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只恋弃妃

第41章 黑衣人死

只恋弃妃 喜洋洋 2279 2015-12-22 01:38:41

  “什么,怡莲她摔倒了?”

震惊的瞪大眼,琪琪怒道:“什么时候的事?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有半个时辰了吧,你一直在发呆,所以……小姐,你等等,等等啊……”

看着已经跑到门口的小姐,小文也忙着跟了上去,小姐就是太善良了,这个孩子在与不在,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可小姐却这么的关心这个孩子。其实这个孩子不在了更好,已防止出生后夺了小姐的宠。

“大小姐,您怎么过来了?”

依然是管家在忙着,这里的人不多,亚薇就坐在一边,低垂着头一副忏悔的样子。听到管家喊道琪琪,她连忙站了起来:“小姐,不是我做的,我没有碰到她,是她自己倒的啊。小姐,真的不是我推的她,真的不是啊……”

急切的想要拉住琪琪的手,但琪琪连忙闪开,脸上没有了原来的淡然,多了一丝的冷硬:“不是你?我不在场,也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我现在只是想知道孩子怎么样了?二夫人,你先让开!”

“是啊,二夫人,你就先让开吧。”

小文走上前来,拉住欲要跟着琪琪进去的二夫人,二夫人不甘的道:“可是小姐,我真的没有推她,我真的没有!”

看她说的真诚,不像是在撒谎,琪琪心生不忍,轻叹道:“等大夫出来再说吧,你也知道,这件事可大可小,关键是看这个孩子的命了。”

不是她不相信二夫人,而是,她更在乎的是这个孩子怎么样。这可能是她的弟弟,是爹爹的儿子,他不能出任何的事的。

“谢谢小姐,谢谢!”

二夫人跪到地上,通通通的就是几个响头。她知道琪琪这么说,就没有直接的判自己死刑。众所周知,堡主对小姐的宠爱,只要小姐肯给自己说几句好话,堡主一定能听的进去的。

不过,看着丫头们端出的一盆盆地血水,二二夫人的心里就开始打鼓:这个孩子真的没事吗?流了这么多的血,孩子真的会无恙吗?她现在什么也不能做,只能暗暗的祈祷,祈祷着这个孩子没事。

“你先起来吧,我要进去看看,这个孩子对爹爹很重要,你也该知道的。”

向一边的小文使了个眼色,小文忙上前扶起二夫人。二夫人抬头,额头露出浅浅的红色,正好看到一个人从内室走了出来。

“大夫,孩子……”

琪琪尚未进房,老大夫却已经走了出来,看到琪琪,对着琪琪的微微的点了下头,轻叹一声道:“老夫这就开药,孩子已经落了!可惜了,是个男孩,都看出人形了……”

男孩?真的是个弟弟,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这样?

身子晃了几下,也不知道是谁扶住了琪琪,只是在突然之间,琪琪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塌了,自己的天空都变了色。二夫人,她怎么能这么的狠心?你们争宠可以,怎么能伤害到孩子呢?

眼中露出一丝的狠光,琪琪转头看向二夫人亚薇,只见她呆呆的看着内室,像是在自责,又像不是。

“大小姐,你要相信我啊,真的不是我,我没有推她!”

感觉到琪琪看她的眼神,二夫人回过头来,眼中的泪水差点就落了下来,那委屈的样子,让人看了都觉的心生不忍。

“管家,喊堡主过来,就说,三夫人的孩子已经落了,让他来主持一下吧!”

不看二夫人那可怜的样子,琪琪面无表情的吩咐道。二夫人身子一僵,人缓缓的晕了过去。

“彩云,他现在还没有死吗?”

声音中带着淡淡的愉悦,早上就听说了怡莲摔跤的事,到如今都没有消息传来,这也预示着,那个孽种,应该是掉了。

“是,堡主!”

“命还真是挺硬的,走,过去看看!”

心情愉悦的走着,堡主的心情大好,彩云也是满脸的笑意,紧跟在堡主的后面。刚一出门,正好碰到管家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

“堡主?”

差点撞到堡主,管家脸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堡主停下身子,冷声道:“怎么回事?”

“回堡主,是三夫人的孩子落了……”

管家擦擦脸上的汗,声音带着些许的抖意。

“恩。”

没有停下脚步,堡主继续向前走着,管家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说小姐的话呢?看堡主,好像是有急事要出去啊,如果错过了,回去怎么和小姐交代?

“堡主……”

尚未考虑清楚,声音却已经喊了出来。堡主不悦的转过头来,俊眉一挑,等着他后面的话。

“是……是小姐,让你过去一趟,小姐在三夫人哪里……”

鼓起所有的勇气,说完管家就低下头,不敢再看堡主。

“琪琪?她怎么到那边了?”

不知道又是谁多嘴了。眼中闪过一丝的阴狠,堡主道:“我现在有事,一会就过去!”

看着堡主离开的背影,管家的心中闪过一丝的疑惑,这个时候堡主到地牢做什么?他就是到哪里去都是可以理解的,但现在不应该到地牢啊。

依然是昏黄的灯光,依然是潮湿的气息,听不到人的哀嚎,这里的一切都毫无生气。

“打开!”

走到最里面的一个牢里,彩云冷冷的吩咐着。牢头打开牢门,里面关押的,是一个原本二十来岁的男子。但那是原本,如今的他,说是五六十岁都有人相信。原本乌黑的发丝,此时早已花白;俊逸的五官,此时却只有一张被毁了的脸,眼睛,鼻子,舌头,耳朵早已不知去向。手脚被截,身上很多的皮肉都被分离,他是被施以分刑后,活的时间最长的一个人了。

分刑啊,一般受刑后,都是活不过十天的。但他的生命力很强,求生的毅力也很强烈。谁都不知道他在坚持什么,也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应该是有让他眷恋的东西吧,要不然,怎么可能会活这么久呢?一个月啊,他都活了一个月了。

“嗨,没想到你倒是真的有那么几分的硬气的!”

堡主轻叹一声,那人连忙抬起头来,堡主知道他是听到了,嘴角溢出一丝好看的笑意,看着他的眼中充满了怜悯。

“如果,你没有动她,或许呢,我真的会重用你。刘峰,为了那么的一个女人,你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你不觉的不值吗?”

走到他的身边,看着那一抽一抽的手臂,堡主附到他的耳边,轻声道:“有件事,我想有必要告之你一声啊,今天早上,怡莲和亚薇出来散布,怡莲不小心摔了一脚,孩子很不幸的,落了……”

落了……

颓废的低垂下头,当他被抓的时候,他就该想到,堡主已经怀疑了才对啊,为什么他竟然能傻傻的希望堡主不知道呢?坚持了这么久,没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