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只恋弃妃

第70章 心碎

只恋弃妃 喜洋洋 2337 2016-01-21 20:02:46

  第70章 心碎

“别,不要喊,我只是头晕了一下,扶我起来,我没事的!”

想要睡过去的,可脑子里却又清醒的很,睁开眼,制止住她欲要出口的喊声,琪琪叹道:“小夏,你真好!扶我回去吧,我们回去!”

是小夏,她肯定是不放心自己,才会这么紧张的出来找她,也不知道怎么看到她的,或者,小夏一直都跟在她的后面,只是她一直都没有向后看,没有看到小夏吧。

“小姐,你很伤心吗?”

擦擦脸上的泪水,小夏悲伤的看着琪琪。琪琪没有说话,依然是呆呆的坐着,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两个时辰过去了,一动也没有动过。

“小姐,王爷不会这么做的,王爷一定是有苦衷的……”

是在安慰琪琪,还是在安慰着她自己?小夏不知道,也不明白,王爷对小姐这么好,甚至对府里的王妃,最受宠的侍妾也没有这么的好过,怎么可能只是为了要抓来代公主和亲呢?王爷不会这么做的,即便是这么做,也一定是有苦衷的……

“有苦衷?”

琪琪看向小夏,眼中闪过一丝的嘲讽:“从第一次和我相识,他就是带着目的来的。小夏,谢谢你对我这么好,我要睡了,你先出去吧!”

没有梳洗,也没有让小夏帮忙,琪琪脱下外衣,不顾小夏惊呆的眼光,她闭上眼,叹道:“今天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这句话够狠绝吧?龙潭?虎穴?好像她不论走到哪里都一样,最受伤的,永远都只有她一个!

“堡主,不要喝了,您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大夫说不能再这样整天的喝酒了……”

彩云和彩霞,着急的站在一边,不住的劝着堡主……

虽然,堡主现在的脾气很差,虽然,她们两个的脸上,此时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这些的都是堡主的杰作,他现在喜欢打人,不用故意的,只要随手的一挥,落到人的身上,不是一块青,就是紫上一块。

“你是谁啊?你管不着,你管不着我……”

抓起桌上的酒坛,他咕咚咕咚的灌上一些,长久睡不好的眼中,红红的都是血丝,抬头看人的时候,眼神阴霾,看的人心里毛毛的,身子就忍不住颤抖起来。

“堡主,奴婢只是担心你的身子,你的伤口……”

彩云想要上前夺下酒壶,可人还没有靠近,一阵掌风袭来,扫的她摔倒在地上,痛的她咬咬牙,又站了起来。

“伤口?为什么要好?这是为了她留下的,是我为了她,才留下的伤……这里还痛,可她为什么就感觉不到痛呢?我和她十三年的感情啊,可她却跟着那个才认识了不到十天的男人走了……琪琪,你怎么可以这么的对我,你怎么可以离开我?你怎么能这么的狠心……”

手狠狠的打到胸口上,那伤口已经痊愈,但打的时候,还是能感觉到痛的。但这点痛,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啊,更痛的是他的心,心里的痛,要怎么才能痊愈,怎么样才能不痛了呢?

“堡主,你不要打那里,不要……”

彩霞跑上前,伸手攥住堡主的手,堡主怒道:“放手!”

“不,堡主不要打了,你要打就打奴婢吧,你要是受伤了,小姐知道了,也会伤心的……”

不得已,彩霞只能说出琪琪,堡主的脑子清醒了下,脸露柔光:“琪琪,她也会为了我心疼吗?”

不会的,琪琪恨我,讨厌我,怎么会心疼我呢?

“堡主,你听奴婢说一句,其实小姐对堡主,也不是全然的无情的,只是……”

后面的话,彩霞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说不来,可能堡主会听上一些,也可能,堡主会立即要了她的命!

“只是什么?你说……”

有什么消息比琪琪对他有情更好的?即便这只是自欺欺人,他还是很想很想听听的。虽然,明知道,那只是他的奢望,但听听也好哦奥……

“堡主,小姐本来是很恨那个”采花贼“的,可以说是恨之入骨了,这点堡主也是知道的。其实,这一点,谁碰上了也会恨的……可后来,小姐忽然知道,那个人竟然的是堡主,是一直以来最疼她,宠她的爹爹,这件事,小姐怎么可能坦然的接受呢?不过,后来堡主受伤,小姐可是不眠不休的照顾了几宿呢?如果小姐真的那么的讨厌堡主的话,怎么可能那么任劳任怨的照顾堡主呢?”

一段话,说的全部在情在理,堡主俊眉微皱:“那不是你们去喊她过来的吗?”

“是啊,是我们去喊她过来,可是我们过去的时候,堡主可能还不知道小姐在做什么吧?她一直都跪到院子里,在为堡主祈福,一直都在为堡主祈福呢?”

彩云看堡主听到了,也连忙插嘴劝道,堡主闭上眼,一动也不动的坐在那里。彩云彩霞相互一望,眼中带着隐隐的笑意,彩霞道:“堡主,其实,爹爹和相公,中间的距离很大。小姐讨厌的,应该也不是这个人,应该是爹爹的身份吧?”

会是这样吗?

睁开眼,大手一挥,桌上的东西都落到地上,哗啦啦的响声不绝于耳,堡主站起身,看了颤抖的两个丫头一眼,道:“备水!我要沐浴!”

沐浴?

两人转头看向外面的天色,太阳还挂着在天上,没错的,小姐走后,堡主哪天不是喝到烂醉如泥?直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醉醺醺的沐浴休息的?今天这么早,是不是说明堡主真的想通了?

热水抚摸着肌肤,暖暖的,很是舒服,舒服的闭上眼,心中也在这个时候亮堂了不少:造成这样的结果,最该怨的,应该还是他自己吧?他只是看到那么多的人提亲才急了,才会做出那样的蠢事。如果一开始就和琪琪坦白,他们或许就不会走到这个地步的。

原以为喝醉酒,就可以忘记她的,可喝醉了那么多天,他的琪琪还是牢牢地刻在他的脑子里,怎么也抹不去,怎么也忘不掉。琪琪,我不会再这么的消沉,更不会放你这么的离开的。如果非要离开,最起码,我也要确认,你是真的幸福的!

“小夏,王爷现在差不多下早朝了吧?”

虽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但墨不是还没有告诉她吗?她还不死心,真的不死心啊,对她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只是在利用她呢?不会的,墨的舍身相救不会是假的,墨对她的柔情蜜意也不会是假的!

如果,他的一切都是演戏的话,那当时他受伤昏迷的时候,岂不是也演得太真了?为了一场戏,差点就送了自己的命,这也太夸张了吧?

“小姐,奴婢去通知王爷过来?”

小夏明白小姐想现在的心情,她也不知道王爷为什么会这么多做,但她知道王爷不会这么自私的,王爷和小姐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