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219章 220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43 2016-06-19 20:10:02

  220

栾倾痕用毛巾擦着聂瑶珈的脸,渐渐的,将她的妆全擦了去,他看到的是一张纯净脱俗的脸庞。

发觉她的发髻会让她睡得不舒服,他取下了钗。

披散着长发的聂瑶珈忽然坐起来,抱住了栾倾痕,“倾痕……”

倾痕?倾痕是谁?

栾倾痕听着她叫别人的名字,心里酸酸的,他握住她的肩膀推开她,因为用力过猛,聂瑶珈睁开了眼睛。

两人距离很近的看着对方,栾倾痕很清醒,聂瑶珈很糊涂。

“谁是倾痕?”

聂瑶珈微微挑眉,摇着头:“倾痕是谁呀?”

栾倾痕罢休了,不打算再问。

不过看着她没有上妆的样子,居然是这样的清纯,与平日完全像两个人,她的发正滑过他的手背。

她迷蒙的眼睛望着他,粉嫩的唇正微微动着……她身子向后倾倒,头仰了回去。

栾倾痕怕她摔自己的头,两手一扶她,聂瑶珈的头便弹了回来,嘴唇正好亲在了他的唇角上。

栾倾痕没有紧张的感觉,反而是熟悉,她的味道,这种唇碰唇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好像有很多故事,虽然什么都不记得,不过有种感觉让他很舒服。

聂瑶珈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她只是离开了他的唇,只想睡觉。

可栾倾痕双手扶住她的颈,含住了她的唇,淡淡的酒香围绕在唇齿间,他不断的吻着她,继续寻找那种特殊的感觉。

忽然,聂瑶珈感觉自己不舒服,栾倾痕问:“你难受吗?”要不要去准备一份醒酒汤呢?

刚想完,聂瑶珈吐了栾倾痕一身。

清早,太阳都晒到屁股的时候,聂瑶珈醒了。

她的第一感觉就是头很痛,然后,她看到睡在床上,并且上身赤裸着的栾倾痕。

“啊!小岩你怎么在我床上!”聂瑶珈马上起来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栾倾痕被她吵醒,赤着上身盯着她,睡眼还未睁开:“因为你醉了,我照顾你,你却吐了我一身。”

“那也不必睡在我床上呀?”

“照顾你到很晚,只是睡了一小会儿,就到天亮了。”栾倾痕看着她嘟着嘴唇,想起昨晚的情不自禁,感到自己好像做了对不起聂瑶珈的事一样。

“那……昨晚没发生什么吧。”聂瑶珈倒不是讨厌他在床上睡觉。

“只是有点小意外。”栾倾痕的眼睛不敢对视她的。

“什么小意外?”聂瑶珈觉得自己不会是出了洋相吧。

“你的……嘴唇碰到了我的。”

“你说什么?为什么会那样!”聂瑶珈摸着自己的唇,完全不记得昨晚的事。

“就是那样发生的。”栾倾痕不多做解释,自己起身找了件衣服:“我先出去了。”

聂瑶珈捂着额头,保证今后再也不多喝了,竟在人家面前出丑。

几日后,唐寿决定离开了。

他只希望聂瑶珈过平淡的日子,所以不打算将事情揭发出来,虽然对栾倾痕有些不公平,不过他想,就算栾倾痕没有失去记忆,他也一定愿意这样和聂瑶珈相守。

所以,他平静的离开了。

聂惜若也该回宫去了,她始终没有将画像的事告诉任何人,她害怕第二人知道就会有第三个,然后无数人知道,那么,聂瑶珈的身份也许会被揭开,不论她是不是画像中的人,她都不想冒这个险。

坐上马车,一直张望着小岩的身影,可是她还是没有如愿见到他,落寞的放下帘子,心痛的走掉。

又过了半月聂瑶珈听说皇宫正选上好的茶叶进宫,她决定将聂家的茶叶送到皇宫,将来往皇宫里送货,那聂家的名声绝对会让全卉国知道。

聂文也同意此事,毕竟皇宫采茶,不是年年都有的好机会。

加上,聂惜若是宫里的妃子,多少应该可以帮上忙,不过,自从她当了妃子,便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人了。

栾倾痕与聂瑶珈准备一起带着茶进京。

麻婶说让他们放心的去,她和小天香会等他们回来。

两人这才押着货去京里,在经过一条小路时,杀出几个抢劫的,他们手里握着寒光凛凛的刀,一步步逼近他们,“要想活命的,就放下货和钱,给大爷走人。”

押货的伙计吓得退到了一边,聂瑶珈正愁怎么办好,栾倾痕问:“我们可以给你们一些银子,但不能全部,货必须我们带走。”

“废什么话,还跟我讨价还价,没见过强盗是不是。”

栾倾痕的目光变冷:“那只好让你们一分也捞不到了。”他像风一样旋转在他们几之间,迅速回到聂瑶珈身边时,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双眼。

聂瑶珈眼前一片黑暗,但她听见有人一个个倒下的声音,她闭着眼睛,脑海中总是有个画面和这个相似极了,好像曾经也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

栾倾痕朝着押货的伙计说:“我们走。”

伙计们吓得不敢不从,因为他们亲眼看到栾倾痕是如何快得杀了那些强盗的,怕得罪他,便马上扬鞭驾马。

栾倾痕领着聂瑶珈一直向前走,始终没有让她回头看一眼。

行了两天路程,天空灰云密布,厚重的云像要落下来似的。

粘稠的感觉令人们不舒服,茶叶可是沾不得雨水的,他们找了一家客栈,将货放好,栾倾痕和聂瑶珈住进一间房。

聆听窗外的雨声,聂瑶珈不由的推开窗子,看着眼前的雨帘,心里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

栾倾痕看她在窗前发呆,想问一下,又觉得问了好像在关心她似的,便没有开口,只是说:“明天就进京了,我想可以在京里多住几天,听说很繁华。”

“嗯。”聂瑶珈失神的回答他。

栾倾痕摇摇头,客栈里可没有躺椅,让他睡在哪里?早知道要两间房了。

聂瑶珈转过身来,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不然,你去订一间房吧。”

“我也正想这么做。”栾倾痕开门下了楼。

一会儿,他就跑上来,“客栈都住满了,都是各地送茶进京的人。”

“啊?那……算了,你睡床上吧,不过,千万别打坏主意噢。”他们可是交易成亲的,不可以发生肉体关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