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只恋弃妃

第74章 挣扎

只恋弃妃 喜洋洋 2314 2016-01-25 20:02:52

  第74章 挣扎

她在这个世界上,很孤独,好孤独啊,没有一个亲人,没有一个朋友。如果,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真的很希望能有个伴儿,有个和她有着血缘关系的伴儿……不管,这个孩子的爹是谁,孩子是何其的无辜呢。

可是,现在她不能这么的自私,不能留下这个孩子啊。刚刚他们的话,她也都听到了,她的身体不容许她流掉这个孩子,而她要帮助墨,帮助公主,却不能留下这个孩子。她的命已经不多了,早死几天,晚死几天又有什么区别呢?

她的命,上次本来就是墨救得,就当,再把命还给他吧!

下定决心,心里也就不觉得那么的难受了。琪琪睁开眼,拖着鞋子来到梳妆镜前,忽然想到了怡莲。怡莲,当时也怀孕了呢,不过爹爹好像并不在乎那个孩子,如今她也怀孕了,如果他知道了,不知道他会不会在乎呢?

会吧,一定会很在乎的。记得那天的他,好像是受了很重很重的伤啊,他的脸色苍白苍白的,不知道现在好了没有?应该好了吧,有彩云彩霞的照顾,他会康复的……

琪琪,你怎么又想起他了呢?你不是恨他吗?恨他啊,他毁了你的一生,他不来找你就该谢天谢地了,你怎么可以想起他呢?

懊恼的皱起眉,琪琪没有看到小夏已经走了进来,就站在她的身后,而她的手上端着的,冒着热气的又是什么?

苦涩的药味在室内弥漫开来,连吸进的气都带上了苦苦的药味,鼻子里,嘴里都涩涩的。琪琪终于回过神,看到了小夏,她忍不住淡淡的笑了笑:“小夏,你回来了?”

淡淡的声音,虚弱的微笑,让小夏看的眼圈发红。跟着这样的一个主子,是她三生修来的福气,跟了她的时间也不短了,她从来就没有对她发过的一次脾气,对她的话,也总是淡然以对。记忆中,她好像就没有什么脾气,也没有多少脾气的。总是喜欢淡淡的坐着,柔柔的声音,让人听了,如沐春风,身心舒畅。

“小姐,是,我回来了……”

把药放到桌子上,并没有交到琪琪的手里,小夏不舍的看着琪琪,低声道:“小姐,身子要紧。这药,还是不要喝了吧?”

不要喝了?琪琪惊讶的抬起头,她端药来,应该是劝自己喝下的,怎么会让她别喝呢?如果她真的不喝下,小夏怎么回去交差呢?

“小夏,如果我不要这个孩子,他会不会恨我?”

娘,多么伟大的一个词,她的脑中,仿佛有一个模糊的画面,有很多很多的黑衣人冲了进来,他们见人就杀,见人就砍,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孩子,睁着惊恐的大眼,看着那伙嗜血的黑衣人,一点点的退着:“她还是个孩子!你们杀了我可以,不要伤害她,不要伤害她……她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

那声音,如此的绝望,却又是如此的清晰,那人哈哈的笑了起来,抓起那个女人,手中的剑没有袭上她,却直直的刺向手中的孩子……

“不要……”

剑是刺出了,却是先穿透了女子的身体,然后才刺到孩子的身上,孩子连哭也没有哭一声。女子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她转头看向孩子,以为她没有哭,就是没事的,回头时,才发现孩子的身上,也有满满的血,血红血红的……

“不……”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伸手就抱住了孩子,紧紧地把孩子抱到怀里,而那黑衣的男子,只是在她们的鼻端一试,便道:“走吧,都死了……”

都死了……

那句话,不停的在琪琪的耳边回荡,回荡的,她的头很痛很的。小夏看琪琪不适,害怕的喊道:“小姐!小姐,奴婢喊太医,奴婢……”

“不要!”

抓住小夏的手,琪琪虚弱的一笑,她踉跄着走到桌前,就坐在桌边的椅子上,静静的看着那碗药,手伸了几次,却都没有碰到那个碗……

两只手,忽然就僵在了那里,眼中的泪水弥漫,模糊了她的视线,却没有再落下……

“爹,为什么我只有爹,却没有娘呢?”

那一年,她才七岁,爹爹就牵着她的小手,两个人走在街上,琪琪看着别的孩子,都是有娘领着,她不解的问道。

“琪琪,爹不好吗?”

蹲下身子,爹爹不安的看着琪琪,就怕,小小的她,会受一点点的委屈。

“不是啊,爹对琪琪最好了。可是,他们都有娘,可琪琪有个大娘,却没有娘,不是很奇怪吗?”

大眼闪烁着,小小的脸上挂着满满的不解之意。爹爹捏捏她的鼻子,笑道:“你娘啊,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等琪琪长大了,她就会回来了……”

“是吗?”

记得那时,她好想快点长大,好想见到自己的娘,可后来,她才知道,娘早就死了,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却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爹,她为什么要把手放到孩子的嘴里啊?她的手受伤了啊,你看,都有血……”

街头,有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很小很小的孩子,她把手放到孩子的嘴里,而孩子,则是津津有味的吸允着。

“琪琪,她是孩子的娘,孩子饿了,要吃奶的,可她没有,就只能用自己的血来养活孩子了……”

以血养子!琪琪惊讶的看着那个女人,呢喃道:“爹,如果琪琪饿了,爹也没有东西喂琪琪呢,爹会不会那样做呢?”

“傻琪琪,为了你,就算是要了爹的命,爹都不会犹豫,何况,只是一点的血呢?”

记忆,如同潮水般的涌来,她记得,当时她就哭到爹爹的怀里,不住的说着,如果有那样的一天,琪琪也会那么的救爹爹。而那对母子,爹爹也把她们安排到了他的店铺,因为她觉得那个娘很厉害,她不舍得她们再这么的流浪……

那才是娘呢!可她呢,她好像是真的不合格,一个连给孩子生命都会吝啬的女人,怎么会配做娘呢?

但她没有选择,她不能留下这个孩子啊。孩子,放心,你只是先走几天,娘很快就会过去陪你的!

咬咬牙,她颤抖的伸出手去,颤抖的端起那碗早已凉透的药,看着那黑乎乎的药,里面全都是一个个不甘的小孩子的脸……

你好残忍,你不能这样的对我!你不配当娘,不配当我的娘!

声声的控诉,从孩子的嘴里说了出来,说的她的心,如同剜肉般的痛着,痛着,却怎么痛,也不会痛到麻木……

对不起,孩子,对不起……

啪嗒一声,落下的是她的泪,滴到药中,激起一个小小的漩涡,很快就消失了踪迹,无影无踪……

罢了!

闭上眼,她不再犹豫!端起碗,仰起头,她的心,冷冷的;脸上,冰冰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