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只恋弃妃

第91章 刻鹰为记

只恋弃妃 喜洋洋 2321 2016-02-11 20:07:42

  第91章 刻鹰为记

他以为她该是爱上了谁,她的肚中的孩子该是她喜欢的人的,他万万没有想过,孩子竟然是这么来的,只是……

琪琪无语,刚开始的时候,他的确是一个陌生的男子,后来知道了,她知道他是她的爹爹,她的处境才会觉得更加的难堪。

“那你的皇兄,还会舍得让你和亲过来?孩子为什么不早点打掉?”

眼神一凛,说这话的时候,鹰王都觉得自己很是残忍,就好像……

她已经受伤了,伤口刚刚结痂,他先硬生生的扯下这个疤痕,看着那血淋淋的伤口,然后再洒上一把盐似得。

“亲事都早已定好了。皇兄为了我的名誉着想,自然是不可能对外宣扬了,别忘了,我可是他最最宠爱的妹妹。再说了,如果真的把实情告诉你,你会同意退婚吗?或许是以为,我们在故意的找借口吧?鹰王,你以为呢?”

目光柔柔的看着鹰王,琪琪苦笑一声,叹道:“皇兄也这么的说过,但是我没有同意。我想,过来大不了就是一个死字,反正我的身子不好,也不能打掉这个孩子,有了他,我注定就是要来受罪的。总共就只有这不到一年的生命了,为何在临死之前,还要拖累皇兄呢?”

字字句句的说完,琪琪都有点佩服自己说谎的功夫了。或许,她真的就是很会说谎的,只是以前,被保护的太好,她一直都没有尝试过说谎吧?

“你说的倒也有理……”

手一拉,琪琪就坐到他的怀里,下巴被人抬起,目光直直的看着那双寒潭似得眸子,一时之间,琪琪都不知道要如何说才好。

“蓉蓉,你说,我要不要相信你?”

他的眼似寒潭,好深好深,深到,琪琪都不知道他的心里的在想着些什么。他的神情黯淡,一脸的悲伤之意,琪琪甚至能从他的眼里,读出一丝的怜惜。

“王爷睿智,自然会有分辨的。我一个弱女子,连命都握在王爷的手中,又怎么敢骗王爷呢?”

琪琪心中颤抖的厉害,她不知道鹰王为何要这么问,但她感觉,他已经要准备原谅了她了。不过,她不知道鹰王的打算,如果知道的话,她是绝对也不会说出刚刚的谎言的。

“聪明!蓉蓉,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呢?蓉蓉,你可知道,你最让我沉沦的是什么?”

手指轻轻地摩擦着琪琪那小巧的耳垂,苏苏麻麻的,痒的厉害,琪琪想要阻止,但此时的她,却是什么也不敢说。

“是什么?”

无助的问了一句,她知道后面的话必然不是好话。如同很早很早以前,墨说过,她无助的样子,欲要哭泣的时候最动人,琪琪知道后,吓得可是很少在人前哭了。

“最让我沉沦的,不是你的倾城的美貌,而是你淡淡的,不把一切都放在眼里的性子。如同误落人间的仙子般的,随时都有可能乘风而去……那么的缥缈,那么的虚无,那么的……”

是吗?仙子,她不是仙子,仙子没有这么脏的……

也或许,她真的是所谓的仙子,但是,是一个误落人间的仙子,一个堕落的仙子……

“我不是仙子,我太脏了……鹰王,但我好希望我是仙子,是仙子的话,我就可以放心的离开这里,不用再这么艰难的活着了……”

她的声音很轻,轻到,几乎是在喉咙里喊出的,是从心里发出的。但即便是再轻,鹰王也还是听到了,温温的吻毫无预警的落了下来,柔柔的汲取着她唇中的甜蜜。琪琪无助的闭上眼睛,只因那吻中,她竟然感到了……

怜惜……

“你是我的,你的人是我的,你的心也是我的,你的命也是我的!记住,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死,知道吗?”

没有喊她的名字,淡淡的血腥味儿袭来,唇上的痛意还在,他霸道的话语,如同魔咒般的响在耳畔。琪琪怯怯地睁开眼,看着面前的黑眸,看着漆黑的面具,忽然觉得这张面具也是挺可爱的。

“王爷,我的命是你的,你可以随时的取走!”

人,她现在还不能给,不是为了谁守身,而是,她现在还没有做好要做他的女人的准备;心,她也不会给,或许,她曾经喜欢过谁,比如堡主,但那是父女之爱,不是爱情,又如墨,她想要痛痛快快的爱一次,可他却不要她,还把她送人了……

“命,你给我的就只有命吗?你的人,你的心都丢到了哪里?”

聪慧如鹰王,自然也知道琪琪话中的意思,他怒吼一声,如同那受伤的狮子般的嘶吼道。

“我的人,在这里,只是还没有准备好;我的心,早就已经封了,它是冷的,不会爱人,也不会喜欢上谁的……”

低叹一声,琪琪,你不配拥有幸福,而高高在上的鹰王,他也绝对不会给你所谓的爱情。想想看,一个可以舍命救你的人,接近你都是有目的的,何况,他只是一个外人,一个外人的花言巧语呢?

“丢了吗?哈哈,好,很好……”

抓起琪琪的胳膊,拉开衣袖,重重的咬上一口,他的双目冷厉,眼中的怒火熊熊的燃烧着:“你是我的,这是我的印记,你是我的人!”

手臂的痛浓浓的传来,不知何时,露儿已经抓住了琪琪的手,惊恐的喊道:“小姐,流血了,你的胳膊流血了……”

流血了吗?低垂下头,怪不得她会感觉到痛啊,原来是流血了啊。另一只手缓缓的伸了出来,摸到流血的地方,那明显的齿印,是他的,是他的印记……

鹰王,那么霸道的一个人,没想到也有这么孩子气的时候,咬上一口,虽然很痛,但伤口总是会结痂的,总有一天伤口就会好了,而印记也会消失不见的……

“王爷……”

急着拿出上次王爷送的治疗手伤的药,刚清理完胳膊上的血,鹰王就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双目如炬般的注视着那被握住的手腕,还有一边的药瓶……

“谁让你上药的?”

大手一挥,露儿就嗵的一声摔倒在地上,而那瓶药也啪的一声落下,摔成一个个的碎片儿,那点点的白色,散乱的洒到地上,炫目的让人挣不开眼。

“王爷,奴婢是……”

“滚!”

不等露儿解释,鹰王火大的喊道。露儿颤抖了一下,不安的看着琪琪,但看到鹰王那浑身的怒气,只能怯怯的退了出去,一瘸一拐的……想必,刚刚磕的应该也不轻吧!

“这是我的印记,你不能让他消失的……”

手,温柔的覆到齿印上,还有点点的猩红渗出,灿烂而又夺目。

“好……”

无意识的应了一声,鹰王他的手劲很重,压得伤口有点痛。但她没有表现出来,也没有必要表现出来。或许,人总是这个样子的,痛的多了,也就对痛感到麻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