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只恋弃妃

第43章 绝望的控诉

只恋弃妃 喜洋洋 2043 2015-12-24 01:38:39

  “你……你来做什么?”

颤抖的声音一出,琪琪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她这不是摆明了让他知道她很害怕吗?这样说话,这个人岂不是更加的有恃无恐?

“呵呵,琪琪,你说我这个时候来是干什么的?”

嘴角露出一丝的邪笑,沙哑的笑声听起来让琪琪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琪琪紧紧地抱着被子,害怕的泪差点就落了下来。原以为她的噩梦已经结束,可现在看来,好像那并不是终点。

这个人,原来一直都在的。

“我不知道!你不是被……”

“琪琪,你变笨了啊。你以为,我有那么笨的被抓住吗?哈哈……”

猖狂的笑声,加巨了琪琪心中的颤意,他真的是她生命中的劫,他也是她永远也摆脱不了的噩梦。

“那个人不是你?”

怪不得,当时她还觉得那么的奇怪,那时她还对自己说,没事,或许他被抓了,身上的霸气,傲气也就没有了。原来,当时她的直觉没有错,那个人真的不是他,真的不是!

“那是当然!我怎么可能被人抓到?”

一脸自信的看着琪琪,他慢慢的向床边走着,轻笑道:“琪琪,你放心好了,没有人能抓住我,我不会有事的!”

可是,我希望你有事!

心里暗叹一声,琪琪连忙摆手:“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你如敢过来,我就……”

手摸向头上,颤抖的却拿不住那小小的发簪,他邪笑道:“琪琪,许久不见,你的记性也降了很多啊。你知道,那个对我是没有任何的作用的!”

迈着沉稳的脚步,琪琪只觉得万分的无助,俊美如他,想要女人应该也不是难事,为什么他却喜欢这么的摧残她呢?不悦的抬起来,琪琪一脸绝望的问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想怎么样?”

那人的脚步一顿,心疼的看着琪琪,快走一步抱住她,单手挑起她僵硬的下巴,叹道:“琪琪,我想你了!”

沙哑的声音中,竟也带着点点的颤意,抱着她的胳膊死紧,他眼中的表情认真无比。

“想我了?如果你再这么的对我,我不介意提前结束我的生命!”

力持镇定,她说的分外认真,眼光坚定的看着他,表明的是她的决心。

“是吗?可是你没有这个资格。如果你想让我血洗田家堡,你现在就可以死!”

血洗田家堡?

他倒是会抓住她的死肋啊,他知道她最在意的就是冯家堡,就是她的爹爹,可他竟然会用这个来威胁她,无耻!

“呵呵,我知道了,开始吧!”

闭上眼睛,她知道他要什么,也知道他想干什么,不就是她这被他糟蹋过很多次的身子吗?琪琪冷冷的笑着,两行清泪还是来忍不住落了下来。

“不许哭!”

她不知道她这梨花带雨的样子更加的可人吗?她不知道她委屈的时候更加的让人想要怜惜吗?想了她近两个月,他本来是想放过她的,可他做不到,他试了,是真的做不到啊。

“好!”

努力的抑制住眼泪,可依然有几滴顽固的落了下来。哧的一声,一阵凉意袭来,这也是他的风格,他要开始了,她只能承受。

“琪琪,你可知道,这一个多月,我想你都想疯了……”

一次次的,他要不够她,压抑了这么久,而下一次见面又不知是什么时候,今夜,他彻底的放纵,而她只是偶尔有几声忍不住的低吟。

“琪琪,不要这样,放松点……放松点!”

数不清是第几次了,琪琪只知道他在她的身上肆虐了很久,她现在一点力气也没有,身上更是没有一处像是属于自己的。看着窗外的天色渐白,知道他快要走了,而她也快要解脱了。曾经,有几次,她也忍不住喊了出来,她差点忘了自己是谁,他是谁,但也只是一会儿。当意识回笼的时候,她就会记起他是谁来,就会想起她正在遭受着怎样的苦难。

人,总是很卑微的,而她,有时都觉得自己也很无耻。她是被迫的,这是她的耻辱,可她有时却也会忍不住迷失了自己。

是他太温柔?还是她骨子里就是太……

“琪琪,琪琪……”

沙哑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性感,泯灭在他已经覆下的唇上,那温热的感觉,让琪琪不悦的转过头去。而这无意识的转头,却也激怒了他。他的手狠狠地捏住琪琪的下巴,眼中冒火的看着她:“张口!”

呵呵,很可悲是不是?她现在连转头的自由都没有!下巴上的力度猛然加大,她想要闭口都难了。

“啊……”

痛乎一声,霸道的舌乘虚而入,火热的纠缠住她的,不放过她嘴中任何一个角落。

“呜呜……”

想要抗议,出口的却只是细小的嘤咛,怒瞪着这个嚣张的男人,此时的室内已经是淡淡的白色,天就要亮了。

“你……”

奇怪,现在的天色,足以看到他的脸色,看他的脖子上湿漉漉的,身上也是,可唯有脸上,为什么却是干净如斯,没有一点的细汗呢?眼神闪烁了下,两手轻轻地伸出,轻轻地揽住他的脖颈,而那怯怯地小舌,更是怯怯的开始回应着他。

“琪琪,你……”

抬起头,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惊喜,琪琪的脸上露出一丝害羞的潮红,眼睛闪避着他那光亮眼神。而他,只是以为琪琪知道了男欢女爱的美好,他的小琪琪的开始回应着他了。

“琪琪,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也就在此时,琪琪知道现在必是他防备最最松懈的时候,她的两只手快速的拂到他的脸上,稍微的摸索了一翻,发际处果然有一个稍微高点的地方。

抓住那点,手用力的一撕,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突然掉落。那人的两眼猛地睁开,一手快速的点了琪琪的后颈处一下,琪琪只觉得头一晕,人就缓缓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周围有好闻的檀香味袭来,缓缓的睁开眼,还是在自己的闺房,只是却没有看到小文的影子。室内的光线很足,应该是白天才对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