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只恋弃妃

6 可疑之处

只恋弃妃 喜洋洋 1485 2009-08-13 10:51:13

    转过身,眼中的泪痕一收,心中忽然多了一丝的坦然,那件事不是自己的错,有娘的嘱托,爹的疼爱,她不能自私的寻死,亦不能似个蜗牛般的窝在自己的壳里,她要坚强起来,坚强的找到那个邪恶的男人,然后再……

  再怎么样,冯玉琪的心中还没有想到,交给爹爹吧,爹爹会给自己讨回一个公道的。凝眸细思,脑中依然能够想到那张俊美异常的脸,那晚虽是雷电交加,屋内也没有灯光照耀,可那不断闪现的耀眼的闪电,透过那薄薄的窗纱,她还能看的清那个男子的容貌的。

  其实,这个本也不太重要,重要的是,那个男子,虽然是邪恶之徒,对自己的用心不良,但他的态度却也是奇怪至极。尚记得刚开始之时,他不急不慢的,对自己却是百般的挑逗,甚至偶尔的闪电之中,他的眸中尚能感觉到那点点的情意……

  是的,想到“情意”二字,玉琪才发觉事情的不对劲之处。当时她是那么的清醒,也是那么的无助,心中期盼着有人能过来救自己于危难之际,可偏偏整个人却又冷静的过份,后来的他的确是野蛮至极,貌似与一般的采花贼无异,但刚开始之时,他的眼中的确是有点的情意所在。所以,直到现在她都觉得,那个恶贼,虽然是个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之人,但他对自己的却是极为熟悉,对自己的作息时间,自己院落的情况也极为熟悉。

  因为熟悉至极,所以才会选择在那样的一个夜晚,偷偷的潜入,但却不急着做恶事,似是想要自己能配合他一些……

  殊不知,这种事对女子来说,不是自己的夫君,又怎么可能会配合呢?这么俊逸的一个人,如果真的是潜藏的堡中,他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表明自己的心意。如果他的人不错,或许自己也会喜欢上他,与他结为夫妻也有可能,他没有必要做这种让人不耻之事啊。

  “琪琪,你可看清那个人的形貌?如果知道形貌,查起来会方便的多!”

  低沉的声音,带着点点的疲惫,玉琪知道,这件事对爹爹来说,打击自不是一般的小。

  “差不多!”

  低垂着头,那个男子的容貌,她早已是刻入骨髓,带着深深地恨,牢牢地记住了他。

  “好,那就方便多了!”

  堡主的脸上露出一丝的喜色,但浓眉依然紧皱,似有什么事不解一般。

  冯玉琪走到隔壁的书桌前,她虽是一个女子,但却也不是只识得女红针线之人。爹爹不是古板之父,她喜欢的,他总是竭尽所能,满足她所有的求知欲。故而,对琴棋书画,虽然不能算是样样精通,但在这个世间,却也是少有几个能够比的过去。犹记得昔日,爹爹曾经戏言,如若琪琪是男儿之身,即便是不识得武艺,一样可以光宗耀祖。

  寥寥数笔,片刻之间,一张俊逸非凡的脸容已经跃然纸上,堡主走近细观,心中微微的一惊,诧异道:

  “这个人,应当不是堡中之人,如果有这等的面貌,爹爹不会不知。”

  冯玉琪点头暗允,抬头看向爹爹,轻声道:

  “但他对紫兰院分外熟悉,琪琪感觉,亦不一个普通的采花贼,倒是感觉是熟悉堡内事情的人所为。”

  美目微闭,眼中闪现着一丝的迷茫,庄内之人,何止千百,爹爹为何只凭一眼就能断定?想想庄内有这么多之人,爹爹是一堡之主,每天要处理的事务繁多,按理说,没有见过的人也不在少数才对。

  “琪琪,你说他既然是夜半入侵……应该会分外谨慎才是,怎么可能会露出脸来让你看到?”

  心中犹豫许久,堡主还是不解的看向玉琪,一脸不解的问道。

  “这个,琪琪猜想,他既是借雨而来,身上的衣服应该也早已湿透,当时,房里的烛光也灭,可谓是伸手不见五指,他没有防备也是当然!”

  淡淡的声音,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忧郁,还有那不同寻常的智慧。堡主心中一惊,对这个女儿,他现在是越来越不了解,一般的女子,遭遇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怎么的冷静?怎么可能这么的沉着?但是这个自己一心呵护起来的女儿,却是这么的沉静,即便是……

  “琪琪,那爹爹先出去交代一声,放心吧,这件事爹爹会封锁消息,不会让下人乱说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