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234章 235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3039 2016-07-04 20:07:26

  235

宇文辰霄出来,握紧手中的剑:“你要抓我回去?我不如死在这里。”

“你死只不过臭了这条船,你就死好了。”栾倾痕私毫不怕他会怎样。

“我被你们抓回去,不是也死吗?”宇文辰霄憎恨的望着他,哽咽的说:“你们害死我父亲,我只要活着,你们就是我永远仇杀的对象!”

栾倾痕啧啧摇头:“我们不杀你父亲,你父亲却要杀我们,不是吗?要说先动手的是你们,刺杀不是你爹一手安排吗?怎么只怨到我们头上来?彼此换一下身份,你会怎么做,难道等着别人来杀你吗?”

宇文辰霄无话可说,他挫败的蹲下,眼泪滴在船上,他无能,他不能为父报仇了,留在世上,却没有容身之处。

痛苦纠结过后,他提剑刺中自己的心口处,倒在船甲上。

栾倾痕未料他自杀,但是也不惊讶,摇摇头:“这船就当是为你送行了。”

聂瑶珈跑来时,宇文辰霄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他在船上伸着手,想触摸聂瑶珈,嘴里还呢喃着什么,最后,看着聂瑶珈往水里走着,他咽了最后一口气。

聂瑶珈身子浸在水里,知道宇文辰霄死了,“你为什么要杀他!”

“他是自杀!与我何干。”栾倾痕傲然的姿势站在船头。

聂瑶珈只能难过,宇文辰霄不是坏人,她深信这一点,是家仇国恨,令他走到今天。

栾倾痕看她站在水里,单薄的身子被水推打着,他跳下水到她身边,“快回去吧。”

“啪”聂瑶珈给他一个耳光,“你真的好绝情,再也不是从前的小岩了。”

聂瑶珈自己往回走,栾倾痕气极,在她身后喊:“小岩就是我,我就是小岩!”他知道自己越来越深沉了,被栾墨亦说成越像从前,他不知道以前的自己是怎么做人的,只是好累啊,他双臂狠狠的打过水面,激起浪花打湿了自己的发。

聂瑶珈湿着身子上了草地,晚嫣正巧过来,她拉着聂瑶珈:“你身子不好,走,换一身衣服。”她不止是关心她,还有很多话要说。

浮尾宫。

聂瑶珈换了干的衣服喝着姜汤,双手捧着碗,看着薜晚烟非常严肃的坐在她对面。

薜晚烟看着他们这些日子相互折磨,真的是看不下去了,尤其是他们曾经明明很相爱,她语重心长的说:“我不得不说了,你不能这样对主上,让我细细跟你讲你们的曾经吧。”

聂瑶珈边喝着汤,一边听着她说着从前的事情,时而感动,时而落泪,又感到惋惜。

直到黄昏,薜晚烟将一切讲完,聂瑶珈也听完了,没有触动是不可能的,她说:“原来我竟为他甘愿被利用,怪不得我在聂府病了一年呢,原来是身子有旧疾。”

能说什么呢?她不敢置信栾倾痕曾是那样的待她。

“我说得够多了,你们看着办吧,要娶的娶,要嫁的嫁,不要等将来恢复记忆了,后悔莫及。”薜晚烟长叹过后,离开了。

景心殿。

红妆被人悄悄带入宫中,栾墨亦见了她,“你叫红妆。”

“是。”

“万娇红的头牌,朕请你进宫住些日子,但是不能外出,只能呆在一座小楼里,因为朕还不希望你被任何人知道。”

红妆双眸微转,“是因为……单沐卿的事吗?”

“没错,他对卉国不知道有何企图心,朕不能不防,委屈姑娘了。”

“不,皇上不必这样说,我与单沐卿也迟早要了结,我想我进宫,也许是个机会。”红妆自自己跟着太监公公走,她知道单沐卿有危险,她希望能在宫里得知他的消息,并且可以劝他不要做一些错事。

聂惜若带着一个宫女进了浮尾宫,她看着浮尾宫奢华的一切,心想,将来我就是这里的女主人,皇后的寝宫,她才配拥用。

“妹妹?”聂惜若命宫女放下东西。

聂瑶珈从房中走出来,看到她并不高兴:“何事。”什么风把她吹来了。

“是这样的,不久我与倾痕就要大婚了,我的嫁衣已经送去做了,你呢?姐姐挂念你,所以把剩下的料子送来给你,好赶紧做一套嫁衣。”聂惜若的脸上就写了两个字,得意。

聂瑶珈过去看着嫁衣的布料:“真是不错的料子,可是我不喜欢这样厚重的料子,妹妹早就订制了嫁衣,到时候可能艳压姐姐的嫁衣,姐姐不会介意吧。”

“啊……呵呵,怎么会,妹妹天生丽质,穿什么也好看。”聂惜若假装开心,心里怕她真的穿得比自己好,可是嫁衣就是嫁衣,还能怎么耍花样?

“姐姐终于如愿了,恭喜了。”

聂惜若听她恭喜自己,也不忘说:“也恭喜妹妹嫁到皎国,这皎国皇帝诚意也不错,还在卉国宫中成婚,我们姐妹两个一同出嫁,可能在卉国宫中没有发生过呢。”她嫁的是卉国皇帝,而聂瑶珈嫁的是皎国皇帝,卉国自然比皎国好,也就是说,她比聂瑶珈强。

聂瑶珈笑着点点头,眼神变得幽深。

聂惜若与她再无话可说,“那没事了,既然不合妹妹的意,我带回去吧。”她让宫女端走布料,抬高姿态的离开宫里。

栾倾痕一直住在景心殿了,其实大臣们心中已经凛然,不久之后,栾墨亦就会实现三年前的承诺,将皇位奉还给栾倾痕。

栾墨亦主动要他住在景心殿,他去了青悦的思玄宫住着。

两人白天一起在景心殿商议大事,处事国务。

薜晚烟求见,殿中无其它人时,她说:“皇上,主上,我派人查到单沐卿自己安排杀手上演苦肉计,是一个尼姑庵的静圆大师亲耳听见,几个杀手说是单沐卿的人。”

栾倾痕寻思:“为什么他要演这出戏?”还让聂瑶珈为他受了伤。

“依我看,他是让聂瑶珈亲眼看到他被仇杀,借聂瑶珈的嘴告诉我们他在皎国的处境,其实都只是为了报仇而已。”栾墨亦分析过后,就这样认为了。

薜晚烟说:“静圆大师已被带进宫中。”

“嗯,让她和红妆住在一起吧。”栾墨亦说,晚烟应声,退下。

栾倾痕问:“谁是红妆?”

“单沐卿深爱的女人,她是我们的王牌了,会有用处的。”

栾倾痕笑了,“你也变得玩手段了。”

“呵呵,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我也只在皇位上被逼出来的,不然我的命都不保了。”栾墨亦也笑自己,以前的他可是不一点都不懂伤人,玩手段的,只想着怎么救人,说起来,他好久没有为人看病了。

栾倾痕与聂惜若的婚期近了,宫里变得忙碌起来,谁都知道他会是皇宫的主人,未来的皇上,所以到哪里都打点的很好。

聂惜若天天盼着,一天天数着过,再过两天就是大婚之日,她试过嫁衣,满心欢喜的想像着未来。

而在成婚的前一天,单沐卿果然兑现承诺,带了很多大礼,还有一百名武林高手。

他一进宫,栾墨亦派人暗中监视,以防他做什么手脚,大婚那天必会热闹非凡,不敢保证他不会有所企图。

还有,两边一同成婚,他只能选择去栾倾痕的婚礼上,对聂瑶珈说抱歉,但是让青悦代表他过去。

聂瑶珈看着嫁衣,她真的要嫁给单沐卿吗?对他,有些好感,只是凭着有好感就能成亲吗?她一直思考到深夜,才趴在桌上睡着了。

梦里的她穿着嫁衣,左手是栾倾痕,右手是单沐卿,她明明向栾倾痕跑去,近一看变成了单沐卿……

单沐卿住在偏殿,深夜无人,他从一个礼箱中取出灵位,放在桌上,对它叩拜,说:“母后,您的大仇我终于要报了,这一切都是栾倾痕的错,当年若不是他带兵攻打沁国,聂瑶珈不来搅和,沁国也不会走到尽头,您还会长命百岁……明天,等我娶了聂瑶珈,就是对栾倾痕最大的打击了,只要他恢复以前的记忆,一定会痛不欲生,聂瑶珈也一样。”

他垂着头,坚定自己一定会那以做的,什么都不能改变他要报仇的心。

窗外,红妆捂着嘴悄悄离开,她本想悄悄看看单沐卿,以解思念之情,却听见他说出这些真相。

她觉得单沐卿被仇恨迷惑了眼睛,她要怎么办才能让单沐卿清醒啊。

吉日已到,卉国宫内鞭炮不断响着,红毯是交错铺就,红灯笼挂成一排排,等到晚上将非常美。

婚宴的美味更是夺人眼球,佳酿香味扑鼻。

到了晚上,吉时已到。

聂惜若一身红嫁衣,她梳着向月髻,头上戴着红色的珠钗,披上盖头,她却笑着艳丽照人,终于到今天了,她如愿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而且他还是高高在上的未来皇帝。

宫女扶着她迈出屋子,向景心殿走去。

聂瑶珈在浮尾宫举行,单沐卿一身暗红喜袍在院中红毯上,聂瑶珈穿上红嫁衣,是丝纱与布料做成,有坠感,也有飘逸的感觉,长长的拖尾像美人鱼,额前是金色的锥形短穗,红纱盖头被宫女披上,她走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