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230章 231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33 2016-06-30 20:09:22

  231

“卉国的大事就那么几件,其实一件便是你和前皇帝的事情了,人们都传说,你们三年前在海中被水神救起,但抹去了你们的记忆,让你们重新来过。”

“我都不记得这些……”聂瑶珈不好意思的笑笑。

“其实大家关心你的事情,是因为之前的你如绣花枕头,后来的你是谁与争锋的女子。”静圆大师与她聊了会儿后,一个小僧尼跑进来:“不好了师傅,有三个面恶的男子拿着剑正要搜我们庵里。”

单沐卿进来,要背上聂瑶珈:“我们必须逃走,这是和那天的杀手一伙的。大师,日后再来谢救命之恩,现在告诉我们可有后门让我们走?”

圆静倒不慌张,说:“跟我来。”

栾倾痕骑快马回宫,栾墨亦告诉他,聂瑶珈陪着单沐卿出宫办事了。

他走近拈花楼,旁边的海棠树,花瓣纷飞而来,扑在他脸上,连花瓣都对他美得惊艳的容貌眷恋吧。

他的心并没有很痛,相反的,他觉得可以放下,缘分始终会有尽头的,他与聂瑶珈的缘分也许只有这么多了。

单沐卿背着聂瑶珈一直逃,走到平地上时,红妆突然出现,对他们作个禁声的手势,带他们悄悄进了万娇红后院的柴房。

“你们在这里安心躲着。”她说完,掩上门离开。

聂瑶珈坐在柴房里,“她还是在乎你的,不然怎么知道我们有危险了。”

单沐卿不知该笑,还是该不开心,因为他发现自己对聂瑶珈有种特别的感觉了。

这是对红妆的背叛,对自己内心的考验,他抚上额头,人的情感为什么不受人自由控制呢?

晚上,红妆在前厅里和其它姐妹一起陪着公子少爷的,但她就像家中的糟糠妻,没有出彩的地方,单凭长得好是不够的。

多多少少还是喝了酒,她回到柴房前没有进去,忽然记起了从前单沐卿让自己陪那些大官的日子。

那些大官是怎样对待她的,她连一点尊严都没有了,掏空殆尽。

那些令她可以疯掉的夜晚经常会进入她的梦里,她便整夜的不睡,自己好脏,好想死去。

只是又舍不得单沐卿,宁愿与他永隔两地,也不能相守在一起。

聂瑶珈走出柴房,因为单沐卿睡着了,她想透透气。

“红妆。”她悄悄拉红妆到角落,“你喝酒了。”

“陪酒的当要喝酒。”红妆又开始冷淡起来。

聂瑶珈摇摇头,“你和单沐卿都有一个共同点知道吗?那就是在人面前喜欢伪装自己,你生性善良我知道的,不要在我面前演了。”

红妆打量着她,见她这么美,心酸的问:“你是他的什么人?”这么了解了单沐卿应该不是普通关系吧。

“什么也不是,放心吧,和你也是见了两次面,不还是看出你的真性情?说真的,你跟我们走吧,试着接纳,试着忘记过去。”聂瑶珈不再提那个付出,知道对女人来说是多么憎恶的事情。

红妆绝决的摇头,“不要再说让我回去这句话,如果我能回去,就不会选择呆在这里了。”

聂瑶珈许久没有说话,换成自己是她,也会无法面对自己心爱的男人吧,会觉得自己丑陋,会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因为这个身子被人蹂躏过,她的心灵被深深的伤害过。

“那么……你至少让我帮你做点事情,比如让你的生活变得好一些。”聂瑶珈不忍心看她在万娇红里没有地位的生活着。

红妆迷惑:“怎么变?”虽然她不指望改变什么,不过,聂瑶珈有什么本事,她很想看看。

聂瑶珈见她同意,得意的笑了。

“你只要照我说得做,一定让你成为万娇红最棒的头牌,身价高了,不用随便接客,不用喝这么多酒,也没人逼你卖身,连老鸨也要看你几分脸色,如何?”

红妆想到不用接客,马上点头答应下来。

连着四五天,聂瑶珈忍着痛给红妆排练舞,教她如何做好一个高傲但不清冷的女子,如何让男人为之倾倒,却又不让他们捞得半分好处。

她要红妆知道,得不到的女人才是最好的。

单沐卿偶尔会远远看着她们在后院练习,他双臂环胸,倚着墙看聂瑶珈,她这是哪来的套路啊,真是古怪。

老鸨听了红妆的要求,便答应下来,但说明,若是不成功,她就要卖身接客。

聂瑶珈以红妆的丫头介绍自己,笑着说,绝对成功。

前一日,街上的聂瑶珈发着传单,这传单是她亲自张张手写的,在一张墙面上贴了一张大的,引来好奇。

当晚,万娇红果然进入了大量的客人,坐满席间,等待开场。

老鸨开心得不得了,没想到令人开心意外的还在后头。

场上红毯铺就,四周摆了高高的木架,架上簇着鲜红的彩球,台下的人开始等不及,一直叫着让红妆出来,老鸨急得团团转时,红妆在众星捧月之下出来,莲步轻移,一身红绸衣服像仙女的幻化,又像魔女的武器。

她手里一直用一面白扇挡着自己一半的脸,那白扇子面儿上画着半张面孔,非常具有特色。

聂瑶珈自信的看着台下反映,不出她所料啊。

红妆的姿态非常高傲,没有露半点笑意,但是风情万种却在眼神之中透出来,一个舞步,一个转身,曲子马上要奏完时,红妆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收扇,利落的,头也不回的下场。

台下的人站起来,直叫好,还要老鸨再安排她跳一场。

聂瑶珈此时上台,她把脸上化了块胎记,是为了不抢今天主角的风头:“各位,红妆姑娘只跳一舞,若不尽兴,请明天再来。”

“啊,什么?明天,摆什么架子啊。”有人开始不满了。

聂瑶珈伸手平息大家的愠怒,笑着说:“红妆姑娘这样娇贵的身子,累坏了大家可都没得看了,若是大家今后常来捧场,红妆姑娘一定会再出现在大家的眼前。”

要神秘起来,才会有魅力。

单沐卿在远处悄悄看着聂瑶珈,这个女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