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只恋弃妃

第34章 黑衣人是谁4

只恋弃妃 喜洋洋 2241 2015-12-15 03:34:01

  他的眼睛,着急的看着美美这边,明明是看着美美,可感觉却是没有看到。美美回过头,见站在自己身后的,却是怡莲,怡莲也是不解的看着那个男子,手中的丝帕早已放下,好像此时这里也没有那么多的异味了。

“胆子倒是不小啊,竟然敢窥视小姐?”

不悦的看着那个男子,堡主的眼神甚是犀利,男子又是摇头又是啊啊的,可惜怎么说也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

“琪琪,是他吗?”

回过头,没有了刚刚的冷硬,脸上换上温和的笑意。琪琪点点头:“看长相,是没错!”

其实,没错的也不过是长相,其余的,哪里有那个人的一点影子。霸道,嚣张,一点也找不到,就连那双总是邪笑的眸子,此时也只有慌乱,看不出丝毫的相同。

但,这些不都是可以解释的清楚的吗?一个人,得意之时,和不得意的时候,本来就应该有很大的差别啊。原来的他,嚣张而又得意,而现在的他,落魄而又恐惧。

是该恐惧的,被抓了,哪里有可能让他活下去?

“琪琪,你想怎么处置他?千刀万剐还是断手截肢?”

目光又扫向那个男子,只是很随意的扫了那个男子一眼,男子的身子就怔了一下,紧张的看着琪琪,此时,他的命就捏在琪琪的手中。

怎么处置?斜眼看了他一眼,现在她该万分的得意才是,可偏偏,心中却没有多少的兴奋,只是稍稍的松了口气,松了口气而已。

“但凭爹爹做主!”

垂下眸子,她不好说什么。说不恨,也是假的,但要怎么处罚一个人,她不知道,也没有处罚过。现在她还跟在爹爹的身边,就让爹爹帮她处置就好了。

琪琪的话一说完,那个男子的眼中一片绝望。堡主做主,比之小姐,真的是悬殊甚多。满脸绝望的看了琪琪一眼,眼光瞟向琪琪的身后,深深地呼了口气,整个人,如同离弦的箭一般的像不远出的墙上撞去……

他的身子,本就伤的极重,想要撞墙,其实也是有点难度的。可惧怕那生不如死的折磨,这一次,却是下定了决心,拼上所有的力气,只为了求得一死。那速度、那力度,倒也是又快又重,眼看着就要血溅当场……

“放肆,我有让你死了吗?”

冷冷的声音,如同地狱中飘出的魔咒,幽幽的回荡在他的脑中,却怎么也挥之不去。脚腕一痛,人就“噗”的一声摔倒在地上,头碰到墙上,鲜血直流,红的似火,艳的似霞……

血溅了,可人的脑子里却是分外的清醒。艰难的回过头,看着一脸阴郁的堡主,刚刚袭击他的,应该就是堡主吧?苦笑着,他很傻,竟然傻到在堡主的面前求死,能死的了才怪呢?

泪水,和着头上的鲜血流着,下来的没有清清的泪,只有那红得刺目的血。发丝凌乱,脸上的几缕,早已拧成一团,血也顺着流了下来。怡莲和亚薇不忍的闭上眼睛,手用力的捂着嘴唇,却一句话也不敢喊出来。堡主现在的心情不好,谁敢出声?

琪琪静静地的看着地上的血红,又点点的梅花,慢慢的变成一小滩,再慢慢的变大,鼻端充斥的是血的味道,很腥,但也很野。那血,真的很红很红,如同那个雨夜,她那淡粉色的床罩上,那一朵朵的红梅一样……

是报应吗?几个月前,那朵朵的红梅是她的,她的生活从天堂掉到地狱;而几个月后,血红换成了他的,他是直接的要进地狱。血,她很害怕,但如果对象是他的话,她却没有一点的惧意。

看了静静地琪琪一眼,堡主叹道:“先止血吧!”

这样下去,他死的会很早。那个男子听到后,身子瑟缩了一下,接着整个人都抖了起来……如同,那深秋的落叶般的,抖抖索索的,随时都有可能掉落;又似那,掉到地上的鱼儿,虽是挣扎,但却逃不出那既定的命运。

两个狱卒,听话的走了进去,不知道在他的头上涂上了什么药,然后用块布子包扎了一下。他们的速度很快,一看都是经验丰富的主儿。

“堡主,已经处理好了!”

处理完,他们恭敬的低下头,堡主呵呵的笑了:“恩,很好,就用分刑吧。让鬼二执刑,他的技术最好了!”

听闻这句,他吓得晕了过去。琪琪不解的转过头去,只见怡莲和亚薇也是满脸的不解。回头看向堡主,堡主揽着琪琪的肩头,笑指着一个狱卒:“小姐没有听说过,你给小姐解释一下……”

目光看向牢中的狱卒,刚刚被指的那人忙站出身来,依然是低着头,恭敬的说道:“是,堡主!小姐,所谓分刑,主要有三步,首先是四肢,分别在大腿和胳膊上轻轻地割开皮,大约有半圈左右,用刀尖把皮挑起,慢慢的注入白油,白油会慢慢的向下沉,所过之处,皮肉完全分开,直到脚底,手心;第二是脸上,只要取下人的五官,一个个的取下,动作也要小心,顺序是眼、耳,鼻、舌;最后是内脏,这个是最考验执刑人的功力的,从……”

听他说的镇定,琪琪听着却是毛骨悚然,这分刑一听就不是什么简单的刑罚,没想到执刑起来竟然是这么的残忍。抬眸看向他,却见人早已软软的晕了过去。也幸亏是有人扶着,要不然,他早就摔到地上了。

“停!别说了。爹爹,这个刑罚听着也太残忍了,琪琪觉得……”

倒不是可怜这个男人,而是这样的刑罚虽然是不会致命,可但只是听听就让人觉得不忍,如果真的执刑起来……

而且,就算是人真的忍受下去了,当刑罚完事的时候,这个人还怎么活在世上呢?

“琪琪,这残忍吗?可他的做法就不残忍吗?他毁的,却是你一辈子的幸福啊!”

打断琪琪的话,堡主一脸沉痛的看着琪琪,一个瘦小如猴子般的男人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个很大的箱子,躬身问道:“堡主,属下已经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开始?”

听他的声音,倒也像是轻车熟路,琪琪不忍的别过头去,想想自己这几个月来的一切,当真是如同到地狱里走了一遭。罢了,交给爹爹处置吧。

转过身,琪琪快速的向外走去,堡主倒也没有阻拦,一声声痛苦的呜咽依然响在耳边,还听到,有女人的喊声传来……

琪琪苦笑一下,是了,她可以转身离去,可怜的二夫人和三夫人,她们两个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见识过今天的酷刑,不知道晚上她们还能不能安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