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只恋弃妃

11堡主发怒

只恋弃妃 喜洋洋 1468 2009-08-13 10:51:13

    听到外面的人都知道的时候,小文就吓得差点哭了出来。堡主警告是过自己,这件事是不能随便乱说的,她的嘴闭的严严实实的,可……

  那些人是怎么知道的?堡主自然是不会说的,而小姐就更不会说的。那当时知情之人,好像……

  好像就只剩下她一个了!这……

  如果堡主怀疑是她说的话,那她还有命活下去吗?看看二夫人,也不过是说了一句话而已,堡主就差点要了她的命。她是夫人啊,而自己呢,也不过是个丫头而已,要怎么办?

  “小文,我还不相信你吗?说不定,是那个采花贼传出去的也不一定。你就不要怕了,有我在,没事的!”

  琪琪看了地上磕着头的小文一眼,她现在好累好累,她想要好好的睡上一觉,可为什么外面的事情就这么的多呢?他们一个个都是好心,但谁对自己又是真意呢?

  “小姐,堡主不会……”

  小文颤抖的抬起头,刚刚的堡主好可怕,她现在还小,还没有活够,还不想死啊。

  “没事!”

  淡淡的应了一声,琪琪闭上眼:或许人都是自私的吧,就像刚刚,小文明明知道她的心里也不好受,可偏偏她却不先来安慰自己,反而是先要确定她自己有没有事。其实,他们也都没有事的,有事的只有她一个而已。

  眯上眼睛,琪琪决定先睡一觉,或许一切如梦,当梦醒了的时候,她还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姑娘,昨夜今天的一切,只是一个梦境而已。

  …………

  看着琪琪落寞的离开,堡主本来想跟着过去,但看到她眼中的一抹疲惫之色,他才忍下要陪着她的冲动,看了身边的一行人一眼,冷声道:

  “走!”

  一行人,除了二夫人被人抬走,其余的都跟着到了大堂,众人颤抖的看着那个一脸阴郁的男人,虽然大家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那明显的冷气,却是人人都能明显的感觉出来的。就像刚刚的二夫人,也不过是说了一句话而已,人能不能救得过来都是一个问题。

  “巧云啊,你跟着我有几年了?”

  大手轻轻地弹着桌子,堡主忽然抬起头,看着紧张的要命的史巧云,若有所思的问的。

  “十年……”

  听到这句话,大夫人的整张脸都煞白煞白的,堡主现在是多么的生气,如果他暴怒异常的话,说不定还会好点,但听到现在他平静无波的语气,她的心就颤抖的厉害:不知道今天,堡主会怎样的生气,而自己,是不是会比之亚薇,还要凄惨?

  “十年了吗?”

  停了有半盏茶的功夫,他的嘴角忽然微微的翘了气来,十年,的确是不短。记得十年之前,琪琪还很小很小,一看到他就钻到他的怀里,一刻也不想离开。还记得有一次,也是在她五六岁的时候,她摸着他的脸,好奇的问道:

  “爹爹,你长的好漂亮哦!”

  如果换成是别人,敢这么说话的话,他早就一巴掌拍飞了她了,可偏偏,现在的这个女子是琪琪,是他最爱的女儿,他不悦的皱皱眉头:

  “琪琪,爹爹是男人,是不能说漂亮的。”

  “为什么啊?可是爹爹怎么总是夸着琪琪漂亮呢?”

  不解的看着他,她的小手摸到他的眉头上,笑道:

  “爹爹啊,你不要皱着眉头了,这样皱就不漂亮了!”

  童稚的声音,认真的表情,他记得清清楚楚。当时他也说过:

  “琪琪不乖了,爹爹说过男人不能说漂亮的,琪琪还这么的说爹爹?”

  “琪琪知道了。爹爹,可是你要是不漂亮了,琪琪大了就不嫁给你了……”

  ……

  “是……是十年了……”

  大夫人不知道堡主要说什么,她小声的重复着,也打断了堡主的思绪,他不悦的皱皱眉,眼中闪过一丝的厌弃:

  “哼,十年了,你都没有学会要怎么当这个家吗?出了这样的事,你不但不去查清谣言的源头,反而……哼,巧云啊,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怒哼一声,但也只是片刻后,他的声音又恢复了淡淡的玩味,大夫人的脸上冷汗直冒,今天当着这么多奴才的面,他这么的不给自己留面子,是不是说明了她辛辛苦苦经营了十多年的势力,要失势了?

  脸上冷汗直冒,吓得她差点就跪倒在地上,但她不能跪倒,跪倒了,就连最后的一丝尊严也没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