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226章 227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3059 2016-06-26 20:08:16

  227

栾倾痕点点头,“那个薜姑娘曾是我的属下是吗?”

“是的,她住在别苑小楼。”

栾倾痕直接去了别苑小楼,他跑进去,见到薜晚烟正在练剑。

薜晚烟见他来,马上收剑:“主上?”

“你说,我是不是很爱很爱聂瑶珈?”栾倾痕问过一个人,心就更痛一分。

薜晚烟点点头,“不知道主上为什么问这个,不过,薜晚烟最羡慕的女人就是聂瑶珈了,她成为了您心中的最爱,曾与她不离不弃。宫中的拈花楼也是您亲手毁了,又因为她而亲生重建,在大战时,主上利用过她,她后来在沁国军营中病重,我们以为她死了,没想到她也活了下来,却同样,失去了记忆。”

栾倾痕无力的倒退几步,踉跄的跑出了小楼,大步跑在皇宫内,每个人都在对他说,他曾经是多么的爱聂瑶珈,就像他现在,心里这么痛的原因,他有些明白了。

那夜之后,聂瑶珈虽住在浮尾宫,但是她到另一间房中睡,虽不及卧房舒服,不过有张很大的躺椅,可是第二天醒来时,她总发现自己睡在床上,而栾倾痕睡在躺椅上。

两人没有说话,冷战了数天。

栾倾痕知道自己误会过聂瑶珈,终于明白,她也是失去记忆,与小岩的相逢并不是她的阴谋。正因为这样,他觉得对聂瑶珈愧疚,昨天与聂惜若的吻,让自己无脸面对她了。

聂瑶珈呢,她知道自己以前就嫁过人了,都是同样的一个人,不过,过去是过去,她想顺其自然,能记起来也罢,终生忘记也罢,现在她只想好好过日子,她不会缠着过去,要放手未来才是。

她梳妆好刚要出去,栾倾痕终于拉住她:“你去哪里。”这几日她一直出门,从早到晚不回来。

“我说过,我们各不相干。”聂瑶珈放开他的手,离开浮尾宫。

栾倾痕不得不跟出去,他一路寻找,见聂瑶珈和栾墨亦在水榭凉亭内喂着鱼。

聂瑶珈兴致勃勃指着水里的鱼,正说得什么。

栾墨亦抓一把鱼食洒下去,又让聂瑶珈兴奋的瞪大眼睛,拍着栾墨亦的背要他看。

栾倾痕长呼一口气,聂瑶珈还说自己,她呢,还不是和栾墨亦粘在一起,别忘了,她不是栾墨亦的妻子,光天化日之下,他们怎么一点顾忌?

他隐藏在柱子后面,以后要怎么办?要怎么做才能让聂瑶珈原谅他呢。

几天后,栾倾痕被阮秀芜叫了去,她担忧的问:“你和瑶珈怎么了。”

“有些小误会。”他还是不能接受眼前的母亲,但也不排斥她,看到她就想到住在宫外的麻婶了,麻婶曾对他说,没想到他是个大人物,她和小天香在宫外过得好,吃得好,都是托了他的福气。

阮秀芜摇头:“你别骗我了,现在宫里流传着不好听的谣言呢,说瑶珈和皇上在一起了。”

栾倾痕没有说话,阮秀芜抚摸着他消瘦的脸,“你和瑶珈经历过生死离别,现在不能说散就散,知道吗?”言外之意,是希望儿子努力,不要放弃聂瑶珈。

“可是……要怎么做呢。”

“你可以和她一起游玩啊。”

“可是她只和没错事的人一起,对于我,她是不会愿意的。”栾倾痕眯起眼睛,接着说:“皇上没说什么吗?”

“我也问过墨亦,他说只是想让聂瑶珈心情好起来,没有别的。”

栾倾痕勾起一抹笑容:“没有别的?他心里一直爱着瑶珈,为什么不敢对瑶珈说?”

“倾痕……”阮秀芜所认识的栾倾痕,心中有事不会轻易的说出口,现在他将事情摆在面上了,让她却无法回答。

宫中的流言越来越多,聂瑶珈也听了不少,她不以为然,只是一笑而过。

躲在角落的聂惜若笑了,她就不信,聂瑶珈不会受这些流言影响,总会有人受不了的。

景心殿。

栾墨亦收起银针,笑着说:“你还记得吗?这银针还是你送我的。”

“不记得。”栾倾痕淡淡的回答。

“皇兄,你的伤因为隔了三年之久,现在要恢复记忆可能要拖很久,我也不能准确的说多久,不过你要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会将你治好。”

栾倾痕泰然自若的点点头,“我一直要对你说件事。”

“请说。”

“让聂瑶珈刺杀你的人是宇文召和他儿子宇文辰霄。”

栾墨亦站起来,“原来是他们,他们是沁国人,我为了平息沁国人愤愤不平的心,所以任用了部分沁国官员,小心着提防着,还是让他们差点得手。”究竟皇帝要怎么当,他真的想不透。

“暗杀。”栾倾痕也起身,说:“我们没有证据,只有暗杀,有时候当一个帝王要用非常手段才行,虽是暗杀,可是其它沁国官员也会警醒,不敢再有不轨之心。”

栾墨亦轻轻笑起来,“还是皇兄最适合当皇帝,好,尽管我不喜欢杀人,不过,我听皇兄的,若是不做,只怕我们今后的麻烦更大了。”

栾倾痕一怔,才发觉自己说的话,真的不像小岩应该说出来的话,一天一天的,他越来越不像小岩,更像栾倾痕了。

“墨亦,我问你一句话,你如实回答我。”

栾墨亦从他眼中好像看出问什么,他说:“你也误会了我和瑶珈吧。”

“不,我想问你,是不是真心爱她。”

栾墨亦僵硬住,他终是点点头,“你以前就算看出来,也不会问我,现在你这样问我,真的让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我说不出口,但我承认,心里有她很多年了,不过,皇兄不必担心,我的爱从来不会浮上水面,从来不会跟你争抢她。”

“我相信你,若要抢,你早就抢了。”栾倾痕拍拍他的肩。

两人相视一笑,似有千万心结,自此解开。

一夜之间,一些红衣人在宇文府出没,不出一刻,火光映得天都亮了。

红衣人在火光中刺杀了宇文召,却没有找到宇文辰霄的人。

景心殿。

薜晚烟对栾墨亦说:“皇上,宇文辰霄会去哪里?”

“我想,他极有可能逃到皎国了。”

皎国是一个边陲小国,不过,那里胜产珍珠,非常富有,皎国靠海,而那里你绝不会看到有一个乞丐。

“皎国曾和沁国关系颇密切,宇文辰霄跑到那里是想搬救兵?未免自不量力了。”薜晚烟说道。

栾墨亦点点头,有些担忧:“皎国虽然小,但自从新皇登基以来,国力不容小视。”

薜晚烟说:“新皇单沐卿,听说也是一个心机深的人。”

“朕若没有猜错,皎国会有所行动,只是不知道怎么行动法了,至少他们不会以卵击石,我相信单沐卿是个精明的人。”

“是,那我命人继续查宇文辰霄的下落。”她恭敬退下。

栾墨亦闭上眼睛,忽然想到聂惜若,他命人叫她过来。

聂惜若来到景心殿,跪在地上:“臣妾见过皇上。”

“起来吧。”

“谢皇上。”

“朕一直冷落了你,是朕没有体谅你的苦处,现在朕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明晚服侍朕,二是朕削去你妃嫔身份,还你自由。”

栾墨亦考虑的多,若是她选择留在宫中当妃子,那他为了聂瑶珈和栾倾痕,宁愿宠幸了她,不再让她成为他们之间的误会。如果聂惜若深爱栾倾痕,选择离开宫中,他也算帮助了栾倾痕和聂瑶珈,至少聂惜若不是想进宫就能进的。

聂惜宫大为吃惊,她慎重思考,一会儿想自由,可那样就不能见到栾倾痕了,她定了定心绪:“臣妾愿服侍皇上。”

栾墨亦有些失落,他还是不想宠幸她的,勉为其难的说:“好,这是你的选择,不要后悔。”他给了她机会,将来的命运,就是她自己选的了。

“能服侍皇上,是臣妾的荣幸。”

栾墨亦摆摆手,“朕累了,先下去吧。”他实在不喜欢心口不一的女人。

聂惜若行了礼,悄然退下。

翌日,天空灰云密布,一道道闪电如腥红的魔降临,雨水在地上溅起一层层水花。

聂瑶珈在栾墨亦的景心殿,她瞧过花房,又看过里屋的沐浴池,辗转来到书房,看到了墙上的画儿。

栾墨亦与她一起看,“我天天在看,看着你的画像,看着栾倾痕的题的字。”

聂瑶珈低下头来,曾经,他们应该很相爱吧,两人却想不起来,真是可笑又可悲。

“其实,你何必对栾倾痕和聂惜若的事耿耿于怀呢?”

聂瑶珈摇摇头:“他和聂惜若曾经差点在一起,你说,他会对聂惜若没有感觉吗?人的本性不是麻木的,当初的他会接受聂惜若,今后,就都会有可能。”她学会一件事情,叫做成全。

栾墨亦忽然觉得她眼神悲伤,就像房外的雨凄凉,他第一次勇敢的将她搂入怀中,紧紧的,不放开。

“哭吧,借你肩膀。”

司徒冷进来,自觉看到不该看的,结巴的说:“皇上,皎国皇帝送来了拜帖。”

栾墨亦松开聂瑶珈,皎国皇帝单沐卿?他可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只说一点,与栾倾痕的俊美几乎齐名的人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