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狂妃

第54章

庶女狂妃 久雅阁 2338 2016-01-06 20:02:45

  第54章

她明白了,他就是想要把她逼进去看他洗澡。

罢了,男人洗澡,又不是没见过。

早年还是个名不见今转的小配角的时候,她还接过洗浴中心提供特殊服务的按摩小妹的角色,当时可是看了一堆老男人洗澡的样子,虽然导演有要求他们穿上裤衩,但是那白花花的肥肉还是哗哗的都飞入了苏承欢的眼睛里。

现在,不过是看一个的,方才虽然只一瞥,但是她还是记住了景辰夜的浴桶,有半人高。

她大大的呼出了一口气,再度推门而入,然后,脸色镇定,目光清冷的看着景辰夜道:“这样,六王爷总听得清楚了吧!”

他满意的勾起了嘴角,有些邪魅:“说罢,何事!”

“我请你出面,救救逢春!”美男当前,苏承欢却是目不斜视,就只看着景辰夜的脸,脸部一下的地方,即便是眼角余光,她都懒得扫一下。

景辰夜懒散的用手指轻轻拍击着睡眠的,半抬起脑袋看着她:“怎么,想上演一出以德报怨啊?你就忘记了她怎么对你的了?”

“即便她曾经算计过我,但是也罪不至死,六王爷可能还不知道吧,就因为你一纸休书弃之不管的,苏老爷现在要把逢春往死路上送了。她总归曾经是你的侍妾,你总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吧?”苏承欢说了她不是来求人的,而是来传达消息的,现在她的姿态,就是一个传话者的姿态。

景辰夜闻言,半个身子从浴桶里支了起来,蹙着眉道:“怎么说?”看来还是有些善心的。

苏承欢就抓住了他这点善心,把苏府的小黑屋,逢春现在的所在等等简明扼要的讲给景辰夜听,末了补充了一句:“你看吧,要不要救人,也不是什么杀人犯法的罪行,我想六王爷不可能这点仁慈之心都没有。”

景辰夜笑了起来,重新又懒散的倒回了浴桶之中:“怎么的,激将法,看来你对那逢春有几分上心吗?过来,给我擦背,如果我舒服了,我就答应出面。”

苏承欢身侧的拳头微微紧了一紧,按耐着性子道:“王爷,我不是来玩以德报怨的,只是觉着逢春年纪轻轻的怪可惜的罢了,你愿不愿意救是你的事,我没有义务要给你擦背,外头还有人等着我,我要走了。”

苏承欢敢这么说,自然是她摸透了景辰夜的性子,知道他必定会去救逢春,不然听到逢春可能会死的消息,他也不会一下子从浴桶里直起了身子,他现在这样,不过是借机戏弄一下苏承欢,苏承欢不是玩偶,自不会听凭他摆布。

撂下了这一番话,她头也不会的就要走,腰间忽然一紧,被一条白绳勾了住,她低头看,居然是景辰夜的白色里衣,不免微微有些恼:“王爷这是做什么?”

“你说有人等你,可是一个男的?”

苏承欢点点头,并未否认:“男的!”

也容不得她否认,因为丫鬟进来禀告的时候,早就说了苏承欢是和一个青年男子一道做马车来的,那男子约摸二十岁光景,高瘦身材,长的俊美。

景辰夜一直就在寻死,那男人会不会是马斌。

见着苏承欢说有人等着急着走,他满心不痛快起来,所以才会甩出衣服缠住她的腰肢,不让她离开,甚至用一种带着酸味的,盘问的语气向她问话。

听到她承认,景辰夜越发的不快了:“是不是马斌?”

“是!”苏承欢再次没有否定。

腰间陡然感觉到一阵用力的收紧,苏承欢从腰上的白色里衣上,感受到了景辰夜的怒气。

不过就在苏承欢以为他要发脾气的时候,他却松开了她:“走吧,别让你的情郎久等了。”

苏承欢好奇他怎么就这么大方,语气里都听不出什么戏谑或者吃醋的味道,而是挺真诚挺认真的,不过既然放她走,那她是半刻中的都不想久留,直接走了出去。

时间不多,才不过半个时辰,马斌等的却有点望眼欲穿,甚至有了一种一刻不见如隔三秋的感慨,看到苏承欢出来的一瞬,他满面欢喜的迎了过去:“事情办妥了?”

苏承欢点点头,看着天色也不早了,快到午膳时间,若是再不回去,喜鹊找不到她用午膳,就不好了。

于是她伸手就拦下了一辆马车,对马斌招招手:“上车。”

马斌瞧着她脸色有些焦急,赶忙上了车,苏承欢对车夫吩咐了何山路,也就是逍遥窟所在的地方,随后窝回了车子里,对马斌感激一笑:“等久了吧?”

“有点!”马斌脱口而出,随后忙道,“没,没呢,等你再久我都愿意。”

苏承欢轻笑了起来:“今日真是劳烦你了。”

“瞧你,说哪里的话,为你做这点小事也叫劳烦,那以后我都不敢替你办事了。”马斌这人,多少有带你油枪滑舌,经商的,嘴皮子功夫都是上乘的。

苏承欢知道马斌是在给她献殷勤,她没把马斌的殷勤往心里去,她知道,玉如意的事情还没搞定之前,和马斌的关系最好处于“镜中之花,水中之月”那种朦胧的地步。

不要戳穿,免得欠了人家一玉如意的情,也不能太投入,免得人家抱的幻想和希望太高,最后跌的太疼太重太没面子。

苏承欢对于这一点,有自信把握在一个恰到好处的地方,她这种既不给人希望,又不让人失望的朦胧态度对马斌来说可是一种折磨,不过折磨也快乐着,大概是因为真的太喜欢她了,以至于猜测她的心,都成了一种乐趣。

回到苏府,苏承欢才想起自己落了句重要的话没有同景辰夜说,那就是让景辰夜不要把她今儿个老过的事情说出去,也叮嘱属下的那些人不要说,她只希望景辰夜知道这里头的利害关系,不会到处乱说。

苏承欢是赶上了中午饭,却还是挨了陆氏一顿盘问,这次陆氏又紧张兮兮的问她是不是以后去那个混地方了,苏承欢自然是摇头否认。

陆氏会如此紧张,无非就是为了苏碧如的事情,那日饭桌上,刘妈妈说了一半被陆氏打断的话,就是说苏碧如这件事,其实苏家也将苏承欢算到里头去过,毕竟带苏碧如去逍遥窟,认识了那个秀才,不是苏月如一个人的事,苏承欢也是有参与的。

但可能是太太念她在吃斋念佛抄写经文,就姑息了她,所以刘妈妈才会说“若不是小姐上山抄经有功劳,小姐也不定被牵累其中”这段话。

陆氏见苏承欢摇头才放心下来,末了还不忘语重心长的教育她:“好孩子,娘下半辈子都指望你了,那个混地方太太们是不许你再去的,你也不要动心思想出去,不然要是传到太太耳朵里,你之前积下的福气就都白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