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222章 223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1976 2016-06-22 20:08:09

  223

薜晚烟的心都被震慑了,“不要动手!”她下令。

司徒冷问:“为什么?”

“你是主上?”薜晚烟试探的问。

栾倾痕拧着眉,不回答他们,什么主上,他们到底要怎样。

司徒冷当然知道薜晚烟口中的主上是前皇帝栾倾痕,他认真的看着黑衣人的身形,眼睛,确实和皇上太相似。

栾倾痕管不了那么多,只是将掌心的凝气攻向他们,司徒冷抱过薜晚烟躲开了。

再回来找他们的时候,聂瑶珈和栾倾痕已不见踪影。

天未亮,栾墨亦在景心殿,脸色凝重。

下面跪着三个人,林公公,司徒冷和薜晚烟。

“司徒冷,你为什么没有及时阻止那个人带走聂瑶珈?”好不容易与她相见,现在全成了泡影。

薜晚烟抢了司徒冷的话:“皇上,是我不让动手的,因为,那个黑衣人的武功像您的哥哥栾倾痕的。”

栾墨亦站起来,“你说得是真的?”

林公公也插了嘴:“皇上,老奴侍候他多年,也认为他是前皇上啊。”

司徒冷却说:“可是,他好像不认得我们,会不会只是相似的人?”江湖上不是有易容之法吗?也许有人不轨,将他们装扮成栾倾痕和聂瑶珈,趁此来扰乱皇宫的。

栾墨亦沉默着自己来回的走着,他们两个都没有死吗?有这个可能吧,毕竟他们的尸体谁也没有见到。

“你们都下去吧,有什么动静再来禀报朕,先不要对外张扬此事,晚烟,你暗中查一查是谁利用聂瑶珈刺杀朕,还有……你们暗中查访他们到底在哪里,这三年里住在哪里。”

“是!”司徒冷和薜晚烟领命,然后退下。

栾墨亦想,皇兄,如果你真的活着,为什么不回来看看大家,娘是最伤心的一个,如果见到你还活着,她会开心死的,可是,那个人真的是你吗?

栾倾痕与聂瑶珈一起逃到宫外,一直向东跑,直到天亮,见没有人跟来,他们才累得坐在了湖边的石头上。

栾倾痕看着自己的手,他为了救聂瑶珈,三番两次的出手,自己到底有多强大,连自己也不知道。他之前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武功?

聂瑶珈走过来:“小岩,不管怎么说,谢谢你救我。”

栾倾痕回过神来,皱着眉说:“我就觉得宇文辰霄不像好人,你偏要到宇文府中,他倒好,利用你去刺杀皇上。”若不是他暗中跟着,聂瑶珈一定会被刺死吧。

“我好像有点印象了,没想到被宇文辰霄他们利用了。”聂瑶珈的眼神变得清冷,日后,她一定要问一问宇文辰霄,还以为他是个好人呢。

栾倾痕用树树在地上画着圈,“我们暂时不能回聂府了。”

“那我们去哪里?”聂瑶珈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居然成了犯人。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我们就在皇宫城外住下,也能看着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比如……他们有没有抓麻婶和小天香,聂家的人。”他真的想到了最坏了打算。

“好吧。”聂瑶珈觉得他挺有主意的,对他不自觉的笑了。

栾倾痕看着她的笑容,恬美怡人,令他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聂瑶珈站起来,伸出手:“走吧。”她现在一点也不讨厌他,对于他的相救,心里之前对他的一些偏见全没有了。

栾倾痕伸出手,犹豫了一会儿,才握住她的,站起来与她一起走远。

他们租了一个小院,暂时安定下来。

两人又觉得太过沉闷,便相约一起在附近游湖。

两人在船上看着美景,本来也算开心,可惜天降大雨,栾倾痕急忙将船划到岸上,找了一个小破洞避雨。

“要下到什么时候呢。”聂瑶珈感觉好无聊啊,托着腮看着雨像一条条线。

栾倾痕倚着石头,身上的雨水还在滴着,身体感觉有些热。

聂瑶珈望一眼他,却发现他双脸很红:“你没事吧。”

栾倾痕渐渐的滑下身体,脸上的表情很痛苦,“我好像染了风寒。”他渐渐失去意识,倒在地上。

聂瑶珈忙过去摸他的额头,好烫啊。

她用洞里仅有的草和树枝生起火堆,让栾倾痕靠近火堆,自己揉着他的手,为他取暖。

天渐渐黑下来,聂瑶珈将所有能烧的东西都烧了,她看着栾倾痕,“没办法,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她搂过他的身子,紧紧与他贴合,两人靠在一起,身体马上热了起来。

天亮时,栾倾痕先醒来,看着自己怀中的聂瑶珈,一股甜蜜感觉在心口泛滥,他不明白,当初只是一个交易的婚事,现在竟觉得并不后悔。

现在的他们,是不是更像一对患难夫妻呢?他不由的露出笑意,为她将头发拨到身后,突然脑海中有些画面闪过脑海,他拼命的想拼接这些画面,却一无所获。

聂瑶珈此时醒来,仰头看着他,一只手摸上他的额头,笑道:“好像不烧了。”

“谢谢你了。”栾倾痕觉得他们的姿势太过暧昧,便放开她,自己坐起来。

聂瑶珈坐在他身边:“你害羞了吧。”不然,怎么老躲着她,不敢与她对视呢?

“你在胡说什么,我像在害羞吗?”栾倾痕死不承认的回头看她。

聂瑶珈一时兴起,凑近他的脸,手指划过他的脸颊,“自从认识你,从来没有见过你对什么事情动容,你为什么凡事都那么淡定呢?”

栾倾痕感觉自己身上像有股电流传遍全身,他盯着她的眼睛,“你不要玩火。”

聂瑶珈察觉到他眼中的认真,马上放开他,坐在一边儿咬着唇。

栾倾痕看着好咬嘴唇的样子,反而更是心烦意乱,他突然将她压在身下,凝视着她的双瞳,“以后不准再玩火,尤其是在我以外的男人面前,现在,我先给你一点惩罚。”

毫无预兆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