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224章 225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3062 2016-06-24 20:09:19

  225

聂瑶珈看着一地的狼藉,感到莫明其妙,他在说什么,她也听不懂。

只是,和他一样,心里好难受,眼泪也流下来,她抹一滴眼泪,呆呆的看着,这三年来,她还没有流过一次眼泪。

麻婶看到栾倾痕夜里坐在院中,面色凝重,心事重重的样子,她带着小天香过去。

“小岩,有什么心事?怎么不进屋里?”是不是和聂瑶珈吵架了,他们刚刚新婚不久,现在就吵架可不好。

小天香握着栾倾痕的手:“小岩哥哥你不开心吗?小天香给你跳舞吧。”她扭着屁股,双手乱转着跳着。

栾倾痕勉强的笑了笑,抱过小天香在腿上:“小天香,小岩哥哥假如有一天要离开你们,会不会舍不得啊。”

“当然啦,小岩哥哥要去哪里?”小天香一脸的不舍,紧紧抓住了他的衣袖,生怕他现在就不见了。

麻婶不解的问:“你要去哪里。”这么多年了,小岩像儿子一样在她身边,有了感情,说离开,心里真的很难过。

栾倾痕笑一笑,“我随便说说的。”

小天香信以为真,麻婶可不这样认为了,也许小岩是记起了过去,要回自己的家了吧。

翌日。

栾倾痕和聂瑶珈一起去了聂府,他们一路上没有说话。

聂文还有王凤飞,栾墨亦三人在大厅中等他们。

栾墨亦看着聂瑶珈和栾倾痕进来,马上上前说:“聂老爷已经同意,你们与我一起进京。”

聂瑶珈看着栾墨亦,说:“小岩会跟你走的,我不会走。”

王凤飞挑眉问:“瑶珈,你耍什么性子呀。”

栾墨亦紧张的问:“你为什么不和栾……小岩一起进京呢?”

“因为……我和小岩当初只是交易成亲,并没有夫妻之实,小岩,你说是不是。”

栾倾痕看着她,忧郁的眼睛让聂瑶珈心软,她问:“你干嘛不说话。”

“夫到哪,妻到哪,瑶珈会跟着我去的。”栾倾痕斩钉截铁的说。

聂文和王凤飞互看一眼,觉得奇怪,不过,听他们说是交易成亲更让他们意外。

聂瑶珈对栾倾痕的话感到无语,她刚要反驳。

管家跑进来:“老爷,不好啦,商家来了好多人,说是您抢了他们的茶园,正在门外和咱们打起来啦。”

聂文脸色突变,生气的说:“茶园是我买来的,怎么说我抢呢?商家明摆着就是气不过我争来了茶园!哼。”

正在这时,商家的领头人商云海带着五十几个人拿着棍子进来,他在院里朝聂文喊道:“聂文,我告诉你,你抢了茶园我商家今年就没饭吃!今天我就是来和你商议商议,这茶园,要么给你点银子你交还茶园,要么,就别怪我不讲情义!”

“你……你……”聂文气得说不上话来,王凤飞赶忙扶着他。

聂瑶珈沉稳的走出大厅,面对着商云海,“商老爷,这茶园以往竞标都是你商家赢,我们也没有饿死,怎么你们没了茶园,就没饭吃了?”

商云海冷笑:“你是个丫头我不跟你说。”

“我是聂家茶庄的管事人,我有什么不能和你说的,论辈份我是不及你,可是商场如战场,有什么事,我作得了主。”聂瑶珈说话不急不慢,让商云海怔了怔。

“好,你们把茶园让出来,我们就走人。”

“那你们要出两倍的高价买走才行,若你们执意要逼着我们让出来,那我先告诉你,聂家大小姐是当今皇上的惜妃娘娘,聂家也算是皇亲国戚了,你们得罪得起吗?还有更厉害的,你们还是不要知道了吧。”聂瑶珈看一眼栾墨亦,也不知道他带了护卫没有,如果是他独自前来,那绝对不可以让人知道他是皇帝的身份。

商云海一犹豫,说:“哼,我们商家也有后台,我侄子可是宫里的官儿,谁怕谁啊。”何况,他听说聂惜若在宫里并不受宠。

聂文一听他竟这样看不起他们聂家,气得说:“死也不给茶园,我倒要看看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

商云海高声叫道:“那兄弟们,咱们也甭客气,给我打!”

五十几号人正要气势汹汹的冲进大厅,突然,从天而降的十几名红衣人出现在大厅门前,他们个个蒙着面。

薜晚烟一身便装出现,“谁敢进大厅,就只有一个下场。”

聂瑶珈一看,栾墨亦果然还是有所防备啊。

栾倾痕看着这些红衣人,出现了熟悉的感觉,这让他有所认知,以前的自己也许知道这些红衣人是干什么的。

商云海为自己壮胆,“上!”

有几个想立功的冲上去,一名红衣人抽出细细的剑,没有迈出一步,便将那人的头发削去了一半。

商云海一见这些红衣人武功高,说:“聂文你这只缩头乌龟!”

商云海手下也开始大声的叫聂文的名字,带着嘲讽的笑意。

聂文气得跌坐在椅子上,脸色发白。

此时,司徒冷带着近三百名侍卫冲进来,包围了商云海。

“你……你们是……”商云海这下有些害怕了。

司徒冷看到厅内的栾倾痕和栾墨亦,朝他们跪下:“末将见过皇上。”

皇上?

在所有人惊诧之时,聂瑶珈非常镇定,她回头看着栾倾痕,这下,他真的非走不可了吧。

聂文和王凤飞惊得站起来,看着栾墨亦,瞠目结舌说不了话。

商云海吓得忙跪在地上:“皇上恕罪,草民不知皇上在此,恕罪啊皇上。”身后的五十几人也跪下来。

聂文和王凤飞跪在地上,聂文说:“没想到皇上驾临,我有眼无珠啊。”

“起来吧,朕隐瞒身份只是想回来找亲人。”

聂文与王凤飞起来,王凤飞问:“亲人?在我们……聂府?”

栾墨亦点点头,看着栾倾痕:“我的哥哥,栾倾痕。”

所有人都看向栾倾痕,这个名字消失了三年,现在终是浮上了水面,薜晚烟,司徒冷走进来,朝他跪下。

他们跟随过栾倾痕,在他们心里,栾墨亦是皇上,栾倾痕也是他们的皇上。

栾倾痕不认识他们,去扶他们起来,却不知道要与他们说什么。

聂文和王凤飞愣在原地,不会吧,小岩是前皇帝,是当今皇上找了三年的前皇帝?那……若是当今皇帝交还皇位,那他们的女儿聂惜若不是成了王妃吗?而聂瑶珈反而是……

天呐,当初王凤飞还千方百计的让聂惜若离开小岩,没想到啊没想到,他们竟然错过了!大错特错啊!

王凤飞是悔不当初,自己肚子里直冒酸水。

栾墨亦交待司徒冷:“准备一下,我们回宫。”一个我们,栾倾痕听了好不真实,他看着聂瑶珈,眼神中充满复杂。

聂瑶珈稳稳的站在原地,她的人生突然转变了,要进皇宫吗?她在皇宫里是个什么样的角色?与聂惜若朝夕相对?这下,她们的身份才尴尬呢。

两辆马车准备在聂府门外,司徒冷带着人前后护卫,有些百姓开始围观。

聂文与王凤飞对栾倾痕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亲自送他上马车。

栾倾痕对栾墨亦说:“我希望接两个人一同进京,在宫外安排一个地方给他们住。”

“你说的是麻婶和小天香。”他早就查到这两人与栾倾痕的关系,所以他没有拒绝:“应该的,放心,我差人去请他们。”

栾倾痕点点头,看着最后面的聂瑶珈,他走过去,握紧她的手:“你和我一辆马车。”就是怕她走,就是怕她会离开,明明心里记恨着她背叛他,隐瞒他身份,可是总是放不下她。

马车缓缓离去,聂文对天长叹,命啊,女儿也许没有那个命,别说皇后了,就是妃嫔也难保了。

忽然,他记起,四年前,前皇后不是也姓聂吗?难道是聂瑶珈?

行了两天的路程,马车进了皇宫。

百官迎接,阵势浩大。

栾倾痕与聂瑶珈下马车,看着数不清的人头,这些对他们来说太过陌生。

麻婶与小天香先是跟他们进了宫的,再作安排,当他们看到这阵势,只能瞪着眼睛看着。

栾墨亦走到栾倾痕身边:“走吧,我们去见母亲。”

阮秀芜打扮着自己,看脸色苍不苍白,这些年她一直抑郁寡欢,接到栾倾痕没有死的消息她比谁都开心。

不过她也知道,栾倾痕失忆了,像四年前一样。

栾倾痕走进一所宫殿,打量着宫内的繁华,聂瑶珈在他身边,劝自己接受这一切。

阮秀芜走出来,看到栾倾痕的那一刻,眼泪汹涌的流下来,她过去抚着栾倾痕的脸,还有聂瑶珈的,将他们抱在一起,“你们都平安的回来了……太好了,太好了!”

阮秀芜带他们坐下来,“我知道倾痕不记得娘了,没关系,墨亦一定会治好你的,娘等着那一天。还有,瑶珈,你也经受了坎坷,皇后就是皇后,命运不会改变。”

聂瑶珈不明白,好像阮秀芜认识自己似的,她只是笑笑。

栾倾痕呢,他却以为聂瑶珈从头到尾就是和栾墨亦等人串通好的,将他掌握在手里,然后让他乖乖回宫的。

聂惜若跪在景心殿,栾墨亦背对着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