欢福身,“五小姐,斋饭备下了,起的早,也不曾用早膳,该饿了吧。”

苏承欢摇摇头,看向那下人离开的方向,问道:“府上有事来报?”

紫兰眼神一个闪烁,忙道:“无事,不过是来请示轿子能不能回去了,奴婢已经吩咐下去,让他们可以打道回府了。”

撒谎,明显的撒谎,这个人,分明不是那八个轿夫之中的,苏承欢晓得紫兰有事瞒着她,她也不戳穿,只装作信了:“其实也可以留他们用个斋饭,想必他们也饿着呢!”

紫兰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倒是奴婢考虑不周了。”

苏承欢淡笑:“算了,我们去用膳吧!”

“是!”紫兰应了声,在前头带路。

苏承欢心里一直惦记着紫兰瞒着她的事儿,从紫兰有意遮掩的态度中来看,想必这事情和她是有关的,而且必定不是什么好事。

一路上,苏承欢都在猜测。

难道是关于她母亲,想来不可能,苏府虽是经商世家,但是对于孝字却是极其看重,若是她母亲出事也不告诉她,不就有违了孝之根本?

再想,不然是逢春嫁过去出事了?这也不可能,逢春出事了,苏府就会处理,用得着来禀报一声紫兰吗?还要特地瞒着她吗?

又想最近可能会发生什么事,苏承欢的心口,忽的刺了一下,莫不是,苏碧如出事了。

今朝已是五月十八,再过两日就是苏碧如的婚期了,这门婚事,苏碧如是一万个不愿意,莫不是苏碧如为了逃婚,做了傻事?

心不在焉的走到一间小房,紫兰连着喊了她几声,她都未曾听到,知道紫兰走到她面前,抬了声音道“五小姐,你怎么了”,她才猛然还神,忙笑笑摇头以掩饰:“就是在想这几日要怎么过,周遭都是和尚,一时想的入神了。”

紫兰并未起疑,柔声道:“有奴婢给你做伴,你不必太多担忧,虽则这里都是男人,不过和太监也相去无二,不过是些和尚罢了!”

紫兰这一句“虽则这里都是男人,和太监也相去无二,不过是些和尚罢了”才落,就听得身后响起了一声冷哼:“哼!”

紫兰和苏承欢同时回了头,看着身后的和尚,紫兰的脸色顿然羞窘的一片通红,她哪里能想到身后居然会有个和尚。

苏承欢心底倒是偷笑了起来,看来背地里还真不能说人闲话。

那和尚苏承欢识得,便真是早上在上山路上遇到的那位,他眼神里的桀骜,让人过目难忘。

如今,他一双黑眸正带着讽刺的颜色看着紫兰,只把紫兰看的更为窘迫,忙解释道:“师傅,对不住,我不过是打个比方,没有什么其他意思的。”

那和尚又是一声冷哼,冰着一张脸孔,不再理会紫兰,而是径自朝着东边的一条小道而去。

看着他走远,紫兰才大大的吐了口气,面色依然红着,低声道:“当真是难为情了,那和尚切莫和其他和尚去说,不然这太平寺,奴婢是呆不下去了。”

苏承欢假意安慰:“看着不是那种合群性子,应不会传播的,吃饭吧!”

两人前后进入小屋,用了些清粥小菜,虽是素食,倒也算合口,苏承欢只大鱼大肉惯了,吃吃素食养养身。

饭罢,紫兰将苏承欢送到了藏经阁,因着藏经阁规矩,只有受过斋戒的人才能进入,是以紫兰被挡在了门口,只苏承欢一人被允了入内。

藏经阁甚大,中间立着两行书架,书架上蒙着拨入蝉翼的黄色幕布,像是用来阻隔灰尘的,满阁楼透着一股淡淡的书卷香,往里去,书卷香淡了去,更多的便是一股深沉的檀木香。

一个大和尚领了苏承欢入内,将她引到一张靠窗的桌子前,从左起第三个书架上取了一本经书过来,对她道:“施主,这便是《吉祥经》,笔墨纸砚已给施主备下,施主要心无杂念,诚心向佛,日誊三百遍,一可保您宅邸平安,二可保您父母长寿,三也是给您自身积德积福。”

那和尚说了一通,苏承欢只左耳朵进,右耳多出,甚至于将那和尚和做推销的人重叠在了一块儿,只嫉妒而好笑起来。

和尚以为她都听进去了,说罢后就退了下来,屋子里顿然只剩下苏承欢一人。

信手翻开经书,看了两行,倒有些意思。

勿近愚痴人,应与智者交,尊敬有德者,是为最吉祥!

居住适宜处,往昔有德行,置身于正道,是为最吉祥!

不过再有意思的东西,誊抄个三百遍,都变得无趣了。

取了毛笔,发愁的看着眼前的经书,她蹙眉想着法子,这时代也没有个印刷术,三百遍,当真是个天文数字了。

思想着,忽的心生一计,左右顾盼一番,取了镇纸,将毛笔拿到窗台上,用力一砸,毛笔顿然四分五裂,变成了条条竹棍。

她贼笑一声,将小竹棍做成了一个U字框架,这么一来,一次能抄两章了。

事实上,即便一次能抄两章,要抄完三百遍,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午膳时候,她也才完成了一百多遍,人倒是累的半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