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220章 221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43 2016-06-20 20:09:51

  221

“只要你别爬到我的身上就可以了。”他是看过她睡觉的,总是翻来覆去的。

“你……”聂瑶珈觉得白好心了,让他睡床上,居然换来他这么一句话。

深夜的月亮清冷,却圆润如盘。

栾倾痕睡得很香,可是聂瑶珈却睡不着,她在床内侧看着他的样子,不得不摇醒他:“喂喂,问你件事。你到底是谁啊。”

“小岩。”迷迷糊糊的说。

“你怎么会有那么好的武功,谁教你的,或是你师傅是谁?”

“我不知道,因为我失去记忆了。”栾倾痕翻过身背对她。

怎么和她一样呢,聂瑶珈盯着上空,他们都失去了记忆,这应该是巧合吧。

早上醒来时,聂瑶珈腿搭在栾倾痕的身上,手抱着他的身上,她看着栾倾痕早已经醒着看她,马上收回自己的手脚:“我可能做梦了。”她随着找借口。

栾倾痕点点头,他自己忍着冲动下床,穿上外衣。

聂瑶珈看外面太阳高照:“呀,我们不会是晚了吧。”她马上起床梳洗,宫中的采茶时间规定的很死的。

栾倾痕下楼将一车的茶检查了一遍,让大家开始向宫中运送。

幸好他们赶上最后一个,进了皇宫城门,栾倾痕有种怪怪的感觉。

四周有侍卫将这些进宫送茶的人包围,以防有人不轨混水摸鱼。

一个公公专门负责选茶,他亲自挑捡着,选到聂瑶珈他们时,他多看两眼他们,一对男女长得如此好看,他可是长了见识。

“茶不错,选中。”公公记录下聂家茶叶。

聂瑶珈和栾倾痕相视一笑,收了宫里开的单据,被送出宫。

司徒冷带兵巡视过,他看了一眼栾倾痕背影,感觉太像皇上了,不过,如果是皇上怎么会离开宫里,不去见墨亦和阮秀芜呢。

宇文辰霄正巧要进宫,他遇见聂瑶珈,笑着上前问:“怎么会在这里遇见你们?噢,我知道了,你们也是送茶的吧。”

栾倾痕看到他就不太舒服,视线别向一边。

“是啊,没想到在这里和你相遇。”聂瑶珈也笑得很灿烂的样子。

宇文辰霄说:“你们一定住在客栈吧,不如到我府上住些时日,我好谢谢你帮我找船啊。”

“那算什么,你也救过我啊。”聂瑶珈说完,上次忘记介绍小岩了,她拉过他:“他叫小岩。”

栾倾痕冷淡的与他打了招呼,宇文辰霄也看得出来。

“给我面子吧。”宇文辰霄执意要请他们。

聂瑶珈问栾倾痕:“你说呢?”

“随便。”栾倾痕就是不想和宇文辰霄站在一起。

“太好了,你们在宫外等等我,我进宫办点事马上就出来。”宇文辰霄进了宫去。

他们站在宫外,两人的影子被映得好长,聂瑶珈看着影子,居然觉得这两个影子蛮配的。

不过一直时辰,宇文辰霄带着他们进了宇文府。

府内山水美景,让聂瑶珈非常喜欢,安排他们在别苑歇息,宇文辰霄还命人送来许多糕点,与他们简单聊了几句,被下人叫走了。

聂瑶珈忍不住看窗外的美景,“喂,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走走呀?”

栾倾痕摇摇头,没有吭声。

聂瑶珈心想,这人怎么这么不爱说话呢,装高深啊,她自己大步走了出去,宇文府内的各个庭院她都进去看看。

走到一间房子的后方,她不经意的听见有人在谈话。

一个略苍老的声音说:“真是没用的东西,她们五个人没有一个选上的。”

另一个声音很熟悉,聂瑶珈听出来是宇文辰霄的:“爹,谁也没有料到皇上只选了两位妃子,这个数量竞争起来确实很难。”

“那怎么办?沁国大仇就不报了吗?让那个墨亦在皇位上坐得稳稳当当吗?”

“实在不行,就送宫女将她们送进去吧。”

“不行,宫女使终近不了皇上的身,只有枕边人才容易下手。”

“那怎么办。”

“过些日子,是一年一度的祭天仪式,到时候一定会有很多人进宫表演,我们挑一个最美的女子,皇上一定会喜欢的,然后,趁这个机会,将皇上给杀了。”

听到这里,聂瑶珈一惊,宇文辰霄与他父亲居然在谋反?为沁国报仇吗?沁国都灭亡三年了,他们这些人还不死心?

她小心的转身,却撞上了送茶的丫环,茶壶碎了一地。

来不及跑,宇文辰霄便跑出来,还有一个年老的人,他叫宇文召。

宇文召看到聂瑶珈第一眼,就觉得这个女子最为合适,这等美貌一定会让皇上沉迷。

宇文辰霄的眼神也是一变,他刚要作解释,宇文召便上前点晕了聂瑶珈。

“爹,她是我朋友。”宇文辰霄怕爹杀了她灭口,急忙说道。

“你放心,我现在不会杀她,她可是我们胜利的筹码。”宇文召一脸的奸笑,将聂瑶珈背进了一间房中。

宇文辰霄担忧的望着聂瑶珈,父亲居然想要她去宫里刺杀皇上,那不一样都是死吗?

宇文召将一根针准备刺入聂瑶珈后颈,被宇文辰霄阻止:“爹,我们选别人不行吗?她是我的朋友啊。”

“你是不是对这个女子动了心?儿子,不要被美色所诱,大事要紧。”说完,针刺进了聂瑶珈的后脑。

栾倾痕一直等着聂瑶珈回来,天黑了也不见人影,刚要出去找,就看到聂瑶珈回来。

可是她的眼神很冰冷,好像不认得栾倾痕似的,自己自顾的上了床便睡觉。

栾倾痕想,也许她是累了,算了,他不计较她的冷淡,本来他们就不是恩爱的夫妻。

几日后,栾倾痕觉得聂瑶珈有问题,她总是像个木偶似的行动,没有和栾倾痕说过一句话。

“瑶珈,等等。”栾倾痕抓住她的手腕,想逼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宇文辰霄恰巧走过来:“小岩,聂姑娘是不是病了,我认识一名大夫,带她去看看吧。”

“好,我也去。”栾倾痕本想一路照顾她。

“不用了,我带她去就行了,那位大夫医术高明,不过性格古怪,不喜欢人多。”宇文辰霄对聂瑶珈说:“聂姑娘,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