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233章 234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994 2016-07-03 20:09:23

  234

聂瑶珈无力的放下剪刀,她趴在桌上,骂着自己,其实难过,为什么不让他知道,只是想成全他和聂惜若吗?她不应该卷入他们之间。

明明在乎昨晚的事,不可能无动于衷,只是,他也这样对惜若了,那那个夜晚就不能代表什么,只是他的酒后乱性。

她还能厚着脸皮要他负责?然后介入他和惜若之间?不可能的,她不会那么做。

隔日,栾墨亦等人亲自送单沐卿。

皇家马车前,单沐卿单独拉过聂瑶珈,不顾在场人的眼光,凑近她耳畔说:“等我会回来娶你。”他发誓,栾倾痕娶惜若的那天,他会回来迎娶聂瑶珈,这样做,自然有他的目的。

聂瑶珈想到昨晚,本想婉拒,可是单沐卿不容她说半个不字的机会,他说:“我会很快再来卉国的。”说完,对她暖暖一笑,上了马车。

栾墨亦与栾倾痕互看一眼,这下,单沐卿连客套的话也不说了,看来他心中定是改了主意吧。

栾墨亦心中暗叹: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成韵轩内,聂惜若弹着曲子,脸上从未失去过笑容。

栾倾痕推门进来,看着她的手指出神。

聂惜若坚持弹完,起身搂住他,“你是不是想我啦。”现在的她无疑是最幸福的。

栾倾痕只是想坦承与聂瑶珈发生了关系的事,可是又不忍伤害聂惜若,她是那么的期盼,等待着自己。当他还是小岩的时候,她对他的心令他真的很感动。

“我是想来跟你说一件事,这件事是我与聂瑶珈的过去。”栾倾痕认为她有必要知道这些的。

“怎么了?你们过去不认识不是吗?”聂惜若不明白,但觉得栾倾痕很认真,她也认真起来。

栾倾痕坐下来,说:“我与聂瑶珈曾经就是夫妻,她是卉国的前皇后,我与她应该很相爱,但也有什么误会存着吧,总之,如果我想起过去,可能对你会不公平,其实我也说不清,因为我不知道假如我恢复记忆是怎样对待聂瑶珈,她是不是在我心中占有足够的份量,如果我想起过去,很爱很爱她,那么,就会对不起你。”

聂惜若怔在当场,她不敢相信,栾倾痕的前皇后是聂瑶珈,她记起来了,四年前爹送自己进宫入选皇后,那时的她还小不愿进宫,便在第一场自已败下来,后来听说是一位姓聂的女子成为皇后,原来就是聂瑶珈!

“小岩,那你……你的意思是说,你恢复记忆,我们有可能就不能在一起是吗?你是要我做个选择吗?”聂惜若明白栾倾痕用意了。

“嗯。”

聂惜若仔细思考着,她已经失去了一切了,不能没有栾倾痕,也许聂瑶珈对他来说并不重要,只是后宫的女人而已,她斩钉截铁的说:“我愿赌一次。”

栾倾痕有些意外,轻轻拥住她:“真的决定了吗?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要大婚了。”

“嗯,我决定了,因为我不能没有你,失去你,我也就失去一切了。”聂惜若闭上眼睛,紧紧的抱着他。

栾倾痕的眉头反而紧锁着,久久不能舒展。

景心殿。

司徒冷跪在地上,看着栾墨亦与栾倾痕,他特意找了这个机会,两人都在场的情况下说:“请皇上,还有晚烟的主子把晚烟赐给我为妻。”

栾倾痕抿唇一笑,“早看出你们两个不对劲。”

司徒冷倒傻笑起来,栾墨亦故意说:“好大胆!居然敢在宫中生情,你们!”

薜晚烟马上跑进来跪下:“请皇上不要怪罪司徒统领,是晚烟的错。”她怕皇上真的定司徒冷的罪名。

“好啦,你们起来吧,谁会阻止这等好事啊。”栾墨亦笑着说话,才让薜晚烟和司徒冷松了口气。

栾倾痕走到薜晚烟面前:“虽然,你一直叫我主上,可我还是想不起什么,但我真心祝贺你们,喜酒我吃定了。”

薜晚烟马上流下了眼泪,眼前的栾倾痕曾是自己深爱过的男人,她一生最敬重的主上,她哽咽的说:“主上,谢谢你。晚烟只求你,快点恢复记忆,你和聂瑶珈能够在一起快乐生活。”

栾倾痕听到聂瑶珈的名字,心底竟有了不一样感觉了,只是还不是很清晰。

栾墨亦从桌前走下来,“要给你们举办一场婚礼,在宫中举行吧!”他一想,可能未来的日子里不止这一次婚礼,卉国皇宫内,可要有戏看了。

司徒冷感激的说:“谢谢二位……”他不知道怎么称呼栾倾痕了。

“二位皇上?哈哈哈。”栾墨亦大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将皇位还给皇兄了。”

栾倾痕看了他一眼,只笑不语。

卉国皇宫的某天,进行了一场如民间的婚礼。

栾倾痕,栾墨亦,青悦,聂瑶珈和聂惜若都到场,还有司徒冷家的亲人朋友,大家热闹着,见证了司徒冷和薜晚烟的交拜。

大家在房中闹腾着,把司徒冷和薜晚烟折腾的不行,但欢声笑语是那么的真实。

聂瑶珈微笑着在门外看他们闹,没有想到司徒冷和薜晚烟在一起,他们以前应该就很好了吧。

“其实,他们能成亲,要归功于你。”栾墨亦来到她身边,嘴角还是挂着那温和的笑。

“为什么是我?”聂瑶珈睁着大眼睛,不解的望着他。

“因为司徒冷差点永远关在牢中,是你让皇兄放了他,他才有今天,薜晚烟嘛,以前心里装着皇兄,可是皇兄的心里只有你,久而久之,她现在也想通了。”

聂瑶珈听完,栾倾痕以前真的这么爱自己……她感觉好不真实啊,像在听别人的事情。

聂瑶珈轻咳两下,栾墨亦马上敛了笑,“你怎么了,旧伤还没好吗?”

“没关系的。”

栾墨亦扶她往屋里走,坐下,“千万不要再病倒,知道吗?”

聂瑶珈点点头,很感动的笑了笑,只是青悦在人群中看着他们,眼神黯淡下来。

青悦一直没有笑,栾墨亦对聂瑶珈的关心,让她无所是从,什么时候她也会得到栾墨亦发自内的关怀?

聂瑶珈看到青悦,她笑着对墨亦说,“青悦好像不舒服,你快陪陪她吧。”说完,她独自走出了屋子。

栾墨亦才看到青悦,拉她到一旁:“你没事吧,脸色这么差啊。”

青悦怎么会不知道聂瑶珈在给自己机会?只是,这样的机会,她真的需要吗?她对栾墨亦很淡很淡的笑一下,她要考虑一下将来了,栾墨亦的心里有别人,她以为守在他身边就会满足,可是她要的不止这些,或许怪自己贪婪,但她真的不想这样继续下去了。

可是司徒冷成亲没几天,宫里就出事了。

栾墨亦在景心殿正与一位大臣商议政事,却从桌布下冒出一把剑朝他刺来,幸好他躲得快,司徒冷最先赶到,与那个蓝衣蒙面人打了几个回合,从屋里打到外面,蓝衣刺客见侍卫跑来,马上从假山的洞穴逃跑。

司徒冷带人去找,路中遇见了栾倾痕。

栾倾痕与司徒冷分两路人在宫中搜寻。

浮尾宫。

聂瑶珈起来,头有些晕,看到铜镜中的蓝衣人影,她镇定的问:“是宇文辰霄吗?”

蓝衣人影犹豫过后出现在她身后,扯下面巾:“你怎么知道是我。”

“看身形就像,虽然你与我相交不深,不过,每个人都有他的特征,你为什么进宫,要羊入虎口吗?”聂瑶珈说的平静,心里也为他担忧,他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

宇文辰霄低下头,神色悲伤,“我全家都死了,不可能放下仇恨,我刺杀栾墨亦了。”

“什么!那他有没有事!”

“我没有成功。”

聂瑶珈松口气,劝他:“出宫吧,再也不要回来,你可以去皎国生活不是吗?”

“单沐卿哪里会管我的死活?我和爹也只是沁国的旧臣,对他而言,我们不算什么。”苍凉的声音里是无奈的语气。

栾倾痕带人进入浮尾宫,聂瑶珈让宇文辰霄躲好,她在铜镜前梳着发,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有没有人进来?”栾倾痕问着话,眼睛扫射过屋里的一切。

“没有,怎么,有刺客?那你们还不快去找?”聂瑶珈啪的放下梳子,表现出淡淡的不悦。

栾倾痕来到她身后,挑眉:“不急。”

聂瑶珈在铜镜中与他视线交融,她说:“你们不走,我走就是了。”她要起身,被栾倾痕拉住,“好了,我们走。”

见了带人离开后,聂瑶珈从柜子里找出以前和单沐卿出去扮男装的衣服送给宇文辰霄,“换上它,怎么进宫的就怎么逃出去吧,我只能帮你这些了。”

宇文辰霄收下衣服,“谢谢你,我今生认识你,真是太幸运了。”他带着衣服,跑出了浮尾宫。

栾倾痕藏身在树后,看着宇文辰霄逃出去,他跟上,宇文辰霄跑上宫中御用船舫,他轻功跃起到船头:“你还逃得掉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