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狂妃

第74章

庶女狂妃 久雅阁 2353 2016-01-26 22:03:34

  第74章

苏承欢水眸雾气氤氲的看着苏老爷:“能行嘛?”

苏老爷见承欢是答应了,笑着道:“他都能把玉如意相赠了,怎不能行。”

苏承欢勉强笑笑:“就怕我在他心里头,地位终究抵不过他的双亲,若是说不服他,我也就只有做妾的命。”

“傻孩子,说的什么丧气话。”

苏老爷就怕苏承欢不争取,要晓得若是苏承欢不过是个妾,那等马斌娶了正室之后,苏马两家的生意往来,哪里轮的上承欢说半句话。

他来找承欢,面露亲和之色,便是想让承欢去求求马斌,求个正妻来做。

马老爷立苏承欢给马斌做小这事儿虽然不一定是真的,可苏老爷是个生意人,他要做好万全的准备,以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

苏老爷的心思,全在苏承欢的眼里,苏承欢那委屈的小模样,全是做给苏老爷看的,听到这个消息,其实她是欢喜的,在这种大户人家,宁可把女儿嫁到中等人家做正室,也不会愿意把女儿嫁到上等人家做妾。

做了妾,就等于对娘家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了,就想苏晓芙,苏老爷把大女儿嫁给京城明阳山庄的少庄主为正室,得了明阳山庄木材生意的一半经营权;把二女儿嫁给了江南敕造的公子,得了和皇宫做生意的机会;就只有苏晓芙,嫁给六王爷为侍妾,没捞到半分好处,还被送了回来待家调教,得了的只有脸面扫地。

苏承欢知道,如若马老爷只肯收她做马斌的小妾,苏老爷是怎么都不可能答应这门婚事的。

苏承欢的窃喜,不会放在脸上,只藏在心里。

她嘴上答应了苏老爷,尝试说服下马斌改变马老爷的主意,心里却想着打着噼里啪啦的如意算盘。

三日后。

苏承欢再次招苏老爷传唤,一进去,苏老爷才开口问她可约见过马斌没,苏承欢的眼泪就落了下来,又急又快。

“见了,呜呜!”她哭的有些泣不成声,说不出话来,苏老爷顿时明白了,气恼的一拍桌子,跳了起来:“这个马斌,我道他有多喜欢你,原来也不过是个登徒子,想占你便宜罢了,把那玉如意还给他,马家这门亲事,白送我我都不要了。”

“老爷,老爷!”苏承欢哭的“凄惨”,“我不介意做小的。”

“闭嘴!”苏老爷心情不佳,态度也恶劣了起来,“由不得你,就算你和他海誓山盟,私定了终身,也必须给我散了,做小的,你倒我苏家丢得起这个脸。”

“可是老爷,我真的很喜欢马斌,他也很喜欢我,他说了,就算是做小的,也会对我好的。”苏承欢为自己和马斌的这份“感情”,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苏老爷瞪了苏承欢一眼:“马斌的事,以后谈都不用谈了,那柄玉如意,立刻给我还回去。”

“老爷,我……”

“你再敢多言,我就把你关黑屋子。”苏老爷当真是气极了,满心欢喜的事情,居然落了个大大的失望,他能不气。

见苏老爷发怒了,苏承欢不敢多言,只能哭哭啼啼悲凉的点了点头:“我不敢了,老爷饶命。”

见苏承欢被吓到,又哭的泪人儿一个,楚楚可怜的,苏老爷也于心不忍,过来拍了拍苏承欢的肩膀:“把玉如意还了人家,你还小,这亲事不必着急,爹会托你大姐二姐,给你寻个更好的,把你风风光光的嫁过去做大奶奶。”

苏承欢满腹伤怀,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一语不发。

等到苏老爷带着丫鬟出去后,苏承欢瞬间收敛了悲戚的表情,嘴角微微上扬,笑的无比的奸诈和得意。

哭红的双眼,满面的泪水,配上这种表情,让她整个人看上去,说不出的阴险。

马斌这件事上,苏承欢确实阴险了好几把。

她本是设计让苏月如替自己嫁过去,为此安排了一个周密的计划,在她看来,马斌对她的喜欢,不过是一时迷恋罢了,那样的男人,心性浮夸,行为放荡,言语粗鄙,哪能真对女子动了真心,所以即便月如嫁过去,他一开始不乐意,渐渐的可定也会习惯。

不过她没想到,事情有变,马老爷居然从中推波助澜了一把,她还真谢谢马老爷,酿的一手好酒外,还看不上她这个庶小姐。

苏承欢做三流小明星的时候,最怕被人看不起,不过这会儿,她却要谢谢这个看不起。

对马斌做的第二件阴险的事儿,就是这一出了,其实苏承欢压根就没去找马斌,这三天,她正悠闲悠闲的等着苏老爷来传她问话呢,她那自来水龙头一样随开随停的眼泪,也早就做好了准备。

今日看来,苏老爷这里,她算是搞定了,接下来,只要“乖乖听话”,按着苏老爷的名伶,把玉如意还给马斌,顺便给马斌带些“苏老爷”的话过去。

苏承欢的笑容,扬的更高,如此也好,一切都回归原点,她还是是她,马斌也还是马斌,两人之间,再无束缚。

苏承欢算好了一切,也以为一切都会按着她的预想顺利进行,唯独却算漏了一个人,她不曾想,正是这个人,将她满盘计划,毁于一旦。

送玉如意回去的事儿,是当务之急,可偏生天公不作美,尽然下了一整夜的瓢泼大雨,待得清晨起来的时候,地上都淌成了小河,一脚下去,没了半管裤腿。

苏承欢只能按捺着性子,等着放晴。

“五姐,五姐,快出来拉我一把!”

苏承欢正临床练字,打发时间,忽就听到了外头有人喊她,听着声音是月如的。

“刘妈妈,去瞧瞧!”

苏承欢对一边打盹的刘妈妈吩咐一声。

刘妈妈一个激灵起来,忙往外走去,不一会儿,带着浑身湿漉漉,冻得嘴唇发紫的苏月如进来,边往里头领边埋怨:“这样的日子,六小姐怎么不知道爱惜点身子,还往外跑。”

苏月如虽然样子狼狈,如同刚从水渠里捞出来的,但是听到刘妈妈好心关怀,她裂开嘴,纯真可爱的冲刘妈妈吐了吐舌头:“有事找五姐呢!”

苏承欢看苏月如冷的很的样子,皱了眉头,对刘妈妈吩咐:“弄些热水来,再去熬碗姜茶给六小姐驱驱寒。”

刘妈妈应了声下去,苏月如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了几圈,瞥见屏风上苏承欢的披风,忙拿过来裹上,一面裹一面跳着两只脚窝着身子取暖:“好冷好冷,一阵秋雨一阵凉,昨日还不觉着天寒,这会儿尽跟个早冬一样。”

苏承欢伸手掩上书桌前的窗户,又从衣柜里翻出一套自己厚实的衣裳拿到苏月如面前:“换上去!”

苏月如调皮的挽住她的手,笑嘻嘻道:“就知道五姐心疼我,我这就换上。”

刘妈妈捧着姜汤进来后不久,苏月如也换好了衣服,正用一块帕子拧着头发上的水,看到刘妈妈端着姜汤站着,上前捧住就猛喝了一大口,嘴巴甜甜的给刘妈妈道了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