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狂妃

第38章

庶女狂妃 久雅阁 2283 2015-12-19 01:32:11

  若是不送回来,他就安心的等她过十六岁,然后上门提亲。

马斌的算盘打的不差,因着苏承欢愿意暂为保管如意,心情大好起来,言辞间,也有了几分逍遥窟里眉飞色舞:“你可知道,因为你四姐的事情,我把逍遥窟里的穷书生都给赶走了,那些个无赖,原是看着他们又几分才情,能活络下气氛,所以才许他们进出的,不想尽是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主儿,平素里白吃白喝的供着他们,把他们供的越发的不识相了。”

苏承欢只是淡淡一笑,对此表现的并不关心。

马斌有些尴尬起来,去更是为苏承欢的性子所吸引,这样淡淡的女子,这样目空一切却又不狂妄自大的女子,这样眼神漠然动作慵懒的女子,真像是猫儿一样,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挠的他的心——蠢蠢欲动。

马斌又和苏承欢说了些话儿,无非就是逍遥窟里事儿,见苏承欢虽然反应漠然,却不至于反感,他说的越发的起劲,不觉落到了苏月如的身上。

“月如明儿个下午就上山了,说是要出家,那次哭哭啼啼的求我……”说到这,他停了话。

苏承欢大概猜到什么了,因为之前那个吕银不是说了句“苏月如巴巴的要攀你”,想来是月如知道自己要被送到静心庵当尼姑,所以暗地里去求过马斌,希望马斌上苏家提亲,要了她,这样苏老爷就会看在马家财力的份上,饶了苏月如。

结果不用苏承欢猜,就已经摆在了眼前。

“萧姨娘受了什么惩罚,你可知道?”苏月如是当了尼姑,苏承欢想着处罚对于一个对世界充满美好幻想的少女来说,确实是残忍了些,但月如尚未懂事,就要受到这样的出发,萧姨娘作为娘亲,不晓得会如何。

虽则嫌少和萧姨娘走动,但是明儿个要回家了,对于家里的情况,苏承欢总想着先打听些,好有个准备,晓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该讲,什么不该讲。

马斌神秘兮兮的凑了过来,苏承欢本能的错开了一步,马斌啧了一声,拉住了她的袖子:“躲啥,大白日的,我能对你做什么——你那萧姨娘可惨了,听说被苏老爷卖了,这事儿,可不敢声张,我也是听我爹说的,别人都不晓得呢!”

“那你爹怎么会知道?”苏承欢皱眉。

“我爹是商会的,这事是商会里的人吃饭,苏老爷喝醉了说出来的,谁都不敢声张,怕得罪了苏老爷,就家里人偷偷的说呢!”马斌一脸紧张兮兮又神秘兮兮的道。

苏承欢眉心蹙的更紧了,卖老婆,若是不是酒后戏言,不是气话,是真的的话,那这个苏老爷,也太要不得了。

风雨小了些,马斌才下的山,苏承欢抱着那个玉如意匣子正要往回走,路过金刚堂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了奚清风。

他斜倚在廊柱上,双手交叠在胸前,下半身的青灰色衣裳都被打了个透视,贴在脚脖子上,他却好似浑然不觉,只定定的遥望着西北方向,许是他看的太过专注,连苏承欢靠近也未曾发现。

苏承欢站在他身后,顺着他目光的方向将手比在额头上,向远方眺望,一会儿后,目光收了回来,开口:“想家了?”

奚清风吓了一跳,看样子是真的看的太专注了。

不过看清楚面前的人后,他很快就还过了神:“是你啊!”

“那个方向,是你的家乡?”奚清风曾经说过他的家在北方,苏承欢记得。

奚清风面色沉俊,并未回答苏承欢,而是扫向了她怀中的精致木盒子:“什么东西?”

“一柄玉如意。”苏承欢轻笑,边说着,边稍稍打开了盒子给奚清风看。

奚清风一眼就扫到了盒子上盖上的乳黄色信封,他略显的无礼的探入了盒子,一手拔出了书信,凝眉道:“今天山上只来过两个年轻人,是他们送你的?”

边说着,边不顾这封信的主人非他,就一把撕开了信封。

苏承欢眉心微微一紧,有些不悦,伸手去夺信:“你做什么,这是我替人暂时保管的。”

看她抢信,奚清风的眼神更加的凌烈沉郁,身子轻巧易躲的,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抽出了信,抖了开来。

只看了一眼,他的脸色就难看了。

而苏承欢的脸色相较于他,也没有好看到哪里去。

虽然知道他这个人的行为言谈不能用常理来推测,但是苏承欢不想他会如此的不懂礼貌,居然私自拆他人信件。

盒子里有封信,苏承欢是万万没有想到的,看到这封信的一瞬,她也明白了马斌把东西暂存于她处的真正目的,她晓得这必定是一封情书,眼见着奚清风肆无忌惮的浏览者她的情书,苏承欢满心的不悦,虽然她也并不在乎这份信,但是不代表她愿意和人分享。

“还给我!”她大步上前,猛一把扯过了信。

“嘶——”一声,整封信被对半扯开,碎成了两片。

奚清风的脸色难看的如同泼了墨,他质问:“是不是那两个男的给你的?”

听这语气,好似他是她的谁一样。

不过是相处过几次,一起吃过饭喝过酒逛过青楼,她和他之间,仅此而已,他用得着用这种审问罪犯的语气对她吗?

她冷漠的将那半截信纸捏成了球,丢到了走廊外的水池里:“奚清风,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你又不是我的谁,我也不是你的谁,就算是朋友,关心也不用到这种程度!”

奚清风整个怔在了原地,纠结着眉头用力的看着苏承欢,半晌,他开了口,语气不再咄咄逼人,而是带着几分的落寞:“苏承欢!你是苏承欢。”

不明白他说的什么,苏承欢上前从他手里夺过了剩下的半截信纸,一并揉成团丢到了水里:“以后请改改不顾别人意愿行事的性子吧。”

说罢,苏承欢抱着盒子转身就要走,才没走几步,胳膊上传来了一阵拉扯:“等等,陪我会儿,就一会儿。”

那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哀求,苏承欢对奚清风,真是越发的搞不清楚了,若是说他喜欢她,不太可能,她可不认为一个男人会在喜欢的女人面前和妓院的姑娘搂搂抱抱。

可若是不是因为喜欢她,又怎么会有这许多古怪的言谈举止。

不管了,反正明日下山,便是难得再见,苏承欢懒得费时间分析这个问题,对于奚清风近乎哀求的挽留,她也没有领情:“我还要回藏经阁,走了。”

说罢,头也不回的往前而去,留了奚清风一人在原地呆立着。

最后一日的经书抄完后,苏承欢和主持告了别的,然后回了静心庵沐浴用膳,紫兰已经把行李收拾了妥当,天一亮就有轿子上山来接两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