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只恋弃妃

第54章 昏迷

只恋弃妃 喜洋洋 2245 2016-01-05 20:01:29

  第54章 昏迷

拿起一缕的长发,低头在墨的剑上一划,发应声而断,不顾一干人那惊诧的眼神,琪琪淡声道:“谢谢爹爹这么多年来对琪琪的照顾,发断如情断,从今天起,我们形同陌路……”

手一扬,一根根细细的青丝缓缓的飘着,飘着,如同那满天的烦恼,因为它们的飞落而消散、消失……

只是,发断容易,情断,也会这么的容易吗?

“琪琪……”

看着苍白的落到自己肩头的几根细发,堡主的脸色更加的阴沉……

形同陌路,她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可是,她是他的,他不允许她离开他的视线,更不允许他们以后的互不相识……

“除了小姐,其余的人,杀无赦……”

眼,变成嗜血的红色,怒气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堡主的命令一下,众人就围了过来,而弓箭手更是找好机会,伺机而动!

两个黑衣人跑了过来,三人背靠着背,而琪琪,则被牢牢地护在里面,闪闪的银光中,琪琪没有害怕,只是一脸镇静的看着那已经打起来的人。

“墨,劫持我,不要恋战!”

淡淡的声音,透过兵器交接的声音,清晰的传到墨的耳朵里,墨稍一为难,与两位手下看了一眼,剑忽然转向,压到琪琪的脖颈上:“住手!”

冷冷的声音,如同数九寒天,众人都忍不住停下手,不约而同的看向琪琪脖颈上那冰冷的长剑。

“都放下兵器,要不然,我杀了她!”

众人一阵犹疑,刚刚堡主交代过,不能伤害小姐的,可现在……

“不要伤害琪琪,我放你走就是……”

看到突然被制住的琪琪,堡主一下就慌了神,担心的看着那雪白的脖颈上露出的鲜红,还有琪琪那微微皱起的柳眉。

“放下兵器,放我们走!”看了众人一眼,墨的眼中没有丝毫的柔情,堡主的眼神带着一丝的探索,他的手一紧,琪琪脖子上的血流下一些,堡主忙道:“只要琪琪没事,我就放你们走!”

一个眼神,众人的兵器都放下,四人背靠着背向后退去,出了后门,几匹骏马跑了过来,墨单手抓着琪琪,看了身后的堡主一眼,准备垮身上马。

“等等!琪琪,你就真的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我吗?”

一脸平静的注视着琪琪,知道了她的心思,可看到她脖颈上的血,他的心却依然还是痛着。

“是,我不想见到你!”

被抓上马,墨的剑没有放开,单手拉着马缰,回头笑道:“如果不是因为她,我一定会铲平冯家堡!”

长嘶一声,三匹骏马扬蹄前奔,彩云彩霞走了过来,看着那仰起的尘土,小声的问道:“堡主,要不要通知他们拦截下?”

拦截下?对他的暗桩来说,这确实是易如反掌,只是,拦截下之后呢?

“不用!”

从身边一个弓箭手里取过弓,三箭摆好,瞄准那越来越远的黑点,他艰难的闭上眼,叹息一声,无奈的放下弓……

噗……

一口鲜血喷出,如点点的红梅洒落,红的惊心,艳的触目……

“堡主?”

看着堡主嘴中吐出的血红,彩云彩霞连忙过来想要搀扶,堡主一挥手,快速的搭弓,嗖的一声,三只箭同时飞了出去……

“不要追……”

血,源源不断的吐了出来,人也猛地向后倒去,彩云接住他,抱着他高壮的身子,急喊道:“快点找大夫……大夫……”

“不要……不要杀她……”

眼中湿润,几滴晶莹顺着那紧闭的眼角落下,滑过苍白的脸,比嘴里的鲜红,更加的惑人,更加的剔透……

“堡主,不会的,不会去追她,不会杀她的……”

紧紧的抱着他,血流到她的身上,侵染了他的,也染红了她的……

坐上马背,骏马扬蹄飞奔,琪琪那颗紧悬的心才放了下来,耳边有呼呼的风飞过,周围黑乎乎的,暗淡的月光根本就看不清周围的状况,但与他一起,她一点也不觉得害怕。

“琪琪,抱紧我,离开这里,我们就安全了!”

话刚说完,就感觉背后有不寻常的风吹过。稍一凝神,是箭,三支同发,无论你怎么躲,都能中的三支箭!

要躲开吗?此时,唯一的可能逃脱的办法就是跳马,可跳马的话,琪琪可能就有被抓回去了,怎么办?

紧紧地抱着琪琪,一夹马腹,马飞的更快,而那箭也……

“墨,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感到身后的人身子一紧,琪琪不安的问道。呼呼的风声吹乱了她的发,也吹乱了她的心,她只能紧紧地抱着他的腰部,却感到有湿湿的东西滑下,沾湿了她的手,缭乱了她的心……

“琪琪,我没事……快走!”

背部好痛,痛的他冷汗直冒,但刚刚他用剑挡了一下,没有射中要害,箭入的也不是很深,坚持一个半个的时辰应该不会有问题,他们两个呢?到哪里去了?

刚刚只顾着琪琪了,只记得他们是一起跑起来的,难道他们也中箭了吗?还是说,被抓住了?

想要回头找找,可他现在却也是有心无力……要带她离开这里,先离开这里再说!

“墨,你真的没事吗?要不,我们先停下……”

紧张的抱着他,可琪琪却一动也不敢动,只怕,一不小心,又伤着他了。

“先离开,我可以坚持……”

咬着牙,紧紧地咬着,能感到那血向外流出的声音,他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浅薄……

“墨……墨……”

抬起头,看着他的眼已经闭上,可一只手还是牢牢地攥着缰绳,另一只牢牢地抱着自己……

泪水,无助的落下,而垮下的马,似是也感觉到主人的不适,没有走大路,却专门捡了林间的小路飞去,飞了片刻,终于在一个残破的房屋前停下。

艰难的跳下马来,琪琪柔声道:“墨,要下马了,你坚持一下,我扶你下来……”

马体贴的跪的更低,琪琪艰难的扶下他,他的身子很重很重,琪琪咬咬牙,扶着他走到门口时,身上的衣服早已塌透。

推推门,才发现门从里面插着,莫非这不是废宅,而是一户农家?

用力的敲着门,琪琪的心中焦急万分,过了许久,终于有灯光透了出来,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么晚了,谁啊……”

是很晚了呢?琪琪抬头看看天,忙应道:“老伯,是我,天都黑了,能借宿一晚吗?”

甜美的声音,院内的人迟疑了一下,叹道:“这个时候……”

“老头啊,刚刚好像是个姑娘的声音,你就开门让她进来吧。这深更半夜的,一个姑娘家,你让她到哪里去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