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只恋弃妃

第33章 黑衣人是谁3

只恋弃妃 喜洋洋 2310 2015-12-14 01:38:06

  讪讪的松开手,原来她的手劲也是这么大,她也会这么的不温柔。眼光急切的看着她:“真的?”

看着重获自由的胳膊,丫头忙后退一步,道:“是!真的!”

小文在一边看的热泪盈眶,她快步上前,扶着琪琪那有点颤抖的身子,安慰道:“小姐,我们还是去看看吧。看看不就知道了?”

看看,虽然也很是残忍,但只有这样,小姐才会真正的安心,才有可能开始慢慢的开心起来……

看看?

很简单的一件事,此时听来却是分外的艰难,见过了夜晚他的嚣张,要见到白天的他,如同是内心深处的秘密就要被晒到太阳下面似得,她的心竟也怕的厉害。腕上的手是那么的温暖,抬头看着小文,她迷茫的问道:“小文,我要过去吗?”

她们,或许都不能理解她现在的心情,因为那件事之于她,未亲身经过的人,谁又能体会的清楚呢?不能的,切身体会,那种恨,那种怕,那种无助,只要一想到,她的身子依然会不自然的颤抖着。

“小姐,我……”

那一刻,她感觉到了琪琪的颤抖,也感觉到了她的无助,本该很肯定的一句话,此时却也带着了几分的犹疑。

“琪琪,我说怎么一直都等不到你过去呢,原来是还没有起身啊!”

依然是宠溺的声音,给颤抖的她带来一丝的暖意,抬眼看着半月不曾见着的爹,鼻子忽然酸涩的厉害:这么久不见,爹好似憔悴了很多,脸上不再像原来一样的飒爽,却带着点点的疲惫……

即便是他笑的爽朗,可她依然能感觉到他的倦意。

“爹,您……过来了……”

眼色微红,是因为心疼与爹的付出;鼻子微涩,是因为她知道,有爹在的地方,她就感到了温暖,感到了甜蜜。

“没事了,以后没事了……”

眼中也微微的润着,身后的人都悄悄地留在院子里,跟着爹进来的,只有他的两个女人。诧异的看了她们两人一眼,爹爹对她们,本来也并不是很热心的,带着她们来看自己,这好像还是这么多年头一次呢?

“他在牢里,琪琪,你过去看看吗?”

已经比对过长相,他看过是不会有错的,但琪琪也是当事人之一,他不想让琪琪不安,所以……

“在牢里吗?”

喃喃的坐下身来,袖中的手攥的死紧,他在牢里,她不是应该觉得高兴吗?只是为何,心中却还是这么的不安?

“是啊,倒是很狡猾的一个。一直都隐身在堡中,爹也是很不容易才查出他的呢?”

慈祥的语气,说的琪琪了然的点点头:“是了,是很狡猾的!”

喃喃的,她很想过去看看,拿着鞭子亲自抽他一顿出出气,出完气之后呢,她可是不想管了。让爹爹处理就好,以爹爹的脾性,定然会杀了他以泄恨的。

“小姐,如果你不想去,就让堡主处理好了!”

怡莲的脸上,挂着得体的笑意,肚子还没有鼓起,但她却努力的挺着腰身,这样一看,竟也似是微微的鼓了起来。

“怡莲,住口!”

不悦的皱皱眉,堡主冷冷的瞪了怡莲一眼,怡莲连忙垂下头,一句话也不敢出口。知道刚刚怡莲也是好心,琪琪对着怡莲淡淡的一笑:“还是去看看吧,看了我的心也就安了!”

琪琪的话一说,屋内的人都不安的看向琪琪,没想到她会去的,刚刚她明明还是那么的犹豫。

“那……去吧!”

深深地看了琪琪一眼,探索的想要从她的话中读出点什么,可是能读出什么呢?里面只有冷然,淡意,还有那无奈的哀伤。

刚进地牢,一股浓郁至极霉臭味扑面而来,环绕在身边,久久的挥之不去。琪琪不悦的皱皱眉,身后的怡莲手拿丝帕,不悦的撒娇道:“堡主,好难闻,怡莲想……”

回过头,狠狠地瞪了怡莲一眼,怡莲连忙住口,怯怯的看着那个一脸阴郁的男人,手里的丝帕,则是直接的放到鼻端,稍稍的阻住那让人作呕的霉气。

“堡主!”

看堡主亲自过来,牢里的人都恭敬的弯下身子,虽然没有跪下磕头,但看他们的态度,却比跪下还要恭敬。琪琪只是看着爹爹,攥着丝帕的小手死紧,脸上镇定如旧,可心里,早如千百只小鼓在敲着,又似是千百只蚂蚁在蠕动,七上八下的,怎么也稳不住那早已失调的心跳。

“人呢?”

轻轻地一声,打破了牢内的平静,堡主扫了众狱卒一眼,回身看了身边的三个女人一下,声音倒是自然的很。

“回堡主,在这边!”

有人殷勤的站了出来,堡主冷冷的一笑,继续向左边走去。琪琪紧紧地跟在后面,此时此刻,每走一步,竟也是这么的艰难。

“堡主,就是这间!”

听到声音,琪琪忽然不敢抬头,走了这么久,她才发现,原来她一直都没有抬起头,一直都是低着头走的。一只手适时的握住了她的,慈祥的声音,如同往日一般的温柔:“要不,我们回吧?”

看着那她的不安,他感同心受;看着她的怯弱、无助,他好想做那棵替她庇荫的大树,只可惜,他的她的父,他没有资格。

“不,不用,我不回去……”

抬起头,正对着的,就是那一袭的黑衣,还有一只苍白至极的脸。他静静地躺在牢里,发丝微乱,身上的黑衣已经破损,入目的,是那皮开肉绽的血痕。也是啊,敢伤害堡主的女儿,落网后,怎能窃想得到多好的待遇呢?

“泼醒他!”

背手站在牢门边,堡主一脸的凝重,琪琪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看着那张刻到骨子里的脸,还有那触目惊心的血。一模一样的脸,一模一样的衣服,只是他紧紧的闭着的眼,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嚣张、自信,而此时的他,倒是显得有点落魄,有点苍白。

“啊……”

一盆浓浓的盐水劈头泼下,沉睡的他痛的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接着就猛地一下坐了起来,痛苦的低吟从那张薄唇里溢了出来,唤出的却只有啊啊的呜咽。嘴唇不住的张张合合,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回堡主,他欲咬舌自尽,幸好发现的及时,才留下了这条小命。不过,他现在不能言语了……”

狱卒适时的出来解释了一下,琪琪心中一惊,怪不得总是觉得很怪,原来是他现在不能说话了啊。只是,现在的这个他,一点也没有原来的样子……除了那张略显苍白的脸之外。

原本总是梳的整整齐齐、一丝不苟的头发,此时早已有点散乱,那行刑的鞭子,打得也是很有水平……身子是血肉模糊,可脸上却是半点也没有伤着。他的嘴不断的张张合合,似是想要说写什么,但出口的只有啊啊的声音,别人却是一个字也没有听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