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只恋弃妃

第28章 淡淡的疑惑

只恋弃妃 喜洋洋 2271 2015-12-09 01:36:20

  “说,到底有没有看清是何人?”

堡主拿起邢台上一根晶亮的皮鞭,在旁边的盐水里一蘸,拿着就向一边的刑架上上走去。绑着的侍卫身子一阵颤抖,眼中满满的都是恐惧,双目直直的看着那黝黑发亮的皮鞭,露出一脸的惊惧。

“堡主饶命,他是用毒……迷药……”

其中的一个说话声音颤抖,吐出的声音也不连贯,他哆哆嗦嗦的说着,堡主脚步一顿,双目忽寒:“饭桶!这么多人,竟然都中了迷药?”

这也是借口?不屑的看了颤抖的人一眼,鞭子就挥了下来……

“是迷药,堡主……我们当时只是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味,像是晚上开的夜来香的味道,但刚刚闻到,人就失去了知觉……”

啪……

那一鞭还是落了下来,鞭之所到,深可见骨。侍卫痛的咬紧牙关,额头冷汗直冒,但却一声未吭。堡主满意的点点头,冷声道:“这,也是借口?”

众人低下头,都知道今天活下去的希望不大,可他们谁也不敢求饶,因为以堡主的脾气,如若求饶,不但不可能活下去,死时必是更惨。

“哼,打,往死里打!”

锦袍一甩,鞭子丢到地上,堡主回到审讯时做的那个硕大的椅子上,目光冰冷的看了绑着的二十个人一眼,冷笑着说道。

“啪啪……”

鞭子声再一次响起,众人的脸上早已是一片的死灰:保护小姐不利,他们的确是该死,堡主这么判,他们无话可说!

“住手!”

淡淡的声音,在噼啪的鞭子声中是那么的微弱,但众人却神奇的都听到了……

执鞭着住手,挨鞭着抬头,一起看向门口那个一身淡黄色衣服,脸上遮着同色系的纱巾的妙龄女子款款的走了进来。坐在主位的堡主神色一僵,脸上换上宠溺至极的笑容。他连忙站起身来走向门口,迎向那个本来就不该在这里出现的女子,柔声问道:“琪琪,这里湿气重,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说话间,眼光瞟向一起看着琪琪的众人,众人忙垂下头,心里暗叹:小姐来了,说不定,他们能捡回小命一条!

脸上重又现出希望,因为他们都心知肚明,堡主最宠小姐,小姐的话就是圣旨,堡主从来都没有不依过!

“爹爹,女儿也只是无聊走到这里罢了。他们怎么了?犯了什么错啊,怎么伤的这么厉害?”

好奇的睁大眼睛,打量着他们身上那触目惊心的伤痕,琪琪天真的问着,脸上露出一丝的不忍之色。

都是因为她!

刚刚如果不是有人去找她求情,她都不知道,因为自己一人,爹爹竟然会处死这么多的人!

看着他们一个个身上那密密麻麻的鞭痕,琪琪忽然觉得自己也甚是残忍。她是不幸,但他们又何其无辜?那人的武功出神入化,他们虽然没有阻止住那个人进来,但她相信他们也已经尽力了。他们都是对爹爹忠心耿耿的属下,爹爹没有必要为了自己而伤害这么多的人的。

“琪琪,他们护主不利,也是罪有应得!”

眼光看向一个个遍体鳞伤的属下,他的心中微微的有些不忍。但他们犯得错过大,这么多人竟然阻止不了一个采花贼,实在是……

让他的面子上感到大大的过不去!所以,他们该死!

“都怪贼人太过猖狂!爹爹,他们一个个对爹爹也是忠心耿耿,爹爹就看在琪琪的面上,饶他们一命吧!”

她一个残花败柳之身,怎么可以为了她一个人而害死这么多的人呢?这个世界上本就不公平,他们一个个也都是有家有业之人,现在有她一个就够苦了,又何必再害了那么多的家庭?

“琪琪,护主不利……”

堡主的眼中露出一丝的为难,就这么的放了他们,心中也是万分的不甘!

“爹爹,他们不是都挨了鞭子了吗?我看他们受刑也很重了,罚也罚过了,以后抓那个贼人还要靠他们效力呢,爹爹就让他们养养伤,继续保护琪琪吧!”

拉着爹爹的手,琪琪向平时一样的撒娇着,堡主无奈的一笑:“你啊,还是和个孩子似得。好了,既然琪琪都给你们求情了,今天,我也不追究你们的失职之罪了。不过,不追究了,并不表示这次的事就这样的一笔勾之,那贼人你们还是要继续查的,大小姐的安全,日后还是有你们负责,明白吗?”

众人连忙点头,嘴里感激的谢着琪琪,而琪琪也只是淡淡的一笑,带着小文转身离开,身边跟着的,还有那不久前一脸怒气的堡主。

“琪琪,对不起!是爹没有好好的保护好你!”

这样的防卫,贼人依然得手,琪琪也知道这对到一向都自信满满的爹爹意味着什么,看着爹爹那有点落寞的身影,她的心也跟着难过。

“爹爹,无碍的!”

轻叹一声,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她也只是淡淡的笑着,可眼里只有浓浓的苦涩:他的话,她没有和爹爹说过,爹爹不知道,也不能让爹爹知道!

不知不觉中,两个人竟然来到了倾心湖边,淡粉色的并蒂莲开的正艳,柔柔的莲花香味随着微风在空中翻舞,看着那一池的粉嫩,它们是那么的无忧无虑,就像原来的自己一样,琪琪忽然觉得是那么的羡慕它们。

“爹,你看……”

淡粉色的花中,一对淡黄色的彩蝶正在你追我赶的翻舞着。因为两人就这么的站着,显得是那么的尴尬,琪琪才想要找话和爹爹说。可抬起头,正巧看到爹爹那有点异样的眸子,顺着眸光看去,恍然发现,不知何时,她的衣扣微微的开了一个,而从上面看,胸前的风光竟然是一览无遗……

轰的一声,不止是俏脸,连脖子都红的似火,刚刚出来的时候,她怎么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衣服?而爹爹虽然是自己的亲爹,毕竟也不过是一个才三十来岁的男人,被他这样看着,她以后该怎么见人?还有,要怎么面对爹爹?

“咳咳……”

堡主脸色微红的干咳了两声,琪琪没有理会,脸红得像熟透的虾子似得。也正是在此时,一道甜腻是至死的声音传了过来:“堡主,今年的莲花开的真漂亮啊……咦,小姐也在啊?”

看着摇摇摆摆走过来的二夫人,琪琪连忙冷下脸,淡声道:“爹爹,你先忙吧,那琪琪先回去了!”

堡主目送着琪琪倩影渐渐远去,才小心的收回目光来,看着对着倾心湖貌似一脸沉醉的亚薇,嘴角勾出邪魅的一笑。

“堡主……”

看到堡主的笑意,亚薇的脸色一红,心激动的差点跳了起来:堡主对着她笑了,这可是她养好伤后,堡主第一次对着她笑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