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236章 237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3002 2016-07-06 20:09:10

  237

单沐卿都没有睁开眼睛,但眉宇间有过动容。

红妆合上门,嘴角露出苦涩的笑。

聂瑶珈在秋千上坐着,想着肚子里竟了栾倾痕的孩子,心里甜甜的幸福着。

“在偷笑什么?”栾倾痕不知何时站在她面前,正含着笑看她。

聂瑶珈马上收敛了笑容,“没有啊。”

栾倾痕半跪的姿势蹲下,“瑶珈,现在的我真的很幸福,有你,还有未来我们的孩子,我也有就一个家了。”

“可是,我却想不起从前。”聂瑶珈遗憾的说。

“没关系,反正你是我妻子,我们可没有写休离书。”栾倾痕握住她的手,“你会慢慢想起来的,就好像我一样,在关键时刻想了起来,不然,我们又要错过一次,会让我们终生悔恨。”

聂瑶珈抚上他的脸,露出笑来:“我觉得好不真实,像梦一样。”

栾倾痕反握住她的手,轻轻亲吻:“有我在,你放心。”六个字,像承诺一样有足够的份量。

聂瑶珈看着他,心想,自己是爱这个人的吧,就算是失忆后的聂瑶珈对他也产生了感情,和他在一起这样踏实,她还有什么好挣扎的。

五天后。

皎国兵临皇宫外,是皎国的国舅司空世仁带领了十万兵马,要求卉国皇帝放人,不然他就要攻进皇宫了。

聂瑶珈得知这个消息,去了景心殿,栾倾痕和栾墨亦正在一起商谈此事。

身边还有一个小孩子正坐在地上玩耍,聂瑶珈问:“他是谁?”

栾倾痕说:“是骆殿尘的儿子。”他起初还不满栾墨亦为什么要收留下这个孩子,毕竟他是沁国的皇室后代,不过当看到这个孩子叫他叔叔时,他也心软了,留下他来。

聂瑶珈知道骆殿尘是谁,她看着这个男孩甚是可爱,嘴角不禁笑起来。

栾墨亦今天把他接进宫里来,是有些日子没见他了,骆习风并不是住在宫里,而是一家很温暖的家庭里,他让那家人收养他,教育他,偶尔才把他接进宫来住几天。

聂瑶珈还是讲正事:“我想我可以去劝劝单沐卿。”

“不行,你去他伤害你怎么办。”栾倾痕是不会冒险的。

“放心吧,我在屋外与他商谈。”聂瑶珈说完,就马上去了,栾倾痕想阻止都来不及。

当聂瑶珈再见单沐卿,虽然离着一道门,她还是从镂空窗口看到单沐卿很憔悴。

“你的舅舅兵临城下了。”

单沐卿一听是她的声音,冲到门前,看着门外的她气色好了许多,果然,只有栾倾痕能让她这样吗?他问:“你是来……”

“你可以把我当作说客,不过,我只是想对你说,皎国不比卉国大,就算皇宫外全是皎国的兵也不可怕,卉国怎么会不知道皎国这么大动静的来朝呢?听说卉国的兵马已经在皎国了,你们皎国可是没有一个人坐阵宫中啊。”

“我不想半途而废,我母亲死得那么惨。”单沐卿不甘心让舅舅退兵。

“你没有亲眼见过你的母亲是怎么死的,就这样肯定是卉国人杀的吗?逃蹿的人那么多,伤亡难免,也有可能是意外。”她并不是想为卉国开脱,但是战争就是这样,太多无辜死去,谁也改变不了。

单沐卿态度坚决,他背过身去:“你和红妆一样,都不站在我这边,你们都不理解我心中的痛!”

聂瑶珈叹息,“你好好考虑吧,别忘了,城外的是你舅舅,没有血缘关系,你要想清楚。”

单沐卿听着她走远的步子,捂着头,心情乱得很。

聂瑶珈再回景心殿,对他们摇摇头:“看来,非要用不得已的方法了。”

“什么方法。”栾墨亦认真的问着。

“拿单沐卿的性命威逼皎国退兵,只许他们威胁咱们,咱们就不能威胁他们吗?咱们手里的王牌不正是单沐卿吗?不过,我希望不要伤害单沐卿,只是吓退皎国军队,让他们撤回。还有……万一他的舅舅不肯收兵,就说明他有谋反之心,并不顾单沐卿的生命,也应该会让单沐卿清醒的认识他的舅舅,他一定会有办法解决他们自家的问题。”

“对,就看司空世仁怎么做了。”栾墨亦很支持聂瑶珈的主意。

栾倾痕走到聂瑶珈面前:“你再这样出谋划策,只怕生下来的孩子会跟你一样心机很深,我可不要心机深的孩子,我要孩子们简单的生活,明白吗?”其实他是不希望她为一些事太操劳。

“哼!我就是喜欢聪明的孩子!”聂瑶珈偏和他对着干。

栾倾痕瞪着眼睛看她,她欣然接受,一点也不害怕。

“喂,你们别斗啦,一个孩子聪明,一个孩子大脑简单,不就成了吗?你们以为就生一个孩子就够了?”栾墨亦对他们咧嘴笑。

“当然不要!”

“当然要!”

聂瑶珈和栾倾痕同时说的,意见仍然不统一。

栾倾痕非常坚定的说:“一个孩子坚决不可以,你怀的是老大,将来还有老二,老三,四五六,知道吗?”

“你去养一只猪好了。”聂瑶珈听着这些数字,简直就是天文。

她才不要呢,生一个就怕得不行了,何况为了自己身材着想,她最多最多生两个。

栾倾痕对未来可是想像了许多,当他们一天天老去的时候,一定要儿孙满堂,子孙环绕在身边,可是聂瑶珈似乎没有好好的考虑未来,看来他还是要慢慢让她改变想法。

没关系,来日方长,他有的是时间跟她好好交流交流,想到这里,眼角带着笑,自信满满的看着聂瑶珈。

单沐卿被司徒冷和薜晚烟带到皇宫的城楼上,他看到舅舅司空世仁正威风凛凛的坐在马背上。

司空世仁仰头看着他,并没有问他什么话,眼里也没有什么关切之意,他大声喝道:“卉国人都是缩头乌龟!你们想怎么样!”

他手里握着长刀,来卉国名义上是救走单沐卿,其实只是想让皎国子民看一看他司空世仁是多么的英勇,而单沐卿是多么的狼狈,成为卉国的人质。

无论单沐卿此次是生是死,他回皎国后必会一步登天,念在他是自己的外甥,会念着姐姐的面上饶他一命。

冒着得罪卉国的危险千里赶来这里,他也做好了后绪绪准备,将来送给卉国大批的珍珠,定可化解这次的事情。现在,他只需要让单沐卿在所有人面前失去尊严,他不配做一个皇帝。

单沐卿从上向下看着局势,司空世仁带的兵马不多,他似乎想得太天真了,卉国是这么容易欺负的吗?若是好欺负,他为了报仇的时候完全可以带兵攻打卉国。

司空世仁,他的舅舅,看来真的有不臣之心,单沐卿双眸眯着,心思深沉。

栾墨亦在城楼上大声说:“司空世仁!没想到你完全不顾两国的友谊,你以为带这些兵马就让卉国没办法了吗?告诉你吧,朕已命三十万大军由水路进入皎国境内了,皎国的子民生死,几乎掌握在我们手里了。”

司空世仁奸笑两声:“你们以为说说我就相信了?”

“你不相信?那等会你就会看到证据了,不过,你们皎国皇帝可在我们手上,你若逼宫,我们就不客气了。”栾墨亦从侍卫的腰间抽出一把剑,剑锋抵着单沐卿的喉咙。

司空世仁与单沐卿两人目光对视,司空世仁没有想到卉国在别处调集了兵马,万一真的在皎国了,那他就成了皎国的大罪人了,回到皎国便会没有立足之地。

想到这里,他手下说:“国舅大人,你看那边……那不是我们皎国的方向吗?”

司空世仁看着皎国方向的上空隐隐的有些烟雾,暗叫不好,卉国兵马真的去了皎国,他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如今,必须挽回局势,他抬头对单沐卿说:“皇上,老臣是来救你的,只要他们放人,我一定会退兵!”

栾倾痕轻蔑的笑起来,“救你们皇帝?依我看,你真的不是干大事的料,凡事想得未免太简单了吧。”

单沐卿虽知道舅舅的为人了,但是卉国究竟要怎么处理自己呢?他们不会杀了自己,皎国好歹也是一个国家,他们要拿他来做什么呢?

司空世仁觉得颜面尽失,怒问:“你们放不放人!”

栾倾痕与栾墨亦对视一眼,眼睛都含着笑,一语未发。

正在此时,红妆用匕首逼在聂瑶珈的颈边在城楼门内喊:“放皇上走!不然,休怪我伤她!”她的手一紧,将聂瑶珈完全控制在身前。

栾倾痕看到聂瑶珈,眼睛似在放火,怒火燃烧之时,他却不敢用掌去救她,因为红妆紧挨着聂瑶珈,他下令:“开城门!”

对聂瑶珈安全,他可以不顾一切,但是若聂瑶珈有一点事情,他要整个皎国来陪葬!

城门吱吱呀呀的缓缓开启,栾墨亦心底倒抽一口气,要知道开城门,司空世仁万一带兵趁机冲进宫里,他们都将有危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