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狂妃

第82章

庶女狂妃 久雅阁 2365 2016-02-03 20:03:46

  第82章

思琴并没有对苏承欢表现的多感激,只顾着自己埋头做活,她脸上的皮肤虽然黑,但是手却十分的白嫩,水葱般的十根手指的,修长漂亮,指教修剪的十分的干净,这点倒是和悠然又有几分相像,悠然也从来不蓄指教。

思琴做活的时候,苏承欢就一直站在边上,看着她,不晓得的人以为她是在监督她,许连思琴本人,也是如此觉得,所以故意一直背对着她,留给背影被她。

苏承欢其实目光早已经涣散的,眼前糊糊的一片,思琴是个什么样子,她早就看不清楚,因为她的心思,已经游离了身体,飘回到了那些年,那些岁月,那些时光。

十二岁那年,她是个孤儿。

悠然说:“七初,我妈妈肚子里的弟弟,又掉了,这是第五次了,我爸爸说,要妈妈去结扎了,别生了,要真想要两个孩子,就再去领养一个,我和我爸爸妈妈说,让她们带你回家。”

十五岁那年,她被小流氓调戏。

悠然说:“谁敢惹你,我就打谁,打的他哭爹喊娘尿裤子,跪下来给你舔鞋子。”

十七岁那年,她们高中毕业。

悠然说:“考吧,你考上北影,当上明星,我就给你做保镖,经纪人,咱姐妹两,一辈子都在一起。”

二十岁那年,她和一个有名的电影制作公司签订合约。

悠然说:“丫的不等我大学毕业,有你好受的,限你在我大四毕业前,变成超级大明星,然后到时候我一毕业,就直接奔你那,做你的经纪人,保镖,拿高工资,开豪车,爽啊。所以,为了我的钱途,你一定要成为超级大明星。”

二十三岁那年,她差点被潜规则。

悠然说:“我还是那句话,谁敢惹你,我就打水,打的他哭爹喊娘尿裤子,跪下来给你舔鞋子。”

二十八岁那年,她夺得奥斯卡最佳女演员奖,被封为新一代奥斯卡影后,东方丽人。

悠然说:“以后,要更小心保护你了。”

以后……尽然没了以后。

若是上帝问她,苏承欢,这辈子你最爱的人是谁,苏承欢必定会脱口而出:“叶悠然。”

如果上帝再问她,如果给她一个重来一次的机会,她最想和悠然说的话是什么,苏承欢会说:“少发脾气,小心肝。”

想到叶悠然爆发时候样子,苏承欢不由的轻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眶就湿润了。

一边的思琴听着她的笑声回过头,看到她的模样不由的楞了一下,脱口而出:“你怎么了?”

前头并没有加什么敬辞,苏承欢联想到思琴的那句“要是有,我还能沦为奴仆,供你们使唤。”,她猜想,思琴以前必定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所以作为丫鬟的规矩,她其实并不懂。

苏承欢并不介意,她抹了把眼泪,笑道:“想了些事情,可能想的太入神了。”

“哦!”思琴听完她的话,继续回头擦桌子,擦着擦着忽然转过了身,看向苏承欢:“小姐……”

大概是有事要问她,所以称呼了她一声。

苏承欢应了一声:“什么事?”

“你娘凶不凶,打不打人?”思琴表情看着十分的认真,却并不紧张,好像只是在确认某些事情而已。

苏承欢的笑道:“不犯错误,听她的话,就不打。”

“那就好!”说着,她又放心的去的擦拭起了桌子。

“怎么,你怕她打你?”

思琴边擦桌子,边头也不回的道:“是人都怕挨打,世上最难吃的苦头,就是皮肉苦头的,抽在身上,生疼生疼的。”

“你挨过打?”苏承欢走了过来,并未做下,而是半倚靠在了桌子上,偏过头看向思琴。

思琴抬起头和她对了一眼,又低下头认真的擦拭起了桌子:“当然,我家败落后,我可没少吃苦头。”

“你家以前也是大户?”苏承欢问出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呵呵,不提也罢,往事如过眼烟云,富贵如幻影浮尘,追忆徒惹伤悲。”

思琴几句话出,苏承欢先是有些吃惊,很快就明白,她以前是从大户出来的小姐,肯定有些学问的,能说几句文雅的话,也是正常的事情。

苏承欢忽的就很喜欢和思琴说话,总觉得这丫头就像是一杯茶,看着只是那么一杯茶,却含着不少的文化和味道。

“京城都有些什么好玩的?”苏承欢问的时候,脑子里浮现的是老北京的样子的,偌大的故宫,胡同,四合院,天桥卖艺的,还有路边捏糖人的,再有就是提着鸟笼子在街上溜达富二代,在街上策马狂奔的官二代。

思琴停下了手里的活儿,看向苏承欢,苏承欢本以为会听到一连串人文景色,风俗文化,却只听到淡淡几个字:“没什么好玩的,破落地方,要什么没什么。”

她这是在应付她呢,还是京城就这模样?

“破落?天子脚下,尽然会破落?”苏承欢一脸的惊讶之色,看上去是个十足的没见过世面的小姐模样。

思琴点点头,表情还是那般的淡然,却并不冷漠,也没有不耐烦的样子:“嗯,你若是不信,以后有机会可以去看看,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了。”

这次,她又没有用敬辞,直接喊的“你”。

苏承欢好似挺喜欢她这样和她说话,微微一笑:“有机会,我倒真要去看看的,呵,你忙吧,我暂住陈楼,前头不远,若是我娘她为难你,你可以来找找。”

思琴点点头,算是领情了。

往陈楼去的路上,苏承欢遇见了迎面而来的月如,脸上有几分着急之色,看到苏承欢的,忙小跑了过来。

“五姐!”

“怎么了?”

“哎,你可能不知道,外头现在在传,说你和马斌的婚事给吹了,我都急死了,这可如何是好,我们要不要出面解释一下。”

苏承欢原本的好心情,一下子被沉重给替代,月如这,看样子,拖也是拖不住的,瞒也瞒不了多久。

她含着歉意,看着月如:“月如,你听五姐说句话。”

“什么话?”苏月如抬起头,大眼睛里的纯真,倒影除了苏承欢自私的脸孔,苏承欢都不敢直视那眸子。

“其实,和马斌的婚事,是真的吹了。”

“什,什么……”苏月如跌跌撞撞的往后倒了几步,反应比陆氏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时候还要震惊,也难怪,陆氏反正不过是损失了一个好女婿而已,只要苏承欢这个女儿在,好女婿还会有第二个。

而苏月如不同,她损失的,可是一份心心念念,期期盼盼的感情和婚姻。

“怎么,怎么会这样?什么时候的事儿?”

苏承欢不想再欺骗苏月如:“就是那个阴天,我出去,其实是为了去还马斌玉如意。”

“谁,谁让你还的?”月如哭起来,大声的质问道,“看老爷知道,不打断你的腿。”

苏承欢要身手抱她,被她躲开,气急败坏的看着苏承欢:“你看你,自作主张,你看你,你看你,我要告诉老爷去,我要告诉老爷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