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只恋弃妃

第73章 备药落胎

只恋弃妃 喜洋洋 2320 2016-01-24 20:06:28

  第73章 备药落胎

“墨,她现在的身体很弱,如果你想她多活两天,最好不要带她走!”

有种被看穿心事的尴尬,皇上的脸,不自然的别向一边,也松开了攥着墨的胳膊的手。室内又恢复了寂静,静得,连人的心跳声都能感觉的到。

“她到底是怎么了?”

过了许久许久,墨还是放下了琪琪,轻轻地,温柔的放下琪琪,帮她盖好了被子,目光眷恋的看着那张倾城的小脸,来宫里也不过是短短的几天,她好像是瘦了很多呢?

“你最好不要知道,墨,你只要知道,她没事就好!”

冷冷注视着墨,也注视着床上的佳人,琪琪,你果然厉害你,墨是真的爱你,朕也是真的眷恋你,不过,你的命,在遇到墨的那一刻就决定了,你必然是被牺牲的一个。

“不,我要知道,告诉我……我要知道!”

直觉的,这件事一定很严重,要不然,皇兄不会这么的对自己说。墨挣扎的看向皇上,再看向一边如同隐形人似得太医,心中愈加的不安。

“好啊,你真想知道吗?徐太医,你说吧,详详细细,一字不漏的告诉寒王,让寒王的心里也有个数吧!”

嘴角溢出一丝残忍的笑意,他本来是不想让寒王的操心的,是他硬要知道,硬要操心,这可就怨不着他了。他知道了,他倒要看看,他会怎么做,他打算要怎么做!

“回皇上,回王爷,姑娘的身体很弱,她不能再受到任何的刺激了,她现在有了近两个月的身孕,她的身子不适合孕育孩子,但也同样的不适合落胎。如果不小心落胎的话,姑娘随时都可能……可能……”

身孕?眼光复杂的看向琪琪,墨的心中忽然如刀割般的痛了起来,她竟然有了那个男人的孩子!那个该死的畜生,他是她的爹啊,他怎么可以这么待她,他让她以后该如何去做?

“可能什么?”

眼神冰冷,此时寒王,浑身都散发着致命的寒气,如同地狱中走出的恶魔,让太医都忍不住格格的打着冷战:“会……会死……”

死?多好听的一个字,寒王冷笑一声,这个不该有的孩子,没想到竟然会和她的命紧紧的连在一起。琪琪,如果你醒来了,如果你知道了,你会怎么做?

眼神一暗,寒王震惊的问道:“那如果留下这个孩子呢?”

天知道,问出这句话,他的心有多痛。她的孩子,是她和她爹的孩子呢?

“生产的时候,同样会危险……不过,生产以前,只要不受刺激,注意点,一般也不会有事的……”

颤抖的说完这些话,太医再也坚持不住,咕咚一声摔倒地上,也幸亏他是跪着的,要不然,谁知道会不会摔出病来。

“朕说过,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看着痛苦的墨,皇上轻叹一声,眼睛看向床上的佳人,她的双目依然紧闭,好看的睫毛也如同那已经飞累了的蝴蝶般的,毫无生气的趴在那里,只是那眼角,却有着淡淡的湿意……

她醒了吗?她哭了吗?刚刚的话,她是不是听到了?一个不该来的孩子,是她的耻辱,却也是她甩不开的包袱。琪琪,你心痛吗?朕不知道你会不会心痛,但朕却能为了你而感到心痛。

“我要杀了他,血洗冯家堡!”

似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寒王的拳头,捏的咯吱咯吱的响着,他忽的站起身来,大跨步的向外走去。皇上先是一愣,看着那即将迈出门的身影时,才知道寒王说的是真的。

“站住!”

一声怒吼,寒王的身子一僵,他没有转身,冷冷的问道:“怎么?”

“琪琪还没有醒来,你就这么的过去?”

压下心中的怒气,皇上第一次觉得原来寒王也会这么的冲动,他愤怒的皱着眉头,两人都没有看到,琪琪的脸上,滚过一滴泪水,晶莹而又纯洁。

“皇兄,我要帮琪琪出了这口恶气!”

冷冷的话语,带着尚未平息的怒气,皇上眼色一暗,冷声道:“那以后呢?出了这口恶气,你灭了冯家堡,琪琪继续代嫁,过去送死吗?”

惩罚他,很简单,随时都可以,但是琪琪这边,却是一刻也等不了,他不想看着琪琪死,但却也没有好的解决方法。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怎么报复冯家堡,而是怎么保住琪琪的命!

“不要报复他,也不要报复冯家堡!”

弱弱的声音,带着独有的坚定的语气,琪琪睁着大眼,打断了两个之间的对话,也成功的让两个男人都转过头,一脸不解的看着琪琪。

“琪琪,为什么?你不会是,也喜欢他了吧?”

皇上第一个问了出来,寒王也走到床边,一脸紧张的看着琪琪。

“皇上,你想多了,或许我是恨他的,但是,我希望你们不要过去为难他。他救我的时候,我还是个两三岁的小娃娃,十多年来,他又当爹又当娘的照顾着我,我很感激,也很感动,没有他,怎么会有我?所以,不管他怎么对我,我会怨他,恨他,但也绝对不会希望他死去。不要动他,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要动他,答应我,好吗?”

眼光,在两个男人间不停的转动,看着皇上点点头,寒王也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头,琪琪才虚弱的一笑:“那就好,我也就放心了。给我准备药吧……”

对了,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情况,反正她也不想活了,能在临死之前,成全蓉蓉的幸福,那也是功德一件。要成全蓉蓉的幸福,这个孩子,必是不能留下的。所以,不是她心狠,是她真的不能留下这个孩子。

“琪琪,你……”

寒王一惊,着急的攥住琪琪的手,心痛的看着琪琪,后面的话,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琪琪,你前面的一个要求朕可以考虑,但药……”

琪琪要喝药,皇上也是大吃一惊,她不要命了吗?她的身体,现在是不能喝药的,她怎么会想要喝药呢?如果喝上堕胎药,她会死的,太医说过,会死的啊……

死?死了,倒也好了,不过,即便是死,她也不会死在这里,她会死到鹰王那里。那样,最起码,能成全墨的计划,蓉蓉的幸福。

“我不会死在这里的!”

轻叹一声,琪琪闭上眼,不想再看墨那双伤痛的眸子,既然已经做好了选择,为何还要再做出伤痛的样子来呢?墨,谢谢你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绝望,什么是心碎……

“我累了,你们先去忙吧!”

脑子好累,她需要静一下。听着门啪的一声关上,琪琪轻叹一声,眼中的泪水终于肆无忌惮的落了下来。孩子,她竟然有了他的孩子!小手抚到腹部,那里平平的,什么也感觉不到,但那里,去有了她和他的骨肉,一个注定是不会出生,见不到这个世界的阳光的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