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227章 228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3031 2016-06-27 20:11:07

  228

栾倾痕接过拜帖,展开,上面霸道的字迹展现眼前:皎国今年胜产黑珍珠无数,朕会亲自贡送贵国,借机拜访贵国,以示友邦之好。

“说得真好听,他来不过是因为宇文家的死。”宇文召生前一定非常受单沐卿重用,现在他的死都可以让他亲自前来了。

聂瑶珈看着拜帖下方的名字,单沐卿,听这个名字,就感觉他是一个外表温和但内心深沉的男人,和栾倾痕如出一辙。

司徒冷看了聂瑶珈一眼,说:“皇上,末将退下了。”

聂瑶珈看栾墨亦想国事,笑道:“你慢慢想,我出去啦。”她走出景心殿,穿过长长的回廊,与栾倾痕撞上。

栾倾痕扶好她:“走路也不看着点。”埋怨中是关心之意。

聂瑶珈看到他就想起他和聂惜若热吻的事,她说:“谢了。”

栾倾痕握住她的手不要她走:“你说,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肯原谅那件事。”

“其实我原谅你了,但我不想与你再有瓜葛了。”

“你不负责任。”栾倾痕蹙眉,就是不放开她的手,自己站得像石头一样不可动摇,任聂瑶珈在一边又挣扎又打他的胳膊。

“我不负责任?我哪里不负责任了?”

“当初是你提议要与我成亲的,现在呢,你不理我,不原谅我,还和皇上走得那么近。”栾倾痕的话里酸酸的不是滋味儿。

“喂,你说话讲点分寸好不好,皇上简直就像我的多年好友,他让我开心点有何不对啊,不像有人,只会惹我生气。”聂瑶珈与他牵着手,两人的距离却离得好远。

“你生气,那是不是证明你在乎我?”栾倾痕嘴角略带笑意,却忍着不敢表露。

“我才不会在乎你和谁在一起,至少从那件事以后,我就不会在乎了。”聂瑶珈这次狠狠的甩掉他的手:“你可以说我小气,可以说我不没风度,但我要告诉你,你是前皇帝,怕是改不了这后宫成群的习惯了,我是要强的女人,受不了妻妾成群的家,所以,宁可与你不相干。”

头也不回的走掉,栾倾痕看着雨中她的背影,喃喃说道:“现在我又不是皇帝,就算我当了皇帝,也许……因为你,可以废除三宫六苑啊。”这个女人,他真的没办法。

一个月里,栾倾痕和聂瑶珈还是形同陌路,偶尔说两句话。

聂惜若始终没有得到宠幸,是栾墨亦失信了,他只顾着政事,安排皎国皇帝来卉国的事。

就在海棠花盛开的一天,皎国的皇家队伍入了宫。

栾墨亦亲自来迎接,栾倾痕与聂瑶珈,聂惜若等人都悉数到场。

皎国用珍珠镶嵌的马车气派十足,耀花了大臣们的眼睛。

宫女掀开帘子,单沐卿走下来,一脸笑意走来。

聂瑶珈打量着他,没想到和栾倾痕有得一拼啊,一双眼睛像极了夜空中的星灿,透亮清澈,眼角微微上扬,带着几分妩媚,直挺的鼻,唇形秀美,色淡如水。

走近了看他,发现他的肌肤胜雪,被散着头发映衬的更白净透明,高贵的青色龙纹长袍正合体的穿在他身上,满身贵气,气场也足。

栾倾痕看到聂瑶珈在看单沐卿,便故意用身子挡住了她的视线。

“卉国真是个人美景美的地方。”单沐卿首先说了话,视线在栾倾痕身上短暂停留过。

“哪里,朕安排了皇上的住处,先去紫銮殿吧。”他作了一个请的姿势。

单沐卿与栾墨亦一同进入紫銮殿,单沐卿坐在龙椅的侧座上,他拍拍手,两个人进来,手里平端着锦盒,打开,里面一串黑珍珠,一串白珍珠,光芒放彩,令人不敢逼视。

“这是我国今年盛产的黑珍珠,另一串是白珍珠,各五十颗,请皇上效纳。”单沐卿的脸上从来没失去过笑容,可是在聂瑶珈和栾倾痕看来,他这人高深莫测。

栾墨亦命人收好,“多谢皎国皇帝送来这么贵重的礼物,朕今晚设宴为皇帝接风。”墨亦表现的同样气度不凡。

单沐卿挑眉,“噢?不知可有美人助兴?”他眼角瞥到聂瑶珈的方位,又悄然收回来。

“哈哈哈,当然少不了美人。”

在场的人都欢笑起来,却掺着几分真,几分假。

皎国从来不与卉国往来,这次突然造访,一定有所目的吧。

交谈到黄昏,晚宴就设在紫銮殿,太监搬上小桌给各位大臣及皎国来的官员。

宫女鱼贯而入将美酒佳肴送上,一队舞姬在中央跳着舞,为大家助兴。

单沐卿摇摇头:“贵国的美人就是指这些货色?”他玩转着手里的酒杯,不经意的说着。

栾墨亦听了没有接话,自己喝着酒。

单沐卿忽然想起什么,对对面座位上的栾倾痕说:“这杯我敬你,只说过您的事迹,令我非常钦佩。”

“噢?看来,皎国皇帝对卉国所发生的事了如直掌啊。”一语戳破他,栾倾痕敬了他一杯,喝个精光。

单沐卿自然听得出来,他饮下酒,笑着说:“卉国是最大的国家,有点风吹草动就像这大地跟着摇一摇,地动山响啊,我当然会知道一些事情。”

“只怕是有心人多长张嘴吧。”栾倾痕也同样笑着回应。

聂瑶珈坐在栾倾痕一侧,看着他们两个真的好像,笑里藏刀,各怀鬼胎。

栾墨亦却独自笑起来,栾倾痕越来越像他自己了,从前的他一定会回来的。

单沐卿看着第二轮舞姬上阵,拍拍手:“这可不行,卉国没有真正的美女表演舞艺吗?这些平庸的女子跳着舞也没办法让人喜悦。”

单沐卿这次看着聂瑶珈:“依我看,这位姑娘是绝色,不能献上一舞吗?”

“皇帝不知她是我的妻子吗?不太方便为大家表演吧。”栾倾痕有些愠怒。

聂瑶珈站起来,“皎国皇上说话有些喜欢拐弯抹角,跳舞虽不可能,但是瑶珈可以献上一曲为皇上解闷。”

栾倾痕心想,她还会弹曲子?栾墨亦也意外,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聂瑶珈用任何乐器弹曲。

聂惜若在下面坐着,在聂府的时候,她伤势未痊愈时,闲着就爱弹弹曲子打发时间,现在竟然想在皎国皇帝面前显摆。

单沐卿看她的眼神有些变了,深邃的像看不透的井,“什么曲?”

“十面埋伏。”聂瑶珈只会这首曲子,其他的还真弹不完整。

宫女送来琵琶,她坐在座位上,一声声清脆的琵琶声响在所有人耳畔,诡异的气氛渲染开来。

聂瑶珈自信的弹奏着,灵活的指拨动着弦,眼神逼视着单沐卿。

单沐卿端着酒杯,眼神里是看不透的深远。

节奏越来越快,人心惶惶,连拿酒杯的手都开始颤抖,这又不是打仗,听这十面埋伏听得怪难受的。

所有大臣都是这样认为的。

一曲在快速逆转后,突然结束。

聂瑶珈笑着放下琵琶,“让皎国皇帝见笑了。”

单沐卿鼓掌,“非常好。”

栾倾痕侧目望着她,她的眼光一定让单沐卿心里气得不行吧,挑衅和不屑还有几分倔强。

栾墨亦打个圆场:“皇帝一定很累了吧,朕差人送皇帝去宫殿休息。”

单沐卿站起来:“是啊,头很重,听了这位姑娘的曲子,更是让我深感惊恐啊,还是回去歇息最好。”他走时,看了栾倾痕和聂瑶珈一眼。

栾墨亦看到他被送走,长叹一声:“你们说,他来是干什么的。”

“深不可测。”两人齐声回答他。

栾墨亦不得不笑,“你们的默契真不错,好累啊,各自回宫吧。”他打了哈欠,栾倾痕和聂瑶珈看看彼此,退下了。

聂惜若看着栾倾痕离开,心里不是滋味,她又唤一声皇上。

“你有何事?”栾墨亦问。

“皇上,让臣妾服侍您吧。”聂惜若不得不说,厚着脸皮也要说。

栾墨亦的脸色凝重起来,当一个帝王还有一个坏处,那便是不容易守护自己心爱的女人,却要面对一大片女人,当初他真的后悔选了两个,还不都是大臣们的意思?他不想碰这个聂惜若,真的不想。

“改日吧。”栾墨亦表现的很累,匆匆的走掉了。

聂惜若跌坐在地毯上,她用力的打着地面,得不到皇上的宠幸,得不到栾倾痕,她上辈子欠了聂瑶珈什么,值得今生她抢了自己一切。

入夜,海棠花翩翩落下,单沐卿接着花瓣,摊在掌心:“真美啊。”他将花瓣紧紧握起,没有露出一丝笑容。

他披着薄披风走在宫中,卉国地方大,皇宫似乎也比皎国大,他看到拈花楼,甚是喜欢就上去了。

他进入屋里,这里不像有人住过,他躺在床上,这里比较舒服,闭上眼睛睡沉了过去。

一早,青鸟在树枝上鸣叫,聂瑶珈想去看望阮秀芜,多天未去,似乎不太好,经过拈花楼,发现门微微开着,她走进去,看着睡得香的单沐卿:“喂,喂……”

她只想叫醒他,这里不适合他睡觉,一只手突然抓住她的,将她拉到他面前,两人的距离不过一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