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只恋弃妃

第42章 月夜暗影

只恋弃妃 喜洋洋 2252 2015-12-23 01:35:21

  “堡主,刘峰死了!”

看着按蜷曲成一团的身子,狱卒过去是试了下,声音平静的说道。

“拖到后山!”

摆摆手,堡主大踏步的向外走去。到后山,他应该同样是很抢手的,那里有狼虎出没,应该会处理的很干净的。

“小姐,你要相信我,要相信我啊!”

这件事,如果让小姐处理还好,要是交到堡主的手里那可就麻烦了,抓住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不放,亚薇哭的很是伤心。

“二夫人,你先别说了,这件事,我不会管的。相信爹爹会派人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如果与你无关,爹爹也绝对不可能冤枉你的。”

话是这么说的,琪琪的脸上已经露出不耐之色,也正是在此时,一个人影从内室冲了出来,一把抓住二夫人的发髻,哭道:“你这个阴狠的女人,还我儿子,还我儿子……”

“三妹,真的不是我,我没有伤害你的孩子,我没有伤害他啊……不是我推你的,真的不是我推你的啊……”

二夫人哭的伤心,三夫人脸上的泪意也不假,一时之间,琪琪怔怔的看着扭在一起的两个人,脑中差点就反应不过这是怎么回事了。

“你们……住手啊!”

过了片刻,琪琪回过神来,看着周围呆愣的下人,琪琪怒道:“还不快拉开她们!这是做何?就不怕被别人嗤笑吗?”

两个本来都是堡里的主子,如今倒好,竟然能打成这个样子,那岂不是让下人笑话了?

“二夫人,您松手……三夫人,您松手啊!”

丫鬟的劝慰声传来,但三夫人好像是疯了似得,怎么可能听的到他们的劝慰声?五六个丫鬟一起上,可却依然拉不开两个人,琪琪着急的看着她们,刚要上去拉架,却见爹爹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

“爹爹,你看……”

指了指扭在一起的两人,琪琪一脸的无助,堡主走到琪琪的面前,笑道:“琪琪不是很聪明吗?怎么?拉不开了?”

琪琪不悦的瞪了堡主一眼,怒道:“哼,爹爹啊,她们可都是你的女人啊,都打成这个样子了,你还有心情笑的出来?”

不悦的嘟起嘴,堡主的脸色一冷:“住手!”

那声音,不是很高,但却能清楚地传到每个人的耳里。当然,也包括打架的两个人,两个人迅速的分开,早已都是发丝凌乱,衣衫不整,脸上甚至还有刚刚抓破的伤痕。

“扶三夫人回房!”

琪琪惊讶的瞪大眼睛,果然还是爹爹厉害啊,两个字就能让她们两人分开,这份魄力,她就算是学上一辈子也未必能够学到。琪琪暗叹一声,正好对上堡主投过来的眼神,她谄笑道:“爹爹,你要是早点过来就好了。你不知道,刚刚差点是急死我了!”

“琪琪,你先回去吧,这里我处理就好。”

一脸宠溺的微笑,哪里还有刚刚那阴冷的表情?琪琪点点头,回头看了二夫人一眼,叹道:“恩,那我先走了!”

这是爹的私事,她的确是不适合在这里啊。看琪琪就要离开,亚薇不安的喊道:“小姐……”

一记冷光射来,亚薇忙闭上嘴,琪琪回头安慰道:“二夫人,相信爹爹一定会查清楚事情的真相的,你就不要担心了!”

看琪琪走远,堡主看向亚薇,再看向周围站着的丫头,淡声道:“谁跟着?怎么回事?”

“堡主,当时是我和三妹在一起,但我绝对没有推过三妹啊。你也知道薇儿的为人,怎么可能……”

“亚薇啊,我当然相信你了。只是……刚刚我问你了吗?我问的是丫头中谁跟着,你急什么急?莫不成,你是心虚了?”

不等亚薇说完,堡主那不冷不热的话就响了起来。亚薇楞楞的看着堡主,嘴张了几次,却是一个字也没有吐出来。

“彩云,这件事,就交给你来查吧。记住,一定要查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潇洒的站起身来,刚走了几步,里面的怡莲就喊了起来:“堡主……”

听着那略带哭意的声音,堡主的步行一顿,但也只是一顿而已,接着就向外走去。高大的身影,带着说不清的孤寂……

“堡主……”

怡莲的声音依然响着,此时听来,带着说不出的凄惨……

“小姐,你怎么了?怎么又发呆了?”

自从那次从三夫人那里回来后,小姐发呆的次数越来越多。小文也不知道小姐是怎么想的,不就是一个孩子吗?小姐还用的着这么的在意?堡主都没有看出怎么伤心了,小姐又在在乎什么呢?

那个孩子没了,估计真心为那个孩子伤心的,除了三夫人,就只有小姐了。

“没事,我只是觉得,很可惜啊。”

回了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小文知道小姐又在想那个素未谋面的弟弟了。只是那个孩子已经没了,小姐没有必要整天的这么伤心啊,小姐的日子还是要过的吧?

“小姐,你好几天没有到后院了,我们出去玩玩可好?”

不能让小姐这么的消沉下去了,小文试探的看着琪琪,却见琪琪也不过是点点头,然后整个人就无精打采的向外走去。

嗨,人是出来了,可这魂就……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

问了好多次,夜早已深了,可琪琪却是怎么也睡不着。那天爹爹的高兴不像是假的,但当这个孩子真的掉了的时候,爹爹的表情怎么可以这么的镇定?三夫人到现在都卧床不起,而二夫人却也只是被禁足,爹爹更是该干什么干什么,一切都是这么的怪异,也是这么的诡异!

“一个个都很怪,怎么会这么的奇怪呢?”

翻来覆去的,琪琪只好坐了起来,眼睛扫向窗边,却不小心看到窗外好像是有一个黑影站在那里!

不会吧,自己的窗外怎么可能会有黑影呢?难道是值班的护卫吗?也不对啊,他们绝对不可能会站在她的窗外的,那会是……

他?难道是他?

那个已经被爹爹抓住,割了舌头的男人?

不会,他应该早已不在堡里了,怎么可能会是他呢?害怕的向后退了退,目光迅速的扫向室内,只可惜这里什么东西也没有,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物件。

“琪琪,你不睡觉,是在等着我吗?”

沙哑的声音,如同原来的时候一样。琪琪颤抖了一下,他刚刚是在窗外的,她甚至都没有看到他是怎么进来的,可他就这么的进来了,门没有开,窗户好像是也没有开,难道他真的不是人?

对啊,记得爹爹说过,他要咬舌自尽,已经不能说话的,可现在他的声音依旧,还是原来的那个声音,没有错的,那他可能根本就不是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