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06章 107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986 2016-02-27 20:03:52

  107

骆殿尘抽出宝剑,看来难免一战了,冲向面具男子,直指他的心脏。

面具男子一挥手,似有万剑般集于掌心,然后便见到一片片无柄的无形连续剑射向骆殿尘。

骆殿尘闪过去,但是那无形剑削掉他一侧的头发,他不禁感到后怕,没有想到面具男子的武功这么厉害,莫非是不毁宫的灵魂人物,他们的宫主吗?

面具男子步步直逼马车,骆殿尘跳下马,比他先一步进入马车,按动马车内的暗钮。

聂瑶珈就见马车的顶上还有四周都冒出一片铁,只有前方铁片留有喘息用的小窗子,她看见面具男子一愣,双手做了几个动作,一股凝气攻向马车的铁片。

聂瑶珈只感觉马车有所动摇,但铁片毫无动静。

骆殿尘从窗口笑着说:“你若再用功力,只怕走不出沁国国界了,这是我用玄铁打造而成,就是防着栾倾痕反悔而准备的,我知道他不是个轻易死心的人。”

面具男子不信,坚持着用功力想把铁片打碎。

“你疯了吗?别说你打不碎这玄铁,就是打碎了,我与瑶珈也会死在碎片崩裂之时,你怎么回去交差?还是回去告诉你们皇帝,他和瑶珈只是一段有缘无份的爱,今后有我比他更疼爱瑶珈。”

面具男子的动作缓缓停下,落莫的站在马车前方。

聂瑶珈从窗口看着他,神色淡然,“谢谢你来救我,不论你是奉命还是出于什么原因,若你真的是奉命而来,请你回去告诉栾倾痕,我聂瑶珈……与他再无瓜葛,他已经做了选择,就不要再反悔,就算是你将我救回去送到他面前,我与他之间,也总有一道裂痕,无法修补。”

面具男子像是不知道怎么办是好似的,双拳握紧了又松开,然后又握紧。

终于一挥手,红衣人全部消失不见,如同一场戏法。

有兵卒冒死来驾车,其它的残兵跟随上,越过面具男子的身边,绝尘而去。

队伍进入皇宫的通道,洁净的道路很平坦。

皇宫城门前,排满了迎候的队伍,大臣,皇亲等,一见马车奔来,都整理官服,准备迎接。

骆殿尘开启马车的机关,铁片便抽离,他先下车,不理涌来相迎的官员们,双手接聂瑶珈下车。

迎接的人们看着马车上下来的女子,倾国绝色,想必又是三皇子的新宠,但三皇子从来没有对一个宠妾这样小心翼翼。

聂瑶珈看了一眼人群,抬头看一眼城门上写着硕大的字:沁国她当真的要在这里吗?以什么身份?一切都没有什么打算,可是离开了栾倾痕,她身在哪里都是一样。

骆殿尘先谢过大家的迎接,客套道:“车马劳顿,我们先去看望父皇,再好好休息。”

人们连连称是,虽然三皇子几年不在沁国,可是皇上在他去卉国后一直苦苦挂念,说不定留着一口气在等他回来呢。

今天的皇子,说不定是明天的皇帝,他们小心的附合着,不敢怠慢。

骆殿尘带聂瑶珈穿过游廓,花园,庭院楼阁,层层庑殿高耸而立,与卉国基本是相同的,只是这里没有一棵海棠花,只有颜色鲜艳的芍药。

来到一个叫沉华宫的宫殿,站好的两排宫女候在那里,见了他们二人齐齐下跪行礼。

以前在浮尾宫,除了小安子,她很少用宫女太监侍候,太多的人她生活的不自在,看来,这些人全是骆殿尘的安排。

“把这些人全都彻了吧,留一个安静的丫头就可以了。”聂瑶珈淡漠的说。

骆殿尘点了其中一个丫头的名字,“青兰,你留下,其它人退下吧。”

一个年纪较小的白净丫头停在原地,其它人依次退下。

骆殿尘微笑着说:“这里就是你的寝宫,我有时间会来看你,噢对了,晚膳过后,陪我去看望父皇吧。”

“骆殿尘,你安排寝宫,又要我陪你看望皇帝,你拿我当你什么人?”聂瑶珈问他,她是被迫来的,并没有答应过他什么吧。

“是未来的皇妃身份,不然你以为呢。”骆殿尘说得极其认真,日久见人心,他会让她爱上他的,说罢转身离去。

青兰上前行礼:“青兰侍候聂小姐更衣梳洗吧。”她见聂瑶珈穿着凤凰长袍,但并不是沁国的样式,猜想到她之前的身份也尊贵无比,不敢怠慢。

聂瑶珈摇摇头,对骆殿尘的一厢情愿无可奈何。

卉国入夜,拈花楼。

从楼梯上缠绕了许多锦簇的彩绸,像落在凡间的彩虹一样缤纷美丽,殷红的地毯蜿蜒至楼上,门是敞开的,那里面点满了烛光,莹莹刺眼,墙上贴着烫金双喜字,大红的绸缎将屋里点缀的如同新房。

栾倾痕呆滞的坐在床榻上,双眼无神的盯着地面,为什么快乐要这么短暂,卉国的皇宫里少了聂瑶珈的存在,他看到的一切都是虚无飘渺的,所有的声音都变得混混沌沌,整个人也像被掏空了似的无力,连握起拳头的力气都消失了。

他没有想过让她离开他身边,只是作一个权宜之计救下雪浓,他会再救回他,可惜,低估了骆殿尘做的防范,悔恨的痛苦不断冲击着心,尤其眼前总是浮现聂瑶珈摘下凤冠时的眼神。

她就那样把他的爱否决,临走时那漠然置之的眼神他挥之不去,想起一次,心就痛一次,最痛苦的时候眼底也氤氲着雾气。

有什么办法让她明白,他从来没有将她放弃过,因为他深深知道,她已成为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舍弃她,就是杀死了自己。

可她的性子刚烈,一旦认定的事情肯定不会再给机会。

看着拈花楼的布置,他本来想今晚要给她一个简单婚礼,当初册封皇后那天,他没有拿出半分诚意,所以,他想补救一场婚礼,只属于他们两个人。

这里没有了她,只是一间普通的小楼,要来何用?

临走时,挥掉了蜡烛,身后燃起熊熊大火,有人大喊着火了,救火……

嘈杂的一切,他都听不到了。

沁国。

骆殿尘特意来找聂瑶珈,青兰已为她换上一件紫衣纱裙,梳了发髻。

她麻木的被骆殿尘的牵走,来到钟轩殿,聂瑶珈看到床榻上病重的沁国皇帝骆天普,他虽容颜已老,但眉眼之间看得出来,年轻时一定长得很英俊。

他见到骆殿尘,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皇儿,来,让朕好好看看。”

骆殿尘上前跪在地上,眼中闪着晶莹泪光,“父皇,儿臣回来了。”他紧紧握住了父皇苍老的手,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可以让他尽做儿子的孝心。

“委屈你了……咳咳……这位是……”他看着姿色绝美的聂瑶珈问骆殿尘。

骆殿尘起身牵过她的手,“父皇,她叫聂瑶珈,是要陪儿臣走完一生的女人。”

骆天普笑笑,看来儿子终于找到了真心爱的女子,看到他很珍惜这个聂姑娘,也就安心了。

聂瑶珈还是识大体的,尽管想否决骆殿尘所说的话,还是没有当场反驳,“瑶珈见过皇上。”

骆天普点点头,目光瞥见她胸前挂着玉佩,眼底有明显的触动,他说:“殿尘,你先退下,朕有话要和聂姑娘说。”

骆殿尘有些意外,不过还是很高兴父皇接受了她,笑着走出了屋内。

“你坐下,朕有些事要问你。”

“皇上请问。”聂瑶珈坐在椅子上,与他面对面。

“你佩戴的玉佩是从哪里来的。”

聂瑶珈拿起玉佩,原来它还在,忘记将这个还给栾倾痕了,“这……这是卉国皇帝送给我的。”

“什么!你是卉国人?是他的什么人?”骆天普有些激动,连续轻咳几下。

“一天之前,我曾是他的皇后,后来被迫随骆殿尘来到这里,不过现在,我对卉国没有留恋了,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她说得有些落漠,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骆天普惊讶,“上天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呢?哎,这块玉叫沁雪玲珑玉,当年我送给了最心爱的女人”

聂瑶珈迷惑起来。

“你回头看墙上的画。”

聂瑶珈回头,墙上的画中是一个女子,绝代佳人,倾城国色,看着居然像极了阮秀芜。

意识到这一点,她全身不禁打个冷颤,难道,阮秀芜曾是沁国宫中的人?那么,栾倾痕的身份会是……

她不敢往下想了,回头看着骆天普,希望他能解开迷题。

“她曾是朕的妃子,但朕当年不满联姻,所以冷落了她,一直宠爱殿尘的母妃,所以她后来认识了隐藏身份的卉国皇帝栾祖祺,还与他相爱相许。

只到她离开朕,朕才知道自己有多爱她,曾多次去找她,我们三人一直纠葛了许多年。

她曾进过卉国皇宫,却因为卉国皇室不接受她,又离开。

后来她怀有身孕,我想将她重新纳入宫中,她却不肯,生下孩子又被栾祖祺带回宫里,成为太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