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只恋弃妃

第32章 黑衣人是谁2

只恋弃妃 喜洋洋 2125 2015-12-13 01:34:22

  最近,小姐是越来越沉默了,整天的窝在屋里,让她这个做下人的都觉得不安,出去走走,晒晒太阳,也是好的。

琪琪站起身来,小文这一说,好像还真的是很久没有出去了呢。披上一件淡兰色的纱衣,款款的向后院走去。那个洁白的秋千还在,走到秋千旁,伸手一擦,手上竟也有一层薄薄的灰尘,这秋千,是否也因为主人久久没有过来而被冷落呢?

“小姐,我来!”

小文赶紧上前,体贴的擦掉上面那薄薄的一层灰尘,琪琪静静的坐下,轻轻的飘了起来。

夕阳西下,给万物镀上一层艳丽的血红,风也渐渐的凉了起来,在小文的再三催促下,琪琪不舍得从秋千上下来,眷恋的看着天边那火红的云霞,直到天色将黑,才回到室内。

其实,古书上说的也是不错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啊!

而她的要求真的不高,这样寂寞的日子,却也是她最喜欢的,如果没有那个人的话。

只是,他是她的噩梦,是她摆脱不了的噩梦,他又怎么可能会这么消失呢?

这样的平静又过了三天,他还是来了。躺在床上,她尚未睡着,但那火热的眼光,如同一团火一样的盯着她,让她想要忽视都难。

睁开眼,看着床前目光灼灼的他,琪琪的心里早已没有了任何的恐惧。恐惧什么呢,他来了,她没有说不的权利,也没有反抗的机会。静静地坐起身来,小心的脱去身上那薄薄的衣衫,一件一件的……

人,总是要长大,总是要学聪明的,如果她不自己脱去,那她的衣衫,何时曾经完好过?虽然堂堂的冯家堡,并不在乎这一件两件的衣服,可他们织布做衣也是不易,怎么能这么的浪费呢?

因为知道避无可避,她学的安然;知道退无可退,她学会了面对,只是那解衣的手,为何还是会微微的颤抖,那颗坦然的心,为何还会有淡淡的苦涩?

摇摇头,脸上是虚无的淡漠,一双暖暖的大手覆到他的小手上,不是很白,与她那白皙的透明的手叠在一起,那么的显眼,那么的刺目。

“不要!”

这样的她,让他感到很害怕,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的痛苦,为何,这十多天的期待,换来的却是这无尽的心伤,这点点的期望,换来的却是那浓浓的失望?

“那你来做什么?”

冷冷的声音,如同这薄凉的月色一般冷彻心扉,身子的猛地一僵,她对他,就只有……

“嗨……”

重重的叹息一声,是啊,不脱衣服,他来做什么呢?他不会放过她,只因为两人相聚一次是多么的不易,而为了这一次,她可知,他要心心念念多久?心中幽幽的一叹的,手猛地松开,琪琪冷冷的一笑,刚刚那一僵,可是他也受伤?这件事,受伤的一直就只有她一个,为何,他还要这么的落寞?

褪下最后的一层衣衫,她缓缓的躺到床上,不着寸缕的身子,在淡淡的月光下是那么的圣洁如玉。柔润的,如同那上好瓷器一般的光滑、透明,却也带着一丝丝的不真实,让他看的心惊,看的心慌。

“琪琪……”

嘶哑而又低沉的声音,忽然也含着真情。这样的他,很是陌生,两行清泪缓缓的流下,犹记得那个电闪雷鸣的雨夜,嚣张的他,也是在这张床上,夺去了她守护了十五年的童真。那一夜,雨很大,如同她那无尽的泪水一般;雷声很响,掩盖住她所有的呼救;闪电很亮,让她清晰的记住了他的脸,他那霸道而又嚣张的表情……

也是在那一天,她的人生就已经褪色,生命也将永远都不再美满,只是可惜,贪恋着生的温度,便没有勇气去迎接那死的决然。而如今,更是可笑,他,这个她恨到骨子里的男人,竟然也想着要求她的爱,她的情?

吻,一个个不停的落下,灼热而又火烫,心,一点点睡去,好想句这么的一醉不醒,永远永远……

“琪琪……”

耳边的痛觉,昭示着他的不悦,在他的身下,不想看到这个毫无表情的她。哪怕,她的眼中有着痛意,恨意也好!

“你快点,一会我还要睡觉!”

冷冷的声音,浇熄了他所有的热情,火大抬起头,眸中是浓浓的怒气。愤然起身,他的后背微微的颤抖着,似是气极,却让琪琪莫名的开怀。

“哈哈……好,成全你!”

本想愤然而去,但看到她脸上的那一丝嘲讽的淡笑时,已经冷熄的热情再一次的复燃,心中的决然瞬时改变。琪琪的脸上露出一丝最后的无奈,冷冷的别过头,她根本就左右不了他。

夜,依然很静;月,依然很清,不静不清的,只有这间精美的卧室,还有这个欲哭无泪的人儿……

天色泛白,他餍足的离开,她起身找出一件薄衫穿上,看看地上那第一次没有破碎的衣衫,抓在手里,过了很久很久,却不知道,要怎么处置这一袭的衣物。

自上次开始,她就再也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原本少言的她,小文她们也没有觉得任何的不妥,时间就着样的过了七八天,距离上次的时间越长,她的心中也越是不安起来。

“小姐,小姐,堡主有请!”

那日的午后,太阳依然毒辣,一个陌生的女子突然跑到紫兰院,声音中却带着一丝的喜色。

“爹?说什么事了吗?”

放下手中的医书,她抬起素颜,淡淡的看着那个丫头,漫不经心的问道。

“奴婢也不清楚。好像是,抓到采……一个人,让小姐过去看看!”

本该说抓到采花贼的,可看到小姐那文弱的样子,丫头硬生生的止住口,一脸紧张的看着琪琪。

啪……

清脆的声音,在静静地屋内回荡,琪琪茫然的看着落地的书本,一脸迷茫的看着丫头,许久许久,她忽然站起身来,急道:“你是说,抓到他了……”

声音中带着一丝的抖意,还有一份的不可置信,更有的就是那一份不确定的感觉……

“真的,你说的可是真的?”

抓住她的胳膊,她如同在梦中似得,眼中带着从未有过的急色,用力的摇着她,丫头的脸上露出一丝的痛苦:“小姐……”

“我……抱歉,我刚刚太激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