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只恋弃妃

第80章 不配续命

只恋弃妃 喜洋洋 2322 2016-01-31 20:05:56

  第80章 不配续命

“王爷,你要有个心理准备。我有三个消息要告诉你,可能哪一个对你来说也不是好事!”

路神医站起身来,如果不是正好赶上鹰王大婚,他多留了几天,这个女娃啊,就……

“你说吧!是不是,她活不久了……”

眼神一暗,鹰王的手紧紧的攥了起来,他不甘心,不甘心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路神医点点头,叹道:“她能活多久,关键还是看她自己,长期的心情不快,万事郁积于胸却一直都没有发泄出来,严重的伤害了她的身体,这是其一;其二,就是她服毒,服用的是一种能够让人假死的毒药,这种毒药极为少见,名叫一月去魂丹。服用此药,会使人死去一个月,只要一个月之内服食解药,那对人体也没有多少的害处,但如果没有解药的话,这假死也就成了真死;第三……鹰王,你不要激动,听我……”

路神医的话还没有说完,鹰王一拳已经打到墙上,那一拳,力道极大,拳落下后,手上早已血迹斑斑,看着他手上流出的殷红的血,鹰王却好似没有感觉似得:“为什么?她就这么的不想要嫁给我吗?”

眼神阴暗,看向琪琪的时候,眼中冷似寒冰,恨不得过去摇醒她,问问她为什么要这么的害他,打击他!

“王爷,还有最后一点,你要不要听听?”

其实,前面的这些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就是最后一条,这也是为什么他最后才这么问的原因了。

“说!”

薄唇紧闭,本就漆黑的面具,显得更加的冷硬。路神医看着鹰王,感叹道:“万事都有因果,相信她也有不得已的苦衷,王爷该给她一个机会的……好了,别瞪我了,我说就是了,她怀孕了,怀有近三个月的身孕……”

乒乒乓乓的,据说,新房的东西被摔了个彻底,只除了,床上躺着的人以外!

三日后,琪琪还是醒了过来,一盏昏黄的油灯,床前伏着一个瘦小的人影,是谁?睁大眼睛,才看出,原来是陪嫁丫头平儿!

“平……”

想要喊她的,才觉得她的喉咙好痛好痛,出口的声音,沙哑的让人不忍!

“公主,你醒了?”

虽然,琪琪的声音很是细小,可在这寂静的屋里,还是能听的清清楚楚。琪琪咧嘴一笑,才知道,原来咧嘴竟也是这么的费力。

“平儿,我怎么了?”

打量了四周一眼,琪琪的心中有丝了然。看着这个简陋的房子,不知道她是已经到了宫外,还是被鹰王打入了冷宫呢?

“公主,你先喝口水吧,你都昏睡了三天了!”

不得不佩服,那个神医的医术却是厉害,不仅识破了公主所中的毒,还把公主给救了回来。该谢谢他吗?

“平儿,怎么回事?这里是……”

琪琪刚想问明白原因,却见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走了进来,平儿赶紧低下头,琪琪诧异的看着他,等着他说话。

“公主,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他没有给琪琪行礼,径自在一边的位子上坐好,眼光打量着琪琪,淡淡的问道。

“还好。是你救了我?”

看着腕上那只修长白皙的手,他的手很好看,除了比她的大点,又长又白的,和女人的手差不多。

“我不救你,你不是一样也可以醒过来吗?只是,公主,你可知道,在我们这边,对于喜欢的人,可是有火葬的习俗,如果我不在这里,你就这样的走了,王爷喜欢你,你岂不是就……”

冷冷的看着琪琪,能够带着别人的孩子嫁过来,她也算是有点胆色的。如果不是王爷在意她,他倒是真的想,让她这么的死了算了。

“你恨我?”

抬眸看他,琪琪很肯定的说着,路神医当即就愣在了那里:这个女人的脑子没事吧?刚刚他说的那么严重,可她竟然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你恨我?按理说,她应该是害怕,很害怕的啊。

“你说什么?你不害怕?”

这一刻,他似是明白了些什么,再看向琪琪的时候,没有了刚刚的敌意,却多出了一份的兴味。

“我该害怕吗?你不是救了我?”

琪琪淡淡的一笑,眼中带着一丝的向往……

很多时候,活着是一种痛苦,而死了,才是一种解脱!

“我是说如果。如果我不在呢?如果没有人知道你只是中了毒,你不是真的死了,那时如果火葬了,你的小命岂不是就……”

路神医连忙解释,为了说明这件事的严重性,他还特意加重了语气。看着他认真的样子,琪琪忍不住噗嗤一笑:“你是大夫吧?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世上,哪里有那么多的如果,我只知道,我没有出事,而你救了我,不对吗?”

“嗨,其实,要救你的,也不是我。你要是想感谢,也不用谢我,就谢鹰王吧!”

路神医摇摇头,忽然之间,他觉得刚刚的那个问题也很没有意思,他好奇的问道:“姑娘,你真的不怕死?”

“死,有时也未必就是一件坏事了。再说,你是一个医者,你也知道我的身体状况,我本来就没有多少的日子好活了,是不是?”

琪琪淡淡的一笑,她的身子,如果不怀孕的话,心情舒畅了还能多活几年;心情不好,本就活不了多久的时间,除非,有什么奇迹出现。

“嗨,他们都喊我路神医了,你也跟着喊吧。我就不明白了,你小小的年纪,还是一个公主,哪里有这么多的愁事呢?怎么会想不开呢?还有,你不为了别的,单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也应该放开心点,不该钻牛角尖的……”

行医这么多年,这样的病人,他还是第一次的见到过。既然连生死都能够看透,又为何还要想不开,自己给自己找气受呢?

“路神医,我没有钻牛角尖的,只是有些事,你不懂的!”

琪琪轻叹一声,这牛角尖,哪里有那么的好钻呢?她已经够阔达的了,只是,她不能和他说实话罢了。

“没有吗?那怎么把自己好好的身体折腾成这个样子?公主,很多话憋在肚中不好,如果你相信我……”

路神医一脸八卦的看着琪琪,未等他的话说完,琪琪连忙叹道:“我相信你,但有的事,我是不会和你说的。对了,你现在救我,你不觉得是多此一举吗?出了这样的事,鹰王怎么可能会轻饶我?他不会容许这个孩子生下吧?”

“你都知道?你现在的身体,是不适合落胎。但也不适合继续养育这个孩子,你的身子,如果不好好的调养,恐怕,连活到孩子的出世都很难。公主,孩子的爹爹是谁?他有权利知道这件事吧?”

双目炯炯的看着琪琪,琪琪微叹一声:“我已经醒了,也没有什么大碍,麻烦路神医去向王爷禀告吧。要怎么处置,随便他了,我无所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