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只恋弃妃

第20章 无事找事

只恋弃妃 喜洋洋 2370 2015-11-28 16:40:41

  如今堡主不在堡内,而大夫人、二夫人也都被打的打,关的关,堡内现在她是最大,而且,她的腹中也有了堡主的骨肉,似乎也到了该公布一下的时候。

“可是,夫人,你也知道一直以来堡主让喝的药……”

夫人们喝的药,虽然没有人明说过,但众人却也都知道这药的药性。虽然不知道堡主为何会这么做,但年近三十的堡主,一直以来只有一个女儿却也是事实。三夫人明明知道药效,但却有两次侍寝过后,却用计没有喝下那避孕之药,这事如果让堡主知道,能不能容忍这个孩子的存在还是个未知数,而三夫人,能不能安然的留下还是个未知数,怎么能栽赃到小姐身上?

而且,以堡主对小姐的宠溺,恐怕就算是这个孩子掉了也不会怪罪,夫人也不是笨人,怎么会……

“这个,我自然知道。但凡事都有万一啊,药我按时喝了,可孩子还是怀上了,内中的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如果直接的让堡主知道,他说不定不会让我生下这个孩子的,但如果是让小姐知道,而且这个孩子还差点因她而丢,她定会护着我们母子的安全。只要能安全的生下孩子,无论男女,堡主定然会万分的高兴……至于原因吗,看看他怎么对小姐的也就知道了……”

如此以来,有孩子撑腰,堡主不看僧面看佛面,为了孩子也不会像对大夫人,二夫人一样的对自己。

她知道堡主不爱自己,她也知道堡主最疼小姐。自己现在是以色事人,色终于有衰的一天,早晚有一天堡主也会厌倦的。当堡主厌倦的自己的时,到时即便是哭也没有地方啊。因而这个孩子必须留下,但没有小姐的帮助话的,她的下场可能比她们两个还要惨。

“夫人说的有理,那夫人现在就过去吗?”

小姐赏花,为的也是清静,而且她现在这个时候出去,还是在夫人出口约了她的时候,说明她也是极不喜欢有人过去打扰的,不知道夫人现在过去打扰小姐会不会发怒?要知道人总是有个脾气的,别看小姐平时的脾气也是温温润润的,但这也是没有触怒了她的时候,如果是真是让她生气了、愤怒了,到时候到堡主那边一说,谁知道堡主会怎么发怒呢?

怡莲淡淡的一笑,看着一脸担心的小花一眼,淡笑道:“恩,一会不要乱说,记住,不可多嘴!”

成败在此一举啊,趁着堡主不住,她必须要找好这个后背的力量。等堡主回来,知道自己有意的过去找小姐,谁知道堡主会不会生气。

曾经也读过很多赞赏荷花的诗句,什么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大都是在赞扬着荷花是品质。

原来的时候,琪琪最喜欢的就是这荷花之清了,出污泥而不染,多么清高的品质啊!古往今来,有多少的文人墨客,才子佳人,总是喜欢自比为荷花。其实不久之前,她也是自比过的,可如今,她还能再自私的把自己想成是那清傲纯洁的荷花吗?

快要黑天了吧,那似血的云霞渐渐的变淡,天也慢慢的变黑了。这个时候出来就是好,这倾心湖畔根本就找不到几个人来。她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原来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原来的时候是嫌人多了闹,现在是嫌人多了吵。那件事,爹爹说是压下了,可真的能堵住悠悠之口吗?大家表面上是不再说了,可这个私底下啊,谁能管的了他们的嘴?

轻轻的闭上眼,享受着那微风拂面的感觉,鼻端的莲香味道更浓,这是她喜欢的味儿,小文也知道,每次自己沐浴的时候,莲花开时,那浴桶里,总是少不了这清清淡淡的莲花香味儿。

“小姐,是三夫人过来了……”

正在闭着眼睛感受着那难得的轻风呢,耳边却又想起了小文的提醒,睁开眼顺势望去,只见三个人已经远远的走了过来,想要躲开已经不及,看她们走来的方向,竟是直冲着自己。

琪琪轻叹一声,不久之前,二夫人的事,难道她是忘了吗?据说二夫人现在还是不能下床的,可这个三夫人啊,怎么还敢来打扰自己呢?

不过古人不是也说过吗?无事不登三宝殿,她先是约自己出来,自己没有赴约,她却在探的自己出来的时候主动找来,目的就更不纯了。

转头四顾,周围依然是静悄悄的,除了她们几个人之外,这周围还真是没有乱七八糟的人啊。早就应该想到,她看到的也是表面,至于背后啊,谁知道又几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小姐,今天心情不错啊,不过这黄昏时分来看这满池子莲花,倒也是别具一翻风味啊。”

看这个女人走到面前,琪琪只是淡淡看着湖面,似是在赏着满池子的莲花,却并没有和这个女人打招呼。

“夫人说笑了,我也只是出来走走而已。”

淡淡的声音,带着明显的疏离之意,对这几个夫人,她也从来没有喊过她们娘,虽然,名义上,她确实是该喊上一声的。

而这个三夫人,更是可笑,算起年龄来,她也不过是比自己大上一岁多点。可仅仅多了那一岁,她就是自己的长辈,自己的娘了。其实,这也怨不得爹爹了,爹爹长的英俊潇洒,年轻有为,有人喜欢也是再正常不过的。而且爹爹的年龄不大,好像才刚刚三十岁而已。

“小姐,你最近还好吗?”

本来是想喊她的名字来显得格外的亲切的,可犹豫片刻,终是没敢喊出来。对于这个女儿,为什么两个夫人都不喊她的名字,而是恭恭敬敬的喊她为小姐,中间的缘故她也只是大体的知道一点,不是很熟悉。她不敢一身犯险,虽然今天的做法就已经很破例了。

“好!吃的好,穿的好,睡得好。多谢夫人挂心了。小文,天色也晚,我们还先回去吧?”

依然是淡淡的声音,让怡莲气的暗咬银牙,自己都这么放低姿态的和她说话了,她怎么能还像是躲瘟疫似的躲着自己?她现在要是走了,留下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还有什么好戏要唱?

“小姐,你看今年这并蒂莲开的比往年也早些啊,而且今年的花色也较之以往艳丽,花味也浓郁扑鼻,只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品种的莲花啊?”

在琪琪尚未抬脚离开之时,怡莲一把拉住琪琪的衣袖,一脸笑意的问道。

琪琪回过头,看了眼那满池的莲花,她分明就是无话找话,只是不知道是单纯的想要和自己联络感情,还是说另有别的目的?不过,现在她好像也不想放过自己。低头看着那被抓住的衣袖,暗叹道:反正回去也没有多少事要做,且听听她想说什么也行。

原来的时候,两个人的关系虽不是极好,但偶尔遇到的时候也是客客气气的说上一翻的,只是现在琪琪的心情低落……也是啊,刚刚出了那样的事情,怎么能不觉得低落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