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只恋弃妃

第30章 天大的好事

只恋弃妃 喜洋洋 2257 2015-12-11 01:34:09

  月上西天之时,他终于心满意足的爬了下来,看着琪琪眼角那尚未止住的清泪,他缓缓的躺下,大手霸道的拉过琪琪,紧紧的把她圈到怀里,喃喃道:“做我的女人,真的有这么的委屈吗?琪琪,我爱你,我是真的爱你……”

他的声音很小,沙哑而又伤心,目光依然直直的看着琪琪的眼睛,里面早已没有了刚刚的霸气,却好似万分的迷茫……

琪琪的双眼,呆呆的看着精美的床帐顶棚,似是什么也没有听到般的,眸光中一片死寂,连动也未动一下。这样的她,让他感到很是陌生,就好像,她根本就不在这里,魂早已飘远……

心猛然紧张了起来,揽在她腰间的手猛然收紧,看着她那微皱的眉头,他安心的一笑:“不要这样,琪琪,试着爱我,可好?”

“爱你?”

听到他的这句话,琪琪好想大笑,这世界,采花贼竟然也能做到这样?侮辱了人家姑娘,还要人家爱他吗?笑话,还真是这个世上最大的笑话了!

不只是在心里想想,她还真的大笑起来,笑的花枝乱颤,笑的大声而放肆,笑的……

笑的泪都流了出来!

他让她爱他,他竟然会让她爱他啊!

脑中一直都在想着这个问题,想着这个天下间最为滑稽的问题。没有注意到他又说了什么,也没有注意到他什么时候离开的,只是等到她笑的肚子都痛了起来,等到她笑够了,她才坐起身来,光着脚丫走到窗前,看着已经蒙蒙亮的天色,脸上的泪水肆虐着……

天亮了,黑暗早已远去,一会太阳就会出来,新的一天也就开始了。可是为何,她的生命中,就看不到明天,看不到太阳呢?她的人生一片暗淡,没有阳光,也看不到星星。

低垂下头,一会,还是能看到小文那泪眼朦朦的样子,她或许是真的为了她而担心、难过,但是有什么用呢?她为了她担心,她就能不必再去看那个男人,不受他的侮辱吗?

转过身去,看着地上那早已破碎的纯白色的衣服,它们是那么的干净,那么的纯洁,而她的身上,却是却是那么的难看,那么的肮脏!

蹲下身,捡起那星星点点的碎布,点起火折,静静地看着他们一见到火就蹭的一下窜了起来,布料是干的,火烧得很旺很旺,映红了琪琪的脸,那灼热的温度,温暖了琪琪的身子,但却温暖不了她那颗伤痕累累的心。

清晨小文过来,屋内早已收拾的干干净净,琪琪推说身子不舒服,小文倒也没有怀疑,悄悄地退了出去,还给了琪琪一方的宁静。

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柔柔的阳光照在身上,睁开眼,却看到几天未曾见到的爹爹。爹爹最近的气色不错,脸上有掩饰不住的笑意:“琪琪,都什么时辰了,还赖床啊?”

声音,和以往的时候一样,宠溺而又放任,琪琪轻轻的一笑,叹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昨晚没有睡好吧!”

眼睛酸酸的,其实,她昨晚什么时候睡着过?不过,这件事她不能告诉爹爹,她早就把现场处理好了,不想让爹爹操心,也不想让众人笑话。

“那你再睡一会儿吧,爹爹也只是听说你到现在都没有起来,心里始终放心不下,所以过来看看!”

温柔的帮琪琪拉拉被子,爹爹转身离去,看着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影离开,琪琪忽然想到最近下人的议论,说爹爹和二夫人形影不离,一直以来,都很少到三夫人那边看看。

怡莲也是个心高气傲之人,如今又有孕在身,真不知道,她是否还能如以往般的淡然以待呢?

门再次打开,小文笑嘻嘻的走了进来,很久都没有见小文如此高兴了,真不知她今天是怎么回事,莫不是外面又发生了什么大事?

她本是,最不喜欢八卦的,可看到一脸高兴的小文,加上刚刚离开的看上去甚是开心的爹爹,琪琪忽然也有了要探听的欲望。目光看向小文,显示了她现在很想听听,而小文跟了琪琪这么久,自然也明白小姐的意思,她笑道:“小姐,好事,大好事啊!”

脸上露出夸张的一笑,琪琪红唇淡抿,轻声道:“什么好事?”

于她来说,好事无非就是抓到了那个猖狂的登徒子。因为,到现在为止,她最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小姐,是三夫人的孩子,估计是保不住了!”

因为房内也没有别人,小文说话也没有遮拦,说的甚是放肆。琪琪一听这话,脸上露出一丝的不忍,不解的抬起头,轻声道:“此话怎讲?那是爹爹的骨肉,爹爹对那个孩子也甚是在意,堡中都这么久没有添丁了,怎么会让那个孩子出什么差错呢?”

秀眉轻笼,脸带犹豫之色,虽然这个孩子有可能会威胁到她在堡中的地位,但为了爹爹的以后着想,她还是希望他能平平安安的出世的。

“具体的情况,小文也不知道。只是听说,今天中午,三夫人忽然肚子不舒服,找大夫过来瞧过,说是无碍,但不久之前,就腹痛起来,现在大夫也在那边,据说这个孩子的情况不妙,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小文兴高采烈的说着,一脸的幸灾乐祸。琪琪轻叹一声,三夫人估计是中了别人的计了。这堡中,和她厉害冲突最大的就是二夫人了,但按理说二夫人也不是傻子,三夫人也不是笨蛋,爹爹更不会让这个孩子自生自灭,可这都是按理说啊,但事实就是这个孩子真的要出事了。

“生死有命,有些事,我也不能确定。小文,三夫人现在必定也是伤心万分的,而那个孩子,对爹爹来说太过重要,我还是过去看看吧!”

脸露悲戚之色,琪琪的目光氤氲着淡淡的水雾。俗语说,不看僧面看佛面,为了爹爹,这个孩子她也不能让他出事的。

退一步说,虽然那个人的威胁犹在耳边,但爹爹作为一个堡主,冯家堡能这么快在江湖上迅速的窜起,没有两把刷子也难成气候的。所以,爹爹也不是无能之辈,她之所以忍辱偷生的活着,除了因为那人的威胁之外,更重要的就是为了爹爹。而这个孩子,如果平安的出生的话,当她实在是受不了的时候,也就可以放心的走了。

想到自己终有可能走到那一步,琪琪的脸色悲戚:一个人要死很容易,活着却很艰难。但人生来本就是受苦的,再苦再难她也会勇敢的活下去,直到,再也忍受不了的时候。

那个时候还远吗?不远,等到这个孩子出生了,等到爹爹有了别的亲人,等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