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238章 239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83 2016-07-08 20:09:00

  239

栾倾痕看着周围,“哎哎哎,停下来,不要摇啦,朕好歹也是皇帝,这个样子……”他回头看两个宫女,她们明明忍不住笑的样子。

聂瑶珈松开手,有意气气他:“好啊,那我们别牵着手啦,成何体统啊。”她独自向前走着。

两个宫女就见栾倾痕健步如飞的追上聂瑶珈,主动牵着她的手。

栾倾痕把她的手放在心口,“那朕宁愿失仪,也不放开你的手。”

聂瑶珈脸色晕着淡淡的红,她看着头顶的枫叶,问:“宫里的冬天是什么样子?”

“只要有你,宫里就是最美的地方,等到冬天,孩子出生了,朕带你漫步在雪中,就像当初我们那样走过。”他也是牵着她的手,那时怕她在雪里滑倒。

聂瑶珈双眼湿润,有些抱歉的说:“我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记起我们的从前,就好像那些点点滴滴不是我与你共同经历一样。”

栾倾痕抱住她,“傻瓜,你只在我身边,不论你想不想得起来,我都满足了,太多强求,我怕会失去你,你呢,就安心的待产。”

“你才是傻瓜呢,还有四五个月呢。”聂瑶珈将脸贴在他胸前,眼睛笑成一条线了。

聂惜若不适时的出现,她面容苍白,神形憔悴,聂瑶珈看到她,才记起聂惜若一直在宫里养病,是她和栾倾痕大发善心,她一直病得不轻,好久没有见她,几乎把她都忘记了。

聂惜若现在什么身份也不是,栾倾痕说过,待她病好,会派人送她回聂家。

栾倾痕也看到她,“惜若?”

聂惜若扑通一声跪在栾倾痕面前,哭着求他:“皇上,我求你,让我留在你身边吧,我不介意是妃子,还是美人,或是更低的身份,只求你让我在你身边……”她抓住他长袍的下摆不放。

栾倾痕收过袍子,“不可能,朕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他看着聂瑶珈时,眼神又变得深情。

聂瑶珈回应他的爱,他的深情,她的双眸也含着同样的深情,深爱,她想不起从前又如何,现在她很肯定,自己爱着眼前的男人。

聂惜若像是接受不了的摇着头,捂着耳朵不想听到他说着爱瑶珈的话,“我知道我不应该在客栈里骗你,说我们有了关系,那是因为我太爱你,我怕失去你!”她以为他在生气骗他的事。

栾倾痕只是摇摇头,牵着聂瑶珈的手向前走远。

他不会再理会聂惜若,失忆以前,他不坚定对聂瑶珈错乱的感觉,心想以为娶惜若也不是件错事,当他的记忆全部回来,他只知道,自己的心全是聂瑶珈,他认定了聂瑶珈是他今生唯一的女人,就算心里还有角落,他也不会将任何女人放进去。

惜若还是不能接受他变回从前,栾倾痕认为,要果断的解决这件事,他要让惜若明白,他的心里只有聂瑶珈。

聂瑶珈回头看过惜若一眼,曾经的她还是善良的,是不是真的因为自己令她改变这么多,她的命运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只愿,世上的女子不要爱错人,或是爱上一个不属于自己的男人,因为结果都像一朵飘渺的云儿,终会散开。

聂惜若伤心的回去,经过一个像冷宫的地方,她看着里面的连依疯疯癫癫的在院里梳着自己已经蓬乱的头发,还自言自语的说着:“我要去见皇上啦……不会输给姓聂的……啊我不要抄写,不要啊。”她失常的乱叫着,双手胡乱的挥动着。

聂惜若害怕的一直跑,她跑回成韵轩,心跳是那么快,她不要成为像连依那样,在宫里等死。

栾墨亦不在睿王府中,青悦换上一身轻便的装束,她一件件叠好自己的衣服,背上包袱从后门走掉。

傍晚回来,栾墨亦风尘仆仆的回到府里,看不到青悦在房间,正奇怪着,便看到桌上摆得方正的信。

他紧张的展开,信上涓涓字迹确实是青悦笔迹。

墨亦哥哥,我想我最后只能这样叫你,因为你始终把我当妹妹看,虽然,我们已是夫妻,你的心全不在我身上,我羡慕瑶珈,能让你对她痴心这么多年。

你默默的爱她,我默默的爱你,所以,我知道你真的很累,要看着心爱的人爱着别人,是多么难过的事啊。

以为留在你身边我就满足了,可是我太贪婪,想打动你,想要你的心转移,当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我知道自己再也熬不下去了,我走了,是因为怕在你面前再也不能伪装自己。

你从来不知道,我在哪个夜里哭过,哪个夜里笑过……墨亦哥哥,你不要怪青悦不辞而别,因为,我面对你,也许会心软的留下。

我好累,宁愿承受孤单,也不要再守着一份不属于我的爱。墨亦,珍重。

栾墨亦跌坐在椅上,眼睛马上流下泪来,他不知不觉的伤害了青悦这么多吗?自己真是一个粗心的男人,他放下信奔跑到马房,骑上马朝一条大路追去。

直到天黑下来,栾墨亦坐在马背上看着前方遥遥的路,他追出这么远,也没有见过青悦的人影,难道她真的离自己而去,他们的缘份只到如此吗?

骑马回去,一路上他都在问自己,对青悦,他到底是什么样感情。

阮秀芜在睿王府内,伤心着,也担心着青悦的去处,她说:“青悦没有亲人,很小年纪便跟着我,这是她第一次离开我们,看来,你真的伤了她的心。”青悦会到哪里去?阮秀芜百思不解。

栾墨亦已经反思过自己,他沉默着不说话。

“倾痕说,会令下面官员帮助寻找,一有消息就会来通知你,晚烟也说可以让不毁宫的朋友找人。”阮秀芜看得出他担心,不禁感叹:“她还是小女孩时,你不爱她,成为你妃子以后,她就变了一个人似的,虽然性情还有些冷漠,不过全身上下哪里不是女人味十足,你太不懂珍惜了,你们兄弟两个,倾痕和瑶珈现在好不容易没有事了,你这边一向太平,现在也……”她想,什么时候她可以安安心心的,不再为他们担心呢。

栾墨亦腾的站起来:“那就天涯海角去找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