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只恋弃妃

第85章 如此错过1

只恋弃妃 喜洋洋 2371 2016-02-05 20:14:30

  第85章 如此错过1

“王爷,王爷,你喝多了……”

仙子?这世上可能有很多的女人是仙子,但却绝对不会是她!

她不是仙子,她的身子是肮脏的,灵魂也不是洁净的,她不是他的仙子啊。

“我没有……仙子,为什么要这么的对我?为什么要这么的伤害我?”

喃喃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受伤之意,琪琪的心里一痛,她伤害了他吗?她真的在无意间伤害了他吗?手柔柔的拍到他的背上,琪琪轻声道:“对不起……”

她能说什么?她什么也说不出口来,她没有喜欢过他,他对她也只是迷恋,他该恨她的,真的该恨她的……

轻叹一声,或许他真的没有睡着,他翻身下来,在琪琪的外侧躺好,均匀的呼吸声中,琪琪也疲累的睡了过去,明天还要干活呢?不好好的休息,哪里会有那么多的力气呢?

再次醒来的时侯,太阳早已挂的很高,抬起手,刚要穿上衣服,才发现,不知何时,手上已经包上了干净的白布,但两只手也包裹的向粽子似得,感觉有点的滑稽。

“公主,你不要乱动,奴婢帮你更衣!”

作为一个千金小姐,琪琪会的东西也算是够多的了,会洗衣,会熬药,更会自己穿衣服。

“露儿,我现在还真是不能自己穿衣了。露儿,谢谢你帮我包扎!”

抬起手,在她睡着的时候,露儿能这么体贴的帮她包好,她的心里很是感激。

“公主,其实,是王爷赐药的……”

犹豫了半天,露儿还是说了出来,琪琪惊讶的抬起头,鹰王,他怎么知道她的手受伤了?

“公主,王爷昨天晚上过来了……”

看着琪琪的不解,露儿的脸上露出一丝的喜色,或许王爷对小姐是有意思的,并不是和他们想象中的一样。

“什么,你说他来过?”

想起那一段模糊的记忆,她以为那只是梦一场,没想到他真的来了。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好好的,没有什么不同,琪琪长出一口气,叹道:“帮我更衣吧!”

如今已经过了午时,冷宫里也没有几个人过来,管家也没有过来吩咐什么,琪琪不安的问道:“王爷来的事,除了你,王府里还有人知道吗?”

是不是,她只是想要静静的活下去,忍辱偷生的活着,这也是一个奢想?王爷过来留宿,不管两个人有没有发生什么,琪琪知道,传到别人的眼中,她的生活也都静不下去了。

“你去找她了?”

看着狼狈逃出的鹰王,冥王对那个女人的兴趣愈浓,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让鹰王这么的为难。

“我只是走错了房间!”

不敢看向冥王那探索的眸子,鹰王的脸色极不自然,是的,他只是走错了房间,仅此而已!

怎么可能是想她呢?她是一个不值得疼的女人,一个不洁的女人,还怀着不知道是谁的孽种!

他要问出孩子的父亲是谁,一定要问出来,要不然,他怎么能出的了这一口的恶气!

“是吗?她不值得你爱的!”

冥王的眼神一暗,带着别人的孩子过来,这样的女人就应该立即处死!眼神一厉,眸中闪过一丝的残忍之色:“我想过去会会她,可以吗?”

虽然,这只是鹰王的家务事,他这个当哥哥的是不该插手的,但看到鹰王为了一个女人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他感到心疼,也感到心痛!

“傲,不用!我自己处理就好!说说你吧,你打算怎么找她?”

昨晚,基本上苦水都的他吐的,冥王说的很少,现在他的脑子清醒了,他想听听,看看能不能帮冥王找到那个女子。

“我不想为难她,只要有她的消息,知道她好好的活着就好!我对不起她,她是我一手带大的,她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

眼神渐渐的飘远,她仿佛就站在他的面前,朝着他开心的笑着。鹰王听到最后,叹道:“傻啊,她怎么会这么的离开呢?你们本来就不是父女,你爱她,她对你也不是没有感情的,你不该放她走的!”

真是兄弟了,没想到,两人连经受的感情都这么的相似。他感情是因为她的不洁而艰难,而哥的感情更是看不到希望,为什么?他们两人的感情路会这么的为难呢?

“哥,那你决定要怎么找她?还是要这样的找下去吗?”

茫茫人海,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如同大海捞针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呢?

“我一定会找到她的!”

乌黑的面具,泛着逼人的冷气,眼神中带着满满的坚定之色,鹰王叹道:“冷皇的生辰快到了,父皇说的时候,我本来也不想去的。不过,她既然是寒王带走的,而公主的事,也有诸多的疑惑,我看我还是带着公主过去一趟吧!顺便帮你打听一下她的事。对了,哥,要不你给我一张她的画,这样我也就……”

“不用,到时我会亲自联系你……”

她的美好,他忽然谁都不想让人看到。琪琪,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我会找到你,但不会再那么的强迫你了。

胸上的伤口又痛了起来,那里,有为她而受的伤,她说,看到他她就会觉得恶心……琪琪,我只是爱你,只是爱你啊,你怎么能这么的伤我呢?

心里堵得难受,冥王不悦的走到外面,天已经渐渐的凉了,琪琪今年还没有吃药呢,漫漫长冬,没有紫玉丸护体,她的身子能受的了吗?

冷风萧瑟的吹着,这样的天气不是太冷,但没有太阳的时候也要多加上几件衣服才好。三天的时间悄然而逝,琪琪的手也好的差不多了。

“公主,刚刚王爷说,说……”

管家吞吞吐吐的说着,现在的他也很难做,王爷对公主分明就不太正常,王爷应该也是在乎公主的吧,可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王爷对公主好像又有偏见,总会不定时的指派公主做这个,那个的。他是一个奴才,每次过来传话的时候总是觉得很是为难。

“管家,王爷让我做什么?你直说就是了!”

抬起头,琪琪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他折磨她,她不但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反而是觉得心里好受点,因为这样,她才会觉得不是那么的亏欠与他。

“公主,请跟奴才来吧!”

低叹一声,两个人同样的奇怪,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意打,一个愿意挨了。罢了,随便他们了,他一个做奴才的,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传话的工具而已。

这里是后院,很是偏僻,院子的周围,种着密密麻麻的两排银杏树,树长的还不是很大,尚没有结果,但叶子却很稠密。

看着满地一个个扇形的小小的叶面,琪琪怜惜蹲下身子。古往今来,众人直知道赞花,说花怎么怎么漂亮,怎么怎么美丽,绿叶,一直以来也就只有陪衬鲜花的份儿,可又有谁能知道,这绿叶,其实才是最美的呢?红花也需要绿叶来陪,没有绿叶,怎么可能会有美丽的鲜花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