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只恋弃妃

第35章 香山祈福芳心动1

只恋弃妃 喜洋洋 2238 2015-12-16 01:37:35

  管她们做什么?那个采花贼抓到了,她是可以安枕了,这不就够了吗?嘴角溢出一丝的轻笑,其实爹爹这么的生气,她也是可以理解的。那个男人,毁的不只是她的清白,还有爹爹的骄傲啊。

踏踏实实的过了半月,那个采花贼果然没有再来过,琪琪也真的放下心来,就连原来在牢中的那一点点的疑惑也释然了。而转眼之间,也到了金秋九月,久久都不能开怀的脸上,也随着秋的渐进,渐渐的开朗起来。

“爹爹,琪琪要去的,都去了这么多年了,突然不去心里总是觉得不安。”

都打算好后天就走了,爹爹却忽然说今年不用去了,琪琪的心中不甘,不满的抗议道。

“琪琪,如今外面的世道也不太平,此去香山,至少要五六天的行程,爹爹不放心啊。”

香山之上,是久负盛名的灵隐寺,据说那边的菩萨甚是灵验。从小就与爹爹相依为命的琪琪,从八岁那年开始,每年九月,都会去给爹爹祈福,一来一回,加上路上的时间,最少也要半个月。

而当今的世道,也算是天下太平,爹爹所说的不平,怕的是她的名声吧?不过人的习惯也是很怪的,坚持了这么多年,如果突然放弃心中总会觉得不甘。而且来回的路上,一般都是在车上的,很少能碰上几个人啊。

何况,那件事已经发生了,她就算是逃避又能逃避多久呢?如今的心里虽然是放松了一些,可偶尔还会觉得有些烦闷,那香山上大片大片的红叶,一山的红色,看着就让人心情愉悦,她也需要过去散散心啊。

“好吧,让彩霞跟着你。路上要小心点,不要离开彩霞的身边。”

彩霞?琪琪的脸上露出微微的惊讶之色,彩霞的武功很高,但她是爹的贴身侍女啊,怎么能……

刚要开口,爹爹却已经转身离去,琪琪的心中有点黯然,刚刚她好像是惹得爹爹不高兴了。可她也没有说什么啊,只是坚持要出去,爹爹是为了自己担心吗?

不过,不用的,她会好好的照顾好自己。原来有采花贼在的时候,她都会好好的活着了,如今采花贼已经伏法,她就更没有必要不好好的珍惜自己的生命了,她会好好的活着的,即便是只有自己一个人。

按照预定的行程,明天就可以到香山了。和往年一样,琪琪没有大张旗鼓的带上多少人,两个赶车的侍卫,两个侍女,再加上一个彩霞。一行六人,也就只有琪琪一个是毫无武功的。

斜倚在车上,彩霞沉着脸,和平时一样,脸上没有多少的表情。而小文在看到这张冷脸后,话也少了很多,整个车厢都静静得,琪琪微闭着双眼,一路上并没有听到多少的流言蜚语。

或许,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厉害吧。爹爹的手段也是有些的,控制住留言没有传出来也是可能的。

“小姐,明天我们就要上山了,小姐还是准备步行上去吗?”

小文小心的问着,也不知道小姐是怎么想的,那么高的山,足足要爬上两个时辰,可每年小姐都是亲自爬上去,说只有这样才会心诚。只是这么以来,不止是小姐,连她们这些丫头都累的够呛。

“恩,那样才会心诚啊。”

一直以来,都是爹爹在默默地为她付出着,她为爹爹做过的事本就不多。一年中,唯一能做的就是这一次的祈福了,亲力亲为才显诚心。

夕阳西下,红霞满天,马车终于在香山下的落城。九月,也是落城最繁华的时候,满山的红叶,加上那甚是灵验的灵隐寺,引来的不止是难以计数的文人墨客,还有更多的就是一个个虔诚的人们,当然,两者皆而有之的人也不在少数。

小文扶着琪琪下车,款款的步入早就打点好的客栈。一身嫩黄色的衣衫,显得肌肤更加的白润细嫩,纯白色的披肩包裹住那小巧秀气的香肩,薄薄的白纱遮住那倾城的容颜,碎步款款,飘逸如仙,惹得行人忍不住侧目,小二忍不住傻眼。

“咳咳……”

不悦的咳嗽几声,彩霞的冷眼袭来,小二忙吓得低垂下头:“小姐,您要的房间在楼上,请随小的来。”

琪琪稍一颔首,温婉而又端庄,原本就在偷偷的注视着的人忍不住低头称赞:好个端庄有礼的女子,只是不知道女子是谁家的,芳名为何。

“爷,刚刚的那个女子……”

轻轻地声音,划破了室内的寂静,也让刚刚侧目的公子回过头来。剑眉星目,唇红齿白,脸似刀刻,鼻挺有型,墨发只是随意的用一根紫色的发带系住,身穿淡紫色的长袍,手握一个蓝花瓷的茶杯。俊脸忽然一笑,整个房间都跟着灿烂起来。

“李翔,你也感觉出来了吗?”

继续看向对面,佳人早已远去无踪,男子脸上的笑容仍在,嘴角邪魅的勾起,连身为的男子的李翔看了都忍不住侧目。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要不然……”

薄唇微启,李翔知道后面的必然也没有什么好话,他连忙打着哈哈,陪笑道:“如不是公子长的动人心魂,臣……小的怎么会看呆了呢?”

在他的怒目下,李翔成功的改口,男子大笑道。:“这笔帐,给你记着呢。查查她的底细,最晚明天送来!”

李翔谄笑一声,为难道:“明天?爷,是不是急了点啊……”

这又不是问问外面卖东西的多少钱一斤,只是看到一个人的背影,想要查出她的底细,一天的时间怎么可能?还说是给记着帐呢,分明就是现帐现算啊……刚刚那不是已经找茬了?

“急吗?要不今天……”

轻抿了下杯中之物,他说的云淡风轻,李翔吓得连忙点头:“我的主子啊,不急不急,一点也不急,最晚明天晚上,一定送到,一定送到!”

擦擦额头的冷汗,今天还是不要了吧,如果改成今天交工的话,他就是不睡觉也完不成啊。

“早这么说,不就没事儿了吗?李翔啊,你怎么总是学不乖呢?”

男子轻叹一声,俊脸上满是惋惜之色。李翔暗自懊恼,他也只是想多争取点时间,怎么想到他会这么的认真呢?不过这个女子啊,被主子给注意上,不知道是幸或者是不幸。

“蓉儿,当真是上天不负有心人啊,哥终于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心中默默地说着,男子的脸上满是感动。刚刚虽然只是一个侧面,但那感觉,该死的熟悉,他有预感,她就是他辛辛苦苦的找了这么久的那个人。

“小姐,累了我们就歇息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