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217章 218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80 2016-06-17 20:09:31

  218

麻婶回道:“他说不知道在聂家做什么事,所以又到鱼市上去卖鱼了。”

“啊?他怎么能去卖鱼呢?”青青大声叫道。

聂瑶珈瞪了一眼青青,青青收敛了些。

“麻婶,是我忘记了交代,我去找他。”她画上妆,匆匆的去了鱼市。

这样美貌的男子在卖鱼,引来不少人的围观,买鱼的人也都是些姑娘。

栾倾痕经常低下头去,不喜欢别人拿观赏的眼光来看他。

“小岩,你在这里啊。”聂瑶珈笑着从人群中出现。

栾倾痕望着她,眉头微蹙,“你怎么来了。”

“你在这里卖鱼,我作为妻子当然来和你同甘共苦啊。”她坐下来,对大家说:“今天是我们最后一次卖鱼了,所以呢,半价卖喽。”

半价?大家一听,赶紧抢着买。

栾倾痕一时忙不过来,聂瑶珈帮着给人家找银子,一会儿功夫,鱼全卖完了。

聂瑶珈数过银子,摊在掌心交给栾倾痕:“小岩,你收好。”

“我拿一半,你也有功劳啊。”栾倾痕没有拿银子,她肯降低身份与他在这里卖鱼,自己怎么能拿走全部的银子。

聂瑶珈挤出一个妩媚的笑:“收着吧。既然我都能和你一起卖鱼,你可不可以到聂家帮忙呢?”

栾倾痕马上明白了她的用意,怕他一个大男人不愿进入聂家,好像是入赘似的,所以她先自降身份,再劝他去聂家帮忙打理生意。

这个女人心机一定很重。

栾倾痕虽然感谢她的好意,不过心里还是很讨厌这种性子的女人。

“我还有不去的理由吗?下午我就过去了。”栾倾痕自己收拾着东西。

聂瑶珈想帮忙,栾倾痕说:“太脏了,别污了您的裙子。”

聂瑶珈走到一边,等他收拾完。

“聂二小姐?”宇文辰霄朝她走来。

“你是那个宇文……辰霄?”聂瑶珈记得上次被他救下的事,算起来,他也是她的恩人了。

“姑娘还记得我?你怎么会在这里?”一个大小姐需要亲自来买鱼吗?宇文辰霄想不通。

“我的夫君在这里啊,自然我也在这里。”她指了指栾倾痕。

宇文辰霄听她说有夫君了,脸上骤然敛起笑意,看到栾倾痕长得绝世俊美,自己心里又是一沉。

“对了,你又是怎么在这里的?”聂瑶珈不相信他会来买鱼,看他一身锦衣华服,家里不是权贵,就是富裕之家。

“噢,不瞒你,我爹是刚刚到宫中上任的宇文将军,我是副将。我的祖母前几天刚刚走了,所以才在这里多留了几天,我在这里是想看看,有不有回京的船。”

栾倾痕收拾完东西,看以聂瑶珈和那个男人相谈甚欢的样子,拎起东西便问:“夫人,我们走吧。”

聂瑶珈睁大眼睛看着栾倾痕,他叫自己夫人?怎么有种强调她是他的人的错觉呢?人家还没谈完,他叫她走,多不好啊。

“你先走吧,我有事和朋友谈谈。”聂瑶珈继续和宇文辰霄聊着。

宇文辰霄悄悄说:“我没事的,你随他回去吧。”他感觉到栾倾痕强大的占有欲,很奇怪,自己好歹也是副将军,怎么他觉得栾倾痕散发出来的气场非常强大呢?

栾倾痕站了一会儿,没有表情的离开了。

聂瑶珈看到了栾倾痕不悦,可是她只是想帮宇文辰霄的忙,人家上次救了自己一命,她认识船家,所以想给宇文辰霄找条船而已。

晚上回来,麻婶做了一桌的菜给他们,自己和天香刚要回去吃点,被聂瑶珈叫住了。

“麻婶,你们一起过吃吧,今后也要一起吃饭。”

麻婶看了看栾倾痕:“你和小岩吃吧,我们在隔壁吃点就好了。”

“不行的,我知道你们一定吃得很简单,小天香还在长身体呢,你就留下来一起吃吧。”聂瑶珈笑着再三劝道。

麻婶说不过她,只好带小天香坐下来。

栾倾痕夹了一块鱼肉给麻婶还有小天香,然后给聂瑶珈夹了一块:“鱼肉可以让身体更好,你不是常常要应付很多男人吗?”尤其是在男人的男字上,他说的重了。

聂瑶珈自然听出他的意思了,把鱼肉还到他碗里,“鱼肉可以强身,你也可以去应付很多女人。”同样,把女字说得别有寓意。

“还是你吃吧。”栾倾痕将鱼肉还给她。

她又把鱼肉送给他,“你要多吃点才是。”

两人不断的送来送去,麻婶和小天香眼巴巴的瞅着,连句话都插不进去。

栾倾痕把鱼肉送到她面前时,鱼肉被他们夹得烂掉,从中间断了两块,一块掉在了聂瑶珈胸前的白衣上。

栾倾痕掏出手帕给她擦着,聂瑶珈渐渐睁大眼睛望着他。

栾倾痕擦着擦着,突然收回手,原来自己一直在擦她的胸部?他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了,自己额头上出了汗,捧起碗优雅的吃起饭来,可是却吃的心不在焉。

麻婶不停的眨着眼睛,疑惑不解。

聂瑶珈的脸也红了起来,她本想自己擦擦,可是他却像自己亲密无间的人为自己擦,她看着天真的小天香正朝她笑,好像一个小孩子都在笑话他们似的。

小天香说:“小岩哥哥的表情比以前多了。”

栾倾痕看看小天香:“吃饭吧。”小孩子总会把一些事实说出来。

后来的半个月里,栾倾痕与聂瑶珈在一起忙着做生意,晚上栾倾痕睡躺椅,聂瑶珈睡床。

聂文后来派人说,聂惜若回朝城省亲了。

大路上敲锣打鼓,鞭炮声一阵高过一阵,聂文与王凤飞站在府前风光无限。

聂惜若坐着皇家马车来到府前,见了父母眼泪都流下来了。

进了府中,聂惜若就找聂瑶珈:“瑶珈呢?”

聂文说:“她成亲不久,不过,应该正过来了吧。”

果然,聂瑶珈和栾倾痕一起走进来。

聂惜若第一眼就是看到光芒万丈的栾倾痕:“你是?”他是聂瑶珈的夫君吗?那小岩呢?

“见过娘娘,我是小岩。”栾倾痕没有看她,如今她是高高在上的妃子了。

“什么!你是小岩?”聂惜若怔怔的望着他,小岩原来不是因为长得不好才将脸掩饰,是因为长得在俊美才……她的眼睛马上又湿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