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只恋弃妃

第40章 流产风波

只恋弃妃 喜洋洋 2187 2015-12-21 01:33:23

  “把这个拆来,里面的东西抽出来向天上一丢就好了。记住啊,有需要,我可是很乐意为你效劳的。”

紧紧地揽住琪琪的纤腰,潇洒的几个跳跃,两人就回到琪琪的房中,依依不舍的看了琪琪一眼,他才默默地转身离去。

“谢谢……”

很轻的声音,但他的身影还是顿了一下,琪琪羞涩的一笑,忽然觉得这趟的祈福之旅也很是值得的。或许,他和自己是真的有缘,但直到很久很久之后,琪琪再想到这晚的事情的时候,她才叹道: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从来就没有认识过他!

当然,这都是后话。

“什么,你说小姐这次出去,认识了一个叫上官墨的男子,甚至还要让那个男子揭开她的面纱?”

书房里,彩霞垂手恭敬的站在一侧,堡主挑高俊眉,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几分。

“是,堡主!”

她是保护琪琪的,也是负责照顾琪琪的,回来之后,琪琪的一切行踪,她都要向堡主汇报。

“除了那次,他们没有单独见面吧?”

堡主沉着脸,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怒气,彩霞吓得忙道:“没有,绝对没有!”

“哼,你做的很好,彩霞,把那个男子的容貌画出来,我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上官墨,应该是皇室有关,如果他的名字是真的,查起来应该也不难。

“是,堡主!”

不安的心终于放下,彩霞长出一口气,稳步走到书桌边,拿起毛笔轻思一会,便快速的在纸上画了起来。也不过是盏茶功夫,一个一身紫衣的俊逸男子跃然纸上,堡主走到桌前,拿起彩霞刚刚画好的画端详了片刻,冷笑道:“果然是一个翩翩美男啊!”

彩霞垂下头,眼睛直视着地面,让人看不出她在想着什么。

“彩霞,你看小姐是喜欢他吗?”

声音镇定如旧,这个男子,他并不认识,但琪琪是他的宝贝,也只会是他一个人的宝贝,谁都不能抢走,谁也不能抢去。

一只手重重的压到桌上,堡主的脸上现出一丝的狠色,再一次看到堡主这么的发怒,彩霞吓得一动也不敢动,紧张的看着一身怒气的堡主,“说啊,你觉得,琪琪是不是喜欢这个男人?”

怒吼一声,他本就没有多少的耐性,彩霞怯怯地抬起头,叹道:“堡主,小姐不会喜欢那个男子的,因为小姐的心早已封了,她不会喜欢任何人的。”

那次,她曾经听小姐这么的说过,当时听到后,她的心都忍不住揪痛了一会儿。同样是女人,她了解女人的难处。

“你出去吧,让彩云进来!”

怒瞪了彩霞许久,堡主忽然叹道。

“堡主!”

彩霞出去,另一个二八年华的女子走了进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那个人,还没有死吧?”

冷冷的声音,如同地狱里过来的使者,彩云的脸上笑意依旧,她款款的走到堡主的身边,拉着堡主的手坐到椅子上,小手按到堡主的肩部,力道不轻不重的揉了起来:“堡主,您说过要留他一命的,奴婢怎么敢让他死了呢?”

“那个孽种呢?”

舒服的闭上眼,毕竟是自己的贴身丫鬟,知道他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

“也还在,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依然的柔媚的笑着,堡主的大手伸出,压到彩云的小手上,叹道:“明天可是个好日子呢?你安排一下吧,是该解决了。”

“那小姐呢,小姐要不要在场?”

彩云的脸上闪过一丝的算计,不过,堡主知道彩云一直都是忠心耿耿的,她的算计也是为了他考虑。

“随便。最好不要。彩云,你说对琪琪,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彩云敛下眼,不知道该怎么和堡主说,她现在也没法说,堡主的这件事,连彩霞也不知道,一切都看他如何决定,她一个婢女,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也不能说啊。

“堡主,随心就好!”

这么多年了,堡主过的也不容易,很多事情都要随心而为,不是她一个丫头可以说的了的。

“随心?”

轻声念了几遍,堡主忽然一笑:“你说的对,随心就好!”

“小姐啊,今天小姐的心情不错?”

看着久违的淡笑,小文高兴地问道。

“是啊,刚从外面回来,心情当然好了。”

闻了闻桌上插着的新鲜的玉桂花,琪琪惬意的闭上眼,淡笑道:“还是出去好啊,出去一趟,回来的心情就是好,感觉,一切都很美好的样子。”

睁开眼,看着一脸惊讶的小文,琪琪敲了她的脑门一下,喃怒道:“死丫头,在看什么呢?不会是被你家小姐我给迷倒了吧?”

小文捂着头,抱怨的看着琪琪,叹道:“小姐啊,你不要总打小文的脑门好不好?不过,上香这一趟,小姐可是比原来漂亮多了。老实说,是不是因为那个上官公子了?”

看着小文那促狭的眼神,琪琪忙转过脸去:“你胡说什么呢?小文,你也知道我的情况,那个上官公子啊,和我是不可能的,不过,如果小文喜欢,和你倒是有点可能啊?”

上官令,你现在也回家了吗?想到他那淡淡的笑,温柔的眼神,得体的谈吐,琪琪的心就会莫名的多跳上几下。他应该是个贵公子吧,可她,却不是纯洁的公主。他不知道她的过去,如果知道的话,不知道还会不会对她露出那么温柔的笑呢?

手不自觉的就放到唇上,那天晚上,他为什么会突然吻她那一下呢?虽然只是轻轻地一点,可带给她的,却是深深地颤动。如同一股电流袭遍全身,又似是一把火一般的,让她想要和他一起燃烧,一起沉沦……

那蜻蜓似得一吻,不知不觉中,两人的关系就变了。其实,也未必是两个人都觉得变了,说不定,以为变了的就只有她一个。

琪琪,你真的很幼稚,上官令对你来说,充其量也不过是个陌生人,一个只知道名字的陌生人,你怎么这么简单的就记住他了呢?

“小姐,小姐!”

看着面前那张放大的小脸,琪琪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小姐,你刚刚在想什么?小文都喊了你好多好多遍了。”

小文夸张的笑着,琪琪叹道:“没什么,有事吗?”

印象中,没有事,小文不会这么的喊自己的。

“三夫人摔倒了,好像是被二夫人给推了一下……”

小文无奈的翻翻白眼,她都和小姐汇报了三遍了,没想到小姐现在终于有点回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